蒯连会

1974年生于江苏盐城;2004年获油画专业硕士学位;2009年获文学博士学位;2010年作为特殊人才引进江苏省美术馆;2014年获得国家艺术基金(CNAF)美术人才创作资助项目;2016年获得国家艺术基金(CNAF)滚动资助项目;现为江苏省美术馆、江苏省油雕院专职画家。作品入选第十二届全国美展、第十一届全国美展、第十届中国艺术节•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第四届全国青年美展、“油画艺术与当代社会”中国油画展、“可见之诗”第二届中国油画写生展等。作品获奖:第十一届全国美展铜奖;江苏省首届青年美展铜奖;2002年5.23全国美术作品展优秀奖、江苏省美术作品展银奖;第十届全国美展江苏省展优秀奖,第五、第八届江苏省油画展,以及江苏省首届新人新作展优秀奖等。

  绘画于我是一种自我角力和平衡,是一个不断自我否定的过程。其内,可以体味艺术、生活、自我。其外,是对那种真正自我且永远也企及不到的“无迹可寻”境界的迷恋与趋赴。

  艺术历史本身就是对否定之否定的艺术进程的证明。任何时代的艺术流派无不是在否定的历程中获得新生并再成为被否定的那个对象,从而进入新的一轮被否定的系统。你无法给艺术做一个最终的具体明晰的界定,它是自由的。也因此,艺术并不是它本身,它是它自己不断的对立面,或是不断的远距离的镜中之景,被各种环境色包裹,折射、反射、遮掩、扭曲之后的镜中之相。内在的需求也促使我们反观自然并反叛自身,这时是一种被激情驱使的逻辑,意识里充满着对当时画面的不满与不屑,其时也只有在否定中才有可能获得新的生命,才能体味到新的自在,进而离自由、离艺术更近。所以,在绘画中,我们最初研习传统并探究技法和材料,最终却是要取舍甚或主动抛弃现有的熟练与经验,才能更加靠近那个被称为“自己”的理想国。但每个人在宇宙中都是一个局部而又独立的单元,我们无法做到真正的宏观全局,只能相对完整甚至片面的去观察、思考、判断并作出某些结论和行为。我们看自己,只能是基于当下、目前的、狭隘的自以为是的认知。他者观察并审视作为独立个体的我们,也只能基于片面的了解之上。但是,在艺术中,绘画有时却像是一门数学的序列可以负负得正。也许这正是因为艺术更多是基于个体的思考、吸纳和转化:比如对材料的持续性实验,找出那些最接近自己创作习惯、最符合自己创作节奏与理念;对题材与内容进行整合与纯化,实践那些内心深处最迫切的表达;在风格样式的形成中,舍掉那些熟练但不唯我、着力于探索中最荡激智识与心灵的某种质感和方式的追寻。

  对于艺术而言,上下文是固然的,它始终存在。但要形成自身的形态和阐释的边界的话,更多的是要具备断章取义的条件。在传统与时代的上下文中,每一个人都脱离不了我们身处的一切背景与基因,它融在我们的每一细胞里,成为我们的出发始点。但我们呈现自我和表述自我与其外的一切则如此的各各不同。因为,艺术中的每件作品,每个展览,都只是一段时间的刻度,它只是局部阐释个人包括作品在内的某段时间的介质。其实,没有什么不是断章取义,包括历史。我们只能在断章取义的基础上挖掘时间的意义,并见出生命洋溢。

  在具体的创作中,艺术既可以是现实、生活或与艺术家一切轨迹的镜像或折射,也可以是距离于现实表相的秩序与精神的抽象之旅。于我而言,艺术更多的是艺术家跳脱自身或环境的局部情绪,旁观整个体系。在理性控制下以创造某种画面秩序去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认知和价值判断。此时,技术的使用更谨慎,呈现更多的是一种似乎不易察觉但令人轻易沉浸的视觉和心灵更愿迫降的旷野。其时作品的生命力发挥也对观看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观看者自身的知识构建、生命体验、心理情绪等方面决定着自己面对作品时所获得的不一样的阐释。阐释的边界随着观者自身的变化也不断的获得新的意义和生命力。

  我曾以“近山之境”这个词来表述我个人对创作的理解及感受,也有一系列以此为名的写生与创作,它们又都是“寻常序列”系列中的一部分。因为,在我看来,艺术本就是个矛盾的序列,它始终具有迷人的色彩和意义的原因,就在于它拥有探究不完的秘密和无法厘清的定义,我们很难用某个具体的词来表述其行事的本质,一切都在寻常与不寻常中进行,而它又的确在不知不觉中使艺术家的生命具有了真正独特的品质。艺术的含糊和明晰也会反复置我们于将信将疑地场景里,使我们不断去思考、质疑曾经的经验和熟悉的途径。于是,我得作品“寻常序列”也从“近山”到“雨季来临”,从“隐匿生长”到“时光的不可复制”,从“业余模特”到“非版权肖像”,从“轻描淡写”到“小记事”“微笔记”, 从“春水微澜”到“春水东流”等系列作品相继产生,这些不断衍化的名词表述着我个人在不断开始不断行进的过程中对艺术的思考与体味:近在其中但具而无相,矛盾而自然,欲罢而不能。它令我在喧躁的环境中沉静下来,淡然地在自己思想掘索的隧道里一味前行,如无人之境。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