籍洪达

东昌府人。2009年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美术学系,获学士学位;2013年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花鸟画专业,获硕士学位;现任职于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荣获2014年度首届中国国家艺术基金。

  《心印寄静——花鸟画组图创作》的主要造景方式以“米氏云山”为宗,此造境方式一直是我在艺术创作中孜孜以求的。宋代米芾、米友仁开创的“米氏云山”有别于院体绘画的士大夫绘画,其笔法、墨法、构图形式及对意境的营造均远超当时其他绘画形式,这种特殊的绘画形式对文人画的独立产生了深远影响,引领元代文人画的发展。北宋时期推崇理性思辨,以儒家“致知格物”为方法推测万事万物,形成了“崇理”的文化气象,受此影响,士大夫群体广泛推崇淡远萧瑟的逸气,这也促使士大夫开始区别于画匠的身份,其绘画作品开始脱离院体画。元代吴镇说:“墨戏之作,盖士大夫词翰之余,适一时之兴趣,与夫评论画之流,大有轮廓”,说明士大夫画是在闲暇之余不追求物之形的墨戏之作。莫是龙曰:“赵大年平远绝似右丞,秀润天成,真宋之士大夫画”、郭若虚云:“窃观自古奇迹,多是轩冕才贤,岩穴上士,依仁游艺,探颐钩深,高雅之情,一寄于画”。“墨戏”,必须有深厚的学养、超乎物外的性情才可得平淡逸气之妙,其代表人物就是苏轼,他在《折纸》一诗中道:“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作诗必此诗,定知非诗人。诗画本一体,天工与清新。”就其所说,苏轼不求形似而追求天工清新之逸气,如其所作墨竹,不但从根部直至竹顶,还常以朱画竹,他所追求的“不求形似”和稍晚于他的米芾、米友仁,共同创造了中国最富特性与代表风格的中国文人画。

  “追求精神愉悦和思想解放”,最早源自魏晋时期超然绝俗的哲学思想,智者不再为物象的外在形质所缚,而是深究物象本源,超脱物外,领悟宇宙、人生的道之所在。宗炳提出:“圣人含道映物,贤者澄怀味象。至于山水,质有而趋灵……旨微于言象之外者,可心取于书策之内。况乎身所盘桓,目所绸缪,以形写形,以色貌色也……峰岫峣嶷,云林森眇,圣贤映于绝代,万趣融其神思。余复何为哉?畅神而已。神之所畅,孰有先焉!”, 阐明了山水应游于心外的思想。

  意境在绘画中总被说成一种虚无缥缈、玄之又玄的东西,谢赫六法中“气韵生动”就是对画面意境的总结,董其昌也热衷于追求画面意境,“南北宗论”的建立除了笔法墨法的因素以外,最重要的就是通过特定的笔法、墨法呈现出的画面意境,又因画者修养品味的高低表现出意境的高低差异。此外,画面意境还受到地域环境的影响,南方湿润,氤氲多雨,画面便呈现一种水气淋漓的感觉,意境虚无静谧;北方干燥,山石裸露,很难表现烟云漫漫的画意,只能通过造就蓬勃雄伟的正大气象使画面呈现深沉浑厚的画意。

  米芾与董其昌的审美旨趣有很多相通之处,米芾提倡的画要平淡天真,反对院体绘画的富丽繁琐,董其昌也追求高古之风;画面意境上则都追求“暗”的造景方式。董其昌言:“余尝与眉公论画,画欲暗不欲明。明者如觚棱钩角是也,暗者如云横雾塞是也。”

  米友仁的《潇湘奇观图》所展现的笔法墨法颠覆了宋代绘画的固有体制,他所提出的墨戏之说是纯粹的文人画思想,对文人画的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甚至在明末清初影响了整个画坛。但在近现代却逐渐走形,“不求形似”似乎偏离了墨戏的本质,甚至抛弃了文人绘画最基础的笔和墨,毫无章法,仅仅是对个人思想的极端表现,这与禅宗对“自我”的追求并无关系,思想上也偏离了文人思想的范围。文人画是士大夫词翰之余随性而为之物,后人只追随性的快意,却忘了“士大夫”文人画所承载的精神。米氏的云山墨戏画法是对“形”较为彻底的抛弃,他对“意”的追求远远超过了王维、苏轼对文人画的贡献,米友仁从技法解决了“意”的表现方法,开启了元代舒展的文人画技法,使得米氏在元人对董源、巨然的追求上不可无一,不可有二,使得文人画真正独立于画史之外。

  通过对历代画论解读,我体察到其中蕴含的士大夫绘画情怀,以此为切入点深入分析了画面意境的营造方法,并将其运用在《绘画品记》系列作品的造境方式中,即“心印寄静”——清“心”悟,“印”笔墨,“寄”雅思,了“静”韵。《绘画品记》名称的由来也正是对历代文人画及历代画论的总结。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