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 军

1972年生于四川夹江。现任中国国家画院范扬工作室导师助理。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美术家协会会员。2007年毕业于中国国家画院范扬工作室首届山水画高级研修班。2014年获得首届国家艺术基金。
  部分参展及收藏:2008年《皖南一片》入选“青阳入墨——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全国名家书画邀请展”,2009年 《峨眉金顶》《大庙飞来殿》入选“中国山水画学术邀请展”,2010年《陇上人家》入选“第二届中国山水画艺术双年展”,2012年 《云影祁连山》入选“吴冠中艺术馆开馆暨全国中国画作品展”,2013年《丝路古道》参加“墨韵岭南 全国中国画作品展”,2012年《溪山深远》被乌兹别克斯坦收藏,2015年《龙虎吉象图》《赤水丹霞》被国家艺术基金收藏。

  寄梦丹霞

——丹霞山水画系列创作与中国画笔墨新探

  一、创作缘起

  中国山水画,不同的地域产生了不同的流派与经典之作。而流派与经典之作恰恰是历代画家在不同地理环境中根据不同山水地貌特征探索创制出的一套特殊的“皴法”,并将其“皴法”扩展成一种较为完备的艺术语言有关。丹霞题材鲜有画家涉及,几成中国画史的一大空白和遗憾。明代萧云的《丹霞山十六景册页》曾有一组,但因为开本小,用笔纤弱,又用赭石敷色,该画并不能完全表现丹霞地貌的非凡气势。近年来,我通过对多处丹霞地貌的现场考察写生,然后经过取舍、融合、新创等多种手段与方法,探索并总结出一种专门表现丹霞地貌的笔墨语言和艺术图式。我把此种新的笔墨语言暂且命名为“丹霞皴”。 2010年的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我赴甘肃张掖写生,在惊叹兴奋之中创作了一批作品,并得到了专家的普遍认可与赞扬。而就在这一年,中国丹霞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紧接着适逢文化部推出国家首届艺术基金项目,于是我将创作丹霞系列组画作为选题进行申报,并获得立项。这成就了我的梦想——用中国笔墨表现丹霞地貌,以中国山水画的独特皴法语言——“丹霞皴”表现中国丹霞的“中国梦”。二、我的主题创作实践

  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中国丹霞六大区域,既属于一个体系,又有着各自不同的特色。如何既能表现丹霞共同的美,又反映出其不同的风格特征?带着思考我走遍中国六大丹霞区,进行写生创作。

  丹霞山位于广东韶关境内,是中国丹霞地貌名称的来源地,我在这里写下多幅速写,在此基础上重点完成了《丹霞山长老峰》和《群象过江》。龙虎山位于江西鹰潭,被誉为道教第一仙境。在龙虎山的四幅作品,我将最厚重的山体置于画面的上部,造成一种泰山压顶的力量与气势。为加强其势,中景仍然是山体,以此可以支撑和衬托出象山的高大雄伟。山下的近景,则以河流和小船,以其动,衬托山之静。江郎山被誉为“神州丹霞第一奇峰”,位于浙江江山市境内,我将这里的写生稿直接命名《江郎山》。导师范扬先生观此作后,欣然题跋:“江郎山三爿石。天下奇景,丹霞地貌,乃世界自然遗产也。”崀山位于湖南新宁,被称为“中国丹霞之魂”,著名的景观有“崀山六绝”。我在这里选景四处,几经构图设计,方得满意作品。贵州赤水结合了瀑布、湿地、翠林等大自然的美景,我在此处写出《赤水大瀑布》等四幅作品。泰宁大金湖位于福建泰宁,其“水上丹霞”景观是低海拔山原——峡谷型丹霞的唯一代表,被称为“中国丹霞故事开始的地方”。既然是水上丹霞,那么就要突出水的特征,但是,水毕竟不能作为主体来画,于是采取了这种有别于传统中留白、勾线或淡墨的画法,而施以石绿加淡墨,既突出的水的特征,也与赤色的崖壁形成鲜明的对比,强化了明丽的视觉感。

  三、“丹霞皴”:我的丹霞山水表达之路

  我在创作丹霞系列时,循意笔装饰的原则,即用疏密有致的线条加上浓艳的色彩,强烈的构成与装饰的意识,充分发挥笔墨优势随形随性而画,突出“古韵今风”。所谓“骨法用笔”,不光是刻画物象的轮廓框架,还要表现其内在的力度。所以,为了保持山势的雄伟,在披麻皴、折带皴基础上,在保持对象一般特征的前提下,我对于皴线作了粗细、方圆、转折的变化处理,由此力度更为显著,变化也更丰富。之后再设色,这样则能保持山体的力量感和质感。而表现质地,非中国画的“骨”——线条,而不能尽其势,与古人不同的是,我并没有把皴和线分得那么清楚,如此则可以使山石草木浑然一体,增加笔墨的韵味和艺术表现力。丹霞灿烂明丽,而赭石偏暗,仅仅以传统常用的赭石法表现不出来。经过尝试用朱磦、藤黄、水墨三种色的混合,终于找到了最佳的表现比例与方法。朱磦、藤黄鲜亮,但容易“跳”——过于醒目,经过摸索,对其加以适当的墨色调制,有效地克服了这一弊端,从而既保持了颜色的鲜亮,能使颜色沉厚,从而与皴线的厚重与力度和谐统一,色、墨、线浑然一体,表现出丹霞质朴原始的生命力。

  反思我的艺术实践,自己之所以能在丹霞山水创作上有所收获,关键原因是探索并初步找到了一套能够表达此种地貌形态、特征的方法和绘画语言。而其中,最为关键是独具特色的皴法。这种皴法在传统中国画不曾有,我将其称为“丹霞皴”。在我看来,此种“丹霞皴”,可以较为完善地表现丹霞山水的形态特征和形式之美,它是通过点皴、线皴、面皴等各种程式化的皴擦方法,来表现丹霞山水的线条、场面、肌理之美。

  “中国丹霞”逶迤、苍茫、雄浑、灿烂,但在绘画史上却是一块处女地。本人通过实地写生的创作尝试,把历史上的经典皴法与自然山石相结合,以中国传统绘画笔墨表现丹霞地貌,以点、线、面加之墨彩细致地刻画,把自然美与艺术美、传统与现代相融合,初步探索出一种符合其地貌特征的绘画语言——“丹霞皴”,并由此逐渐形成具有个性特征的绘画风格。眼下虽说不是很成熟,但自信已找到一种通向未来的通途。

  作为首届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我将继续努力探索下去。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