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益春

1980年出生于浙江嵊县,1999-2003就读于中国美术学院版画系,2003年至今任教于西安美术学院版画系,任版画系第四工作室主任。第四工作室以丝网版画当代科技为基础媒介,基于“从版画出发”的数字图像工作室。其创作与教学研究紧密结合,其中《父亲》(丝网版画)被中国美术馆收藏,《你今天还有童话吗?—500个不知道》(短片文本装置)获第六届学院之光金奖,《奢侈品》获得十九届版展优秀作品奖、第十二届全国美展等。在有关图像为主体创作外,还借明清民国多版本《幼学杂字》,展开传统图像美学的研究与创作。此项目获得2014年度国家艺术基金度资助项目,2016年度国家艺术基金滚动资助项目。

  陈丹丽:刘老师,能不能简单谈一下您的作品《幼学杂字》?

  刘益春:《幼学杂字》一文一图,刻印了历史、人物、器物等中国古代的800多种物。毛笔手稿经过刀木刻印实现了语言的转换,形成了高度平面的造型、强烈的黑白节奏,以及手工刻制印刷、特定材料带来的厚重感等诸多特点。

  我续刻幼学杂字,一是出于对传统版画美学的敬仰,有明清版《幼学杂字》实物收藏和研究的基础。二是基于近代社会从传统农业文明向现代工业文明的快速转变,出现的都是全新的事物。

  以现代城市、生活为核心提取了1100多种事物,一图一文,左右页面对峙。以迅疾的铅笔线条、暗红的木刻残线穿插,把小幅页面拼合成一大幅面,形成续《幼学杂字》。以传统审美对应当下现实,使我们在具象的生活面前略带一点抽象的想象空间。

  周思雨:刘老师,您好,请问您这一年创作《幼学杂字》组画大量作品从中感受最深刻的是什么?

  刘益春:以前是两三年围绕一个主题的进行创作,时间跨度虽然比较长,但总感觉完成一张作品就算是一张作品,从创作《幼学杂字》开始,我的作品开始变成了一个宏大的计划,更像是一个项目或者工程。《幼学杂字》做了整整一年,可以用许多不同的方式呈现,不是仅仅一张画了。它可以在美术馆的一堵墙上展出,也可以用一个美术馆呈现,连同那些与作品相关的一切。这是我认为我在创作上有比较深入认识的一年。

  周思雨:您觉得创作其实是系统化的,您这个《幼儿杂字》的创作这个计划是如何确立和逐步实施的。

  刘益春:恩,国家艺术基金要我们先期制定一个周密的创作计划,包含申报项目的主题思想、创作构思和艺术特色。申报项目的价值和意义。申报项目的前期准备情况和已经取得的阶段性成果。申报项目的成果形式。项目的实施计划。这个计划看上去很繁琐,但是其实是使我们认真思考创作的一个过程,确保我们有方案、有步骤地创作一系列画,我的作品《幼学杂字》正是这样。

  中国古代蒙学的教育总被人一笔带过,而我偏爱收藏一些有插图的古籍,这是我对中国传统版画风格图示的纪念。在2014年3月15日接触到光绪木刻新增幼学杂字,从中找到了中国古代版画表现性的一面,被它深深吸引,从此开始了收藏幼学杂字的不归路。随后我买了许多风格不同的幼学杂字的书,这为我的创作做了理论基础;

  在七月份制定了详实创作方案递交给国家艺术基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