张 博

1984年出生甘肃省天水市秦州区,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获学士学位,西北师范大学硕士学位。现为天水师范学院美术与艺术设计学院讲师。
  参与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项目“武山水帘洞石窟群壁画艺术研究”(成果编号:051F43);主体承担2014年度国家艺术基金(美术、书法、摄影创作人才资助)项目《再不封闭的山村》;获得2016年度国家艺术基金(美术、书法、摄影创作人才滚动资助)项目(成果编号:16G14MSS01-01-001);多幅作品、多篇论文发表于国家级、省级学术期刊。并被收录于省级以上专业、学术画集与文集。

时代与使命

——《再不封闭的山村》创作后记

  中国是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具有十分丰厚的文化遗产和资源,现在中国社会的各个方面都经历着史无前例的巨变。近20年来的现代化进程使古老的农耕文明向着工业化文明飞速迈进。在这一进程中,中国人的道德观、价值观、审美观等也都随之发生着改变。而这种现象所带来的复杂性和矛盾性非常值得艺术家去感受、研究和表现。这也是大时代给艺术家们带来的机遇。因为社会快速发展所带来的巨大反差,最能触发艺术家的思考,以此萌发意识道义与良知,使审美情操得以升华。

  我生活并创作于中国西北的甘肃省天水地区,这里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古老的“丝绸之路”从这里经过向着西方延伸。现代化的进程深远地影响着这片辽阔、雄壮的土地。人们的生活方式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传统文化、风俗习惯也都随之改变。整个西部地区正在发生着历史性的深刻变革!不断进步、发展的现实生活本身就具备了新的景观、新的感受。越是贴近现实生活就越使艺术家贴近艺术创造的本质,这些对于艺术家来讲是具有挑战性的课题,也是艺术家创作的绝好契机。国家正处于大的历史变革时期,现实生活不断地为艺术家提供着丰富的艺术题材,真正的大题材往往也在选择艺术家。所以就有理论家指出“如果大题材选择了你,你也就是有使命的,受命于天的艺术家了!”。我深深地感到表现和反映“时代前进的脚步”是我们这一代艺术家必须承担起来的历史使命!为此,我多年来一直在观察着、记录着、思索着!

  2014年“国家艺术基金”正式启动。我意识到创作理想的实现将有机会变成可能!我将详细的创作计划和创作草稿进行了申报。经过“国家艺术基金”严格地评审,最终我获得了“2014年度美术、书法、摄影创作人才项目”的立项。立项的成功使我信心百倍,强有力的政策保障和资金支持,让我有足够的勇气去背负起这个“时代授予的使命”!

  项目的实施是在实地考察中开始的,2015年1月我在严寒中开始了考察与采风。提炼出有根有据、有血有肉、能打动人的农民形象,是我所追求的。我不能只停留在表面,所以我进乡镇、钻山沟,与农民打成一片。了解他们的吃穿住行,方方面面。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我深入到甘肃陇东南一带的偏远山区,其中主要是处于“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天水市秦州区的玉泉镇、太京乡、关子乡、平南乡,甘谷县的磐安镇,武山县的洛门镇,陇南市礼县的盐官镇,舟曲县,以及革命老区两当县和哈达铺等40余个山村。历时两个多月,通过细致、全面的考察和现场写生搜集到了大量的素材资料。考察过程虽然艰苦,但是我的创作思路却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地完善、升华。

  在深入考察采风的基础上,我开始项目的创作工作。“题材是一幅作品最初的出发点,也是最终的落脚点。”生活在这个大的时代中,艺术家就要承载起时代赋予的历史使命。近些年来农村题材的创作已经很多,但是大部分还停留在对表面化、场景式或旁观心态的呈现。如何在更加深刻的社会层面上实现艺术对现实生活表达的价值?如何将强烈的社会责任心和深切的人文关怀转换为对时代主题的表达?是我所面对的时代课题。“今天的现实就是明天的历史!”。我深思熟虑,反复比较最终选择了农民在腊月置办年货正准备乘坐农用三轮车出发的这一具体情节。作品以群像的形式突出表现当代农民,为了突出他们的形象,我采取纪念碑式构图,特写式的描绘,尽量把人物最原始的形态描绘到真切感人,坚持以一种最平实的心态、饱含情感的笔触去触摸人物身上每一处有意味的印记。同时我也注重对生活气息的再现,比如:满怀自信心的中年司机、抽烟的老人、寒冬里搬运货物的身姿;从车里往外张望的男人,聊天时开怀的笑容;对一切都充满好奇的小孩……。在背景的处理上我以奔放的浓墨,渲染出了西北地区自然地貌中雄浑的一面,以期让观众能够感受到一种绘画技巧外的精神颤动。

  主题性作品的根本是对人性的表现,通过对丰富生活的挖掘,把对人性深层次的挖掘置入特定的人文环境和时代背景中,才能使作品的精神特质升腾起来。生活与人性的关系充满着复杂性,如何把人与其生存环境的相互关系进行准确的表现,给观众以启迪和想象的空间,并进入更深层次的对于人性的思考。这就关乎到艺术家的才情与综合素质。观察生活、观照对象、关注情感,锤炼出对象外形深处所隐含的精神内核,应该是艺术家的责任和自觉。紧扣时代变迁的脉搏,开发创造精神,历练造型技巧,将时代的精神留驻在作品中,让作品在时间的长河中成为这个时代的印记,我们的作品才会历久弥新。

  在创作的过程中,我毫不掩饰对造型能力、笔墨技法的呈现,这是追求中国绘画语言中“笔墨”的精神。中国文化的特质凝聚在这“笔墨”之中。“笔墨”体现了中国人关照自然的眼光和角度;彰显着中国人开阔的胸襟和博大的气度。以中国文化包容的精神,主动吸收西方优秀的文化与艺术成果,让“笔墨”焕发出新的生命力。只有这种蕴含着蓬勃生命力的“笔墨”,才能反映出社会发展的进程,承载这个时代的精神。在具体创作中我将“笔墨”回归精神本源,用黑白灰去构筑心灵之约,单纯、朴实、凝重、苦涩的笔墨效果,符合我创作这幅作品的宗旨。

  艺术诚然是关注人、表现人的。无论怎样的艺术主张和表现手段,目的都是让我们接近生活的本身。对于作品精神层面的追求始终是我着力的重点,精神品格决定着艺术家以及作品的优劣。时代赋予艺术家的使命驱使我思考、表现更深层面的东西。当下社会现实往往使人心浮气躁、急功近利,修为不够、内敛不足,作品也就流于平庸。我坚信一个有使命感的艺术家的快乐应该建立在对精神理想的不懈的坚持之中!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