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惠

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西省工艺美术协会会员。1973年5月出生于山东昌乐;1995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美术教育专业。 2004年9月至2005年6月赴俄罗斯新西伯利亚国立师范大学学习交流;2006年9月至2007年6月在乌克兰•基辅大学语言学习;2007年9月至2009年7月在乌克兰•南乌克兰国立师范大学乌什斯基学习并获取艺术硕士学位。现为景德镇陶瓷学院特聘教师,景德镇学院客座教授。

  《红楼梦》是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首,清代作家曹雪芹创作的章回体长篇小说,是一部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伟大作品,举世公认的中国古典小说的巅峰之作,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传统文化的集大成者。小说以贾、王、史、薛四大家族的的兴衰为背景,以贾府的家庭琐事、闺阁闲情、婚姻故事为主线,描写了金陵十二钗的人性美和悲剧美。红楼梦绘画一直是清以后画家的热门题材,如清乾隆五十六年程伟元木活字印本的版画插图(24幅)、清道光十一年(公元1831)的《绣像红楼梦》,20世纪中后期的王叔晖、刘旦宅、程十发、晏少翔、戴敦邦都画过红楼人物,图解过红楼剧情,人们对《红楼梦》在心理上已有审美的概念与定式。我观摩前人作品,揣摩原著精神,构思怎样用新的趣味与视觉发现的方式重申传统的样式,我以风格化的高古样式与抒情样式交替混合表现,以难以忘怀之美,意味深长地,巧妙地把《红楼梦》的史诗性,悲剧性与诗情画意融为一体。

  红楼梦的绘制过程,是一个对《红楼梦》精神的体会过程。如何把一部如此“情切切”地热爱人生,任凭“化灰”“化烟”不变其对美好人生追求的伟大现实主义著作,转化为某种图解,是以作品的形式,而不是以连环画的形式。这着实让我费了一番心思,王国维称《红楼梦》为“彻头彻尾之悲剧”,在叔氏的美学体系里,悲剧占一个非常重要的地位。它被推尊为“诗的艺术的顶峰”。我认同王氏把《红楼梦》归之于叔本华式的第三种悲剧。宝黛之间的悲剧的形成,当时的封建社会,宗法家庭,及其种种摧残人性的法制,道德是不能负什么责任的,书中所有人的所思所行几乎无一不合乎“通常之道德”。所以红楼梦中的人物形象没有脸谱化的好坏之分。红楼梦的悲剧精神在于“引向退让”,以出家来解脱的宝玉正好具备了符合这一“退让”精神的“壮美性格”,而黛玉却是以死来“执着”其本身的“意志”,但这种悲壮却是坚不“退让”的最彻底的显示,《红楼梦》中宝黛的毁灭,二百年来在国民心中取得的异常强烈的悲剧效果正是如此,这也正是我创作红楼梦组画的一个基调把握,如何在绘画中再现经典,画面如何更有足够力量以激发观众艺术鉴赏的“共通感”。 如何以我的独特方式,把人物情境生动地完满地多样地传达出来而又情致无限。又不离原著的宗旨。

  尝试打破章回体小说的插图风格,以人物为画面的中心点,表现出实感力度,并深刻接触人物的内心世界,用单线的白描手法,用小写意的着色方法将人物的神态、特性、服饰变化、景物衬托作生动的刻画,展示出对空间新的旨趣和更为集中的视野。有系统地重建古人画风,继承的创新、建立画面的客观空间关系,更重要的是建立在氛围及其心理范畴上。以本身不可替代的天性静境精神、即兴的速度、精神控制、严谨与洒脱。疏中见繁,寓动于静的能力,使每一笔都能保持一种微妙的均衡和张力。画面通过节奏、结构近似音乐性的构成了全图的和谐,并把画面的不同部分连成一个有节奏流动的整体,创造出统一的构图,将新古典型的白描线条风格精炼并加以改造,即便不在技法上,也在趣味与心理表现上能固性之自然,心会神融。集默契动静于一毫,则人物形制动荡,气韵飘然。以风格化的高古样式与抒情样式交替混合的表现,倾诉一个以连贯的空间退缩,使画面比前人更近乎天然,使观者沉浸在一种情境中,并力图创造一种表现艺术家主观心灵的新型风格。

  “线描造型”和“色面造型”并用的造型样式;以线勾画人物和物体的轮廓,用石色、水色等颜料,通过线描、平涂、叠色、晕染等手法,进行深入表现,这种样式,具备东方审美特质,又包含诸多当代平面绘画要素的绘画样式。从人物造型到物与物,人与景的空间把握、组合;色面形状的长短交错、配置,各种色彩的深浅、粉淡,黑、灰、白的轻重缓急,重叠处前后关系的紧张、被有意识地巧妙安排,自然贴切、浑然一体,灵动而有气韵。人物的形体,头的方向、手的举止、腰胯的扭动、衣纹的配色、表情的呼应、婆娑多姿而不失庄重,形成极强的视觉效果。在平面中求丰富和变化,在平面与平面的交合中产生前后关系。色面之间的构成,位置的经营,底色与上层色的处理,有限的色彩如何交替出现而不至单调乏味,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精心考量的,中国画所谓“计白当黑”在我的画中同样得以体现和运用,重视人物与四周的关系,人物与周边、人物与人物之间的留白间隙,都是有意的安排与布置。

  我利用线条和色彩,营造了一个粉淡、清雅的红楼梦境,一个温香软玉的“富贵之乡”。每一幅画都构建独特的氛围和情韵,创造了仿佛可触的鲜嫩与温柔。

  画《红楼梦》是很有压力的一次创作,且不说许多名家都画过她,许多形象在人们心目中已成定势,还因为《红楼梦》不是一部普通的小说,她代表着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思想精神和心灵境界。回顾一年多的创作过程,反反复复不断的研读原著和相关的红学研究资料,琢磨每个人物在不同情境中的状态和服饰的变化……思考怎样表现才能贴近原著精神还又不落前人窠臼,这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