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素芳

1995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陶瓷设计专业,2001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陶艺专业,现任教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1999年获第九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艺术设计铜奖,2008年获中国当代陶瓷艺术作品展优秀奖,2015年获紫金奖文化创意大赛陶瓷专项优秀奖。2006年《秋山》被浙江省美术馆收藏, 2016年《山之意-春渐》被国家艺术基金收藏。

  建构光影的触觉

——我的陶艺创作小记

  很多年前,导师陈淞贤教授带着我们研究生到龙泉青瓷厂里去创作作品。浙江龙泉附近的村子,那里还留着许多老屋,阳光透过老屋里的窗格落在地面上,投射出来了一个漂亮的花格窗影子。就这样,和光影有关的我第一件青瓷作品《透之韵》做出来了。后来一直在琢磨光影空间,创作了从平面表现到立体结构的一系列作品,欲罢不能,我总是想着自己还可以用陶土将光影表现得更好。2006年作品《秋山》参加中国青年陶艺家双年展并为浙江美术馆收藏,这件作品是《山之意》系列作品创作的起源,它是我所做的表现光影作品里面的重要转折。从它开始,我认为找到了合适表达自己想法的结构形式。建构这个作品的灵感最初来源于看江南冬雪铺山,树枝在雪中时隐时显触发的想法。冬去春来,及至浓夏隆冬,山林的树叶新生到枝条浓密、稀疏、以及枝干冬藏时的蓄势待发;阳光下云朵移动的影子,在山林间产生的光影绵延变化。自然造物的四时变化和生机勃发激发了我的灵感。于是,想用陶土做出山林间浮光潜影的变化,能表达出自己看山看树看云影变化所生发的惬意心情。那些树木枝叶在阳光下所产生的疏密光影成为我作品里的立体结构的雏形。

  抽象的形式是我创作陶艺作品的主要形式,建造空间结构,将我所见自然的视觉感受和形态感知用抽象的空间形式粘结起来,并调整结构之间的呼应关系,以此形成一种内在的张力。司空图主张诗歌要有‘韵外之致’‘味外之旨’。陶艺也是如此,当所有的结构建立、调整形成的视觉形态,产生山的意向时,光影的变幻让我一再流连构建这些有趣的空间。

  我赞成林语堂所说,在艺术作品中,最富有意义的部分即是技巧以外的个性。我对这个技巧的理解是:当制作陶瓷的技术达到一定高度时,技术技巧的高超与否已经不是这件艺术品成为杰作的视觉焦点,超越技巧之外的那部分意味更为重要。对于陶瓷创作来说,技巧是决定作品达致巧夺天工境界的基础。它的工艺精湛也意味着创作它的艺术家对材料的熟练程度和高超技巧。当技巧不是障碍的时候,作品最富有意义的那部分内涵得以显现。

  2014年度国家艺术基金支持的《山之意》这个系列创作通过初衍、春渐、蔓生到白露、无忧、深寒这六件作品,来展现山林从春到冬一年四时里的山景变化:它有温润如玉的青瓷,表现春初含蓄的浅绿,恰如江南三月的山林,隐浮着浅浅的绿意,温婉的舒展它的枝条;有浓烈奔放的红色紫砂土,展现秋之山林的浓重色彩,满目的枝叶蔓生、恣意张扬;有柴烧窑灰烬里融出的五彩山林,粗糙而深沉,带着粗烈烈的触感和返璞归真的釉色火痕;有展现江南初雪后,积雪下寒峭的枝干发散出的黑冷幽光,是静谧肃穆悄然而立之下的深寒;亦有大雪铺满山林天地一片寂静、平和的白雪世界。

  在《山之意》系列作品里,与传统陶瓷追求器物形美的概念不同,让这个中国有着悠久历史的陶瓷艺术媒介,从器物的形体中解脱出来,显示个人对自然的感受和体验,使这个古朴的材料具有自己的表情和触觉,在展示其材质美的同时,赋予它田园诗歌一般的情感。用柔软的陶土塑造出意象中的山,寻找陶土世界里的诗境。这也是我在陶艺创作中向往的人文意境。自然山色的微妙变化,在预先设定的秩序结构里,与陶土、釉色和光影构建融合在一起,视线移动或转换角度的时候,光影变化下的泥条的秩序也在微妙的递转变化。就像山林里或密集或舒朗的树枝在四时的变化,作品呈现的所有的质地、颜色与秩序消融在光影里,最终构建出我的山之意。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