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建利

先后就读于解放军艺术学院,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研究生学历。内蒙古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武警部队美术创作员。2002年《封存的记忆》参加纪念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60周年全国美展,2002年《友谊赛》《岁月》参加建军75周年暨第十届全军美展,2008年《传递生命》参加“心系汶川—全国美术作品特展”,2009.年《反恐尖兵》参加纪念建国60周年全军美展,2012年《扑火A组》《出击之前》参加建军85周年暨第十二届全军美展,2013年《瞬》参加首届朝圣敦煌全国美展,2013年《天空有雁鸣》参加2013年全国油画作品展,2014年《狙击手-巴特尔》荣获中国梦强军梦美术作品展优秀奖,2015年《寂静的纳吾错》参加第六届北京国际双年展,2015年《四有军人》荣获全军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优秀奖。

《寂静的纳吾错》

美术 1600×1800 布面油画 2014年

  2015年,我的作品《寂静的纳吾错》幸运的获得国家艺术基金的支持与资助。在创作《寂静的纳吾错》的过程中,感想很多。

  第一,这幅作品是我儿时梦想与现实的结合。很小的时候,我就对西藏和兵有别样的向往。长大后,当上了兵,学习了美术,就更加向往那片神秘的土地。恰逢部队有机会去西藏,我便来到了那片我向往已久的土地。刚一进藏,那里的山的浩大,水的洁净,人的朴实就让我为之倾倒。尤其是那美丽的纳吾错湖水更是深深地吸引了我。美丽的湖水静静地躺在那静静的土地上,绿得发蓝的湖水像少女的眼睛温柔而传情。一群刚训练完的士兵打破了这里的宁静,看到他们躺着汗水的脸上露出纯粹的笑容,笑容中透着刚毅,这种笑容没有世间的纷繁与复杂,更没有世间尔虞与我诈。我的心为之一动,这是我一直在寻找的美丽笑容,就在这片我魂牵梦绕的土地上。突然我找到了我这些年来要用我的画笔表达的美丽。

  第二,这幅作品是藏区士兵的真实写照。在创作时,我多次进藏采风,画小稿,在士兵的选取上也是几经波折。开始,连队选取了几名形象较好的士兵,但不符合我的创作要求。于是,我亲自下连队,与士兵同吃同住,选取了几名士兵,他们从小生活在藏区,血液里都流淌着西藏的纯粹与美丽,他们的对祖国和人民的忠诚已深深扎根心中。他们的淳朴是纯粹的,没有沾染任何世俗的东西。再加上当兵的经历,他们身上有着其他当兵人身上没有的气质与刚毅,然而他们几个士兵的性格却截然不同,但都有军人的刚毅与坚强,都有高原之美。

  第三,这幅作品是理论与实践的完美结合。在创作这幅作品的过程中,我阅读的大量的书籍,有反映西藏历史的,比如西藏史、西藏知行书、西藏与西藏人、藏地密码。也有介绍纳吾错湖的,还有一些著名画家的书籍与画册,比如国外的莫伊谢延科、伦勃朗、基弗、萨金特、伊琳娜、列宾、米勒、怀斯、马克希莫夫、伊万诺维奇、安德烈、弗勒伊德、尼采等,以及国内的陈丹青,陈坚,何孔德,靳尚谊,杨飞云,朝戈等的书籍和画册。他们在不同作品中表现的笔触和基调,以及对作品在色彩上的运用与诠释。我把我阅读的这些书籍和我真实接触的西藏、纳吾错湖和那些可爱的小伙子们结合在了一起。

  第四,这幅作品是人与自然的有力结合。我在创作过程中,我选取了美丽的纳吾错湖,因为它的宁静与美丽,因为它的清澈与纯粹,更因为它的自然性,这是我创作时要表现的自然的力量,也就是自然的美丽。藏族士兵的选取也是自然的,这些小伙子是土生土长的藏族同胞,同时也是当代士兵比较典型的代表,他们远离城市的喧嚣,在偏远的几乎荒芜人烟的地方默默的为祖国站岗,保护着我们的家园。他们没有怨言,没有抱怨,在与他们的聊天过程中,他们非常以自己的责任为骄傲。我想,这应该是人性的最好体现了,因为他们不求自己的益处,他们所追求的是祖国的和平与安宁,更远点说,他们追求的是全人类的和平与安宁。这就是我在创作中把纳吾错湖与小伙子结合在一起的想法。

  第五,这幅作品是我心血与努力的结晶。在创作过程中,我反复对比画出的小稿,挑出了二十几张比较满意的作品进行进一步的筛选,经过再次比对,和自己的创作目标结合,最终又确定了九张小稿进行最后的创作。在这些真诚而可爱的小伙子们的配合下,我很快将大体轮廓勾画完毕,不多日,我将细节也基本完成。在我的创作基本完成的时候,他们归队了,我也好像如释重负。

  第六,这幅作品是在许多老师和业内人士的帮助下完成的。在创作前期的构思和创作过程中,我得到了许多老师和前辈的帮助,有中央民族大学的殷会利老师和康笑宇老师,和武警部队的邵亚川老师,还有内蒙古师范大学的敖恩老师,他们给了我巨大的帮助,无论在构图,色彩和技法上。我在这里向他们表示深深的感谢!最要感谢的是国家艺术基金的大力支持,谢谢国家的信任与支持!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