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玉龙

安徽霍邱县人,1997年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美术系,2000年毕业于中国美院油画系研究生班,2006年毕业于俄罗斯莫斯科苏里科夫国立美术学院油画系(教育部公派),2015年考入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攻读艺术哲学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苏州大学艺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皖江学院视觉艺术系主任。代表油画作品《沸腾的船厂》、《三峡赞歌》、《怒放》、《静静的夜》等分别入选第九届、第十届、第十一届、第十二届全国美展等国家重要美展,多次获得省级美展金奖,并被国家艺术基金、中国美术馆、澳门博物馆、苏州美术馆、安徽省美术馆、中国油画学会、苏里科夫美术学院、长江大桥博物馆等机构收藏。

《中国梦—造船》

油画 200cm×180cm 布面油彩 2015年

  书写目光的存在

  ---油画《中国梦—造船》创作谈

  随着纯科学技术的发展,今天的世界已发生了相对于人类社会活动之始来说翻天覆地的变化,面对经过工业革命的全球信息化,数字化时代的科技创新的商品社会,在媒体,影像和图像的包围中,绘画已显现出巨大的危机,它很难再吸引大众的视线了。当代绘画艺术不论是形式的革新还是观念的变化,都只是达到一种视觉的和审美的惊奇和愉快,但这种惊奇和愉快其实是很短暂和低级的,就像有些搞笑的小品类似。对于图像泛滥时代,绘画特别是中国当代绘画能否超越大众文化的快餐性,浅表性和形式重新具有价值?或者可以这样设问:绘画中永恒不变的真理是否存在?以及如何存在呢?

  其实早在古希腊时期就提出了艺术的本源问题,艺术女神的三个特征:“多样猜度的,明眸观看的,沉思着边界的女神”就规定了艺术起源之初的价值方向,那就是“带着预见性的质疑,澄明的光照亮世界之物之不可见之藏于自身边界之内的物之为物的物性自发显现。”但随着艺术的发展以及科技的进步,一些新奇的表象导致艺术对本职的解蔽重新返回隐藏于物自在持久的自身边界中了。所以对我个人来说,绘画不是仅仅停留在表面。而是满怀热情的去看,也许艺术创作的本身就是不懈的发现。

  作为探索,我的油画《中国梦—造船》是以绘画艺术的方法来体现中国文化的视觉艺术创新及应用研究。他的主要内容是深入中国改革开放先行地区的经济建设最前沿,了解不同的社会主义建设的繁荣以及劳动者的创造、追梦、圆梦的感人事迹,创作能够充分展示社会主义建设从历史到当下的变迁与进步的作品,为时代和社会留下鲜活印记。以期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中,用绘画的方式传播正能量,来建构扎根现实生活的沃土,直面现实中国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视觉表达和社会实践体系,这在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文化方面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方面具有重要的积极作用。

  如何在造船的绘画题材上弘扬中国梦。在绘画语言表达的方式上,本人对油画的书写性有着长期的研究,“书写性”的来源有一种说法是传统壁画。也有说话是出于元代绘画,我们无法对他产生的时间做准确的论证,但他是最代表中国民族精神与气质应该是无可争议的。中国油画和西方油画的发展有着不同的轨迹,西方的油化艺术历史悠久,伴随着时代的发展,各种新的理念也层出不穷,但在图像技术高度发达的当代社会,西方的传统写实性绘画逐渐被一些现在科技所取代,并产生商业化和观念化的不同发展趋势。而从中国书写性油画产生的年代,就不提倡用写实技术去对眼前事物进行模仿,书写性油画是在舍弃外形的基础上对自然的模仿与重现,从而强调主体对自然更深刻的见解和认识。中国书写性油画主要追求三个方面,一是气势与境界,突出画面整体对自然神韵的把握:二是强调画家的主体意识,体现了画家主观情感的文化精神内涵:三是强调写意性。

  我在油画创作实践中之所以有很多工业建设场景,是因为我很喜欢表达对气势的喜爱,工业场景中那种特有的宏大、气势磅礴的环境中散落着各种元素,吊车、厂房、机器、钢架以及七横八竖在地方的材料等。之所以感兴趣,是因为物与物之间形态各异相对对着的关系让我心动不已,这种特殊的感觉区别于一般经验的文本认识,这是一种主观投射。我认为主观性有着两种意思,艺术的主观和生命的主观。其中艺术的主观在我看来更加的重要,这是一种主观的选择,不是简单的描摹、复制,只有从真实体验中出发,才能在面对一个又一个组合的关系时,为了画面的完美,不断的追求相互之间配比的和谐。这是我个人内心认识世界的方式,各种不同的形之间的变化、流动、张弛与闭合都具有抽象的形式感,她们在我这不断的升华,没有任何程式的约束与束缚。这些流动的形不会让人们体验到后工业时代下的焦虑与批判的情绪,她们这是生活中的一个瞬间,在我的笔下流动着,也没有刻意的预想效果和形式的探索。像是闪回的记忆碎片,自然的生成。

  我的油画创作目标是像塞尚说的一样“得到一小块自然”,当你站立在我的作品前,不像现在艺术那样强烈冲击着你的感官,也不会像古典油画作品中带给你光感的假象。但是随着你的伫立观看,我希望能带你进入画中的世界,你会看见画面中物之真实,平凡的生机,那从你的眼睛到物一百步的距离,被层层遮挡着又努力冒出的线,以及包围着他们近似虚无的空,你也会闻到久违的泥土倾向和大地的气息......总是,我试图建立一个自然,一个真实的自然。

  总体来说,和中国传统写意绘画精神类似,我只是在用眼睛去如实的观看自然万物,大地、吊车、忽远忽近的天空等等,然后将眼前所看到的事物放置在画布之上,让他们自由自在的在画布上显现与隐藏自身的物性。在我意识里绘画就是让对象“是其所是”地让对象显现的同时,自己也得以“是其所是”的显现。我试图在当前各种影像冲击、视觉焦虑的图像时代中营造出一个用画笔绘制的精神港湾,那是田园牧歌已经远去,工业化的阴影笼罩之时少数人还依然持守的诗性家园。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