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仁海

200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获硕士学位。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云南省美术家协会油画艺委会委员,云南玉溪师范学院艺术学院美术系教授。作品曾获“研究与超越中国小幅油画展”中国油画艺术奖,“中国美协会员油画精品展”优秀作品奖,“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优秀作品奖等国家级奖项12次。另有作品参加2012北京第五届国际美术双年展,第十届、十二届全国美展,第三届、第四届全国青年美展,第九届全国艺术节优秀美术作品展等国家级重要展览30余次。美术作品收藏于中国美术馆,国子监油画艺术馆,浙江美术馆,云南美术馆,何香凝美术馆,时代美术馆,宁波美术馆,合意典藏等多家美术馆。

  我的项目名称是《傣家》。是希望通过油画这一世界绘画艺术形式对世代繁衍生息于云南西双版纳的傣家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相融、诗意栖居的原生态的生活境遇的描绘来对当下都市人喧嚣、忙碌、丧己于物、失性于俗的生活进行艺术的反思:作为现代人,我们为什么而活?

  在西双版纳这块土地之上万物和谐共存,诗意栖居,人与万物平等相处。傣家的原生态生存境遇不同于都市里人类与极度发达的物质文明互为主宰,互为奴隶。的确,科学如今是极大的发展了,自然在世界各地被人类极大地征服,长江三峡的水电站也已发电,生产力水平也极大提高,人类在大自然中获取了足够的好处。可是,正如西方一位哲人所言:因为人类走的太远,以致于忘记了自己为何而出发。我们对自然的利用与征服当初都只是为了更好的生活。然而,飞速发展的科学技术像一把双刃剑,一方面为创造人类的幸福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无限能力;另一方面是人掌握了可以毁灭地球上一切生命无数次的能力。

  伟大导师恩格斯说过这样的话: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这话事实已经证明,人不得不信。但如今,我们是从自然中获得了足够的好处,但随之而来的结果却是人与自然的对立,生态环境的恶化,人类面临着自然界的本能报复:可怕的土地沙化,粮食短缺,森林面积急剧减少,淡水供应不足,大气污染,生物物种多样性的严重破坏。庄子早在二千年前即在《应帝王》中用悠与忽为混沌七日凿土窃而致混沌死的寓意来警示后人:人与自然原本浑为一体,因人失去本性,故而远离了自然之道,乃是走向灾难的开始。英国现代哲学家伯特兰-罗素说:“我所知道对付人类那种常常流露出来的自高自大,自以为是心理的唯一方式就是提醒我们自己:地球这颗小小的行星在宇宙中不仅是沧海之一粟;而在这颗小行星的生命过程中,人类只不过是一个转瞬即逝的过客。还要提醒我们自己,在宇宙的其他角落也许还存在着比我们优越得多的某种生物,他们优越于我们可能像我们优越于水母一样。人类不仅面临着这些客观自然的报复,也随着物质的极度发达,人类的精神也越来越郁闷、烦躁,人类成了“无家可归”的角色。刘小枫说:“如今,人类拼命把手伸向宇宙空间,去征服世界,实际上不过是在逃避无家可归的困境。”

  而在云南西双版纳这片土地之上,恰恰此时还在拥有着人类精神所向往的东西,傣家人世代栖居于此,在与自然界万物建立了和谐共融的而非对抗的关系,因此而能够享受到宁静的诗意生活更为具有现实意义。这里的山川草木、鸟兽虫鱼暂时还能够各依其自然本性生存循环,是整个生态世界生机盎然,妙趣横生,这种特有的生态之美给人以温馨和启迪陶冶着人的情怀,使人的心灵获得抚慰与美感。这也就是本课题所强调表达的西双版纳傣家人所拥有的独特的精神资源。无疑这种精神资源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喧嚣、忙碌的丧己于物、失性于俗时代是极为宝贵、值得珍惜的。它是这个躁动时代的一粒清心剂,是都市生活的当代人值得反思与警醒的:作为人,我们为什么而活。

  我多年来一直在对具有中国特色的写意油画学习与实践,有十几次下到西双版纳地区采风写生的艺术实践经历,所作油画作品也多以西双版纳地区的人文,地理资源为主题。通过此次资助项目的实施与完成得以以中国传统的意象审美方式,用主观意象的造型与色彩以及写意的笔触对西双版纳傣家人与自然和谐共融诗意栖居原生态的生存境遇(包括宗教、习俗、文化等)进行油画的艺术表达与实践,对我个人艺术创作来讲是一次宝贵经验,也为我将来的艺术创作提供了一个多种可能的契机。我会好好把握,好好珍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