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 洁

1972年生于陕西,1997年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2006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 获美术学硕士学位,现任教于天津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1999年获得第九届全国美术作品展湖北展区优秀奖,2009年获第十一届全国美术作品展天津展区 银奖,2010年获上海世博会中国美术作品展优秀奖(最高奖)、天津市首届版画精品展银奖,2014 年获第十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天津展区银奖。

《时空事迹》

版画 66x71cm 纸面版画 2015

  2014年,我申报的石版画《时空事迹》创作计划获得国家艺术基金的创作资助,其后作品历经四个月的时间创作完成,并于2016年被评为国家艺术基金的滚动资助项目。回顾作品的创作过程仍历历在目,这次作品的创作在我的创作经历中是一个重要的环节,通过国家艺术基金的创作资助,终于将近几年所关注的创作主题通过这次创作实践生成为完整的作品。

  对于每一位画家而言,创作主题主导着创作的方向,换言之,创作的每一个环节都围绕着主题而展开。因此,创作主题的确定对后续的创作过程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近几年,我一直以生命的印迹作为创作的主题,《时空事迹》通过对时间和空间当中生命痕迹的表现,体现出在特定的时空中存在的生命形态的短暂与辉煌,易引发观者对生命本体的关注与思考。为了表现这一主题,我选择鱼化石作为表现对象,化石所体现的是生命所存在的印迹,它既保留了生命体曾经的形态,也展现了生命体的消逝事实。鱼是众多生命状态的远古祖先,以鱼来象征包括人类在内的众多生命体在时空流转过程中的价值与意义。鱼化石中的鱼并非真实的鱼,而是鱼在石头中所保留的痕迹。这一构思源于对版画的印痕的感悟和推演,印痕作为具有审美特征的版画本体特征之一,是版画区别于其他绘画样式重要标志。由版画的印痕推演至生命体的印痕,是将作为物质手段的版画印痕与作为主题中的生命本体的印痕联系在一起,使形式与内容相互呼应融为一体(由版画具有审美特征的印痕到生命本体的印痕的表现,将主题——生命的痕迹与作为审美对象的形式结合在一起)。实现了作品的物质形态到生命形态的转换与提升。

  作品的上半部分表现的是浩瀚的宇宙,以体现生命的存在所依据的空间维度,作品的下半部分是作品的主体部分,表现的是生命体存在的痕迹,以暗示生命在时空坐标中的虽然短暂但却永恒的双重特征。作品表现了一个关于生命的永恒命题,以往对生命主题的表现往往是以活的生命体来表现,而我的作品却以静止的物体来表现生命,以生命所留下的痕迹来体现生命曾经的辉煌,以静止的物来表现充满活力的生命是作品在构思上的独特之处。处于静止中无生命的物体与有活力的生命体本身具有强烈的对比,二者并不具有同一特性和普遍意义上的关联性,但通过独具匠心的艺术构思将两者联系起来,并通过艺术的逻辑将两者有机的联系起来,这也体现出艺术创作对独特性的本质追求。

  绘画属于视觉艺术,它既不同于哲学的思辨,也不同于文学的描述,他必须通过绘画形象来赢得观众的注目,不管艺术家的思想有多么深邃,如果失去了技术语言的支撑,表现手法平庸,所塑造的画面形象就不能打动观众,那绘画也就缺少了存在的意义。因此,我在创作中尝试与常规画法迥然不同的形式语言,从而赋予画面一种全新的感觉。

  在构图上采用了基本对称的画面构成方式,使作品显得稳重、庄重,以突出作品所表现的生命主题的神圣,使画面具有一种严肃、静穆的气息。形的处理上,我将化石中鱼的形象设计成一条运动中鱼的形态,将处于运动中的鱼瞬间定格,以暗示化石中的鱼曾经鲜活的形象,从而使观者对生命的意义展开联想。在色彩运用上,运用红色和黑色构成画面的色彩基调,使整个画面既保持了色彩上的纯度对比,同时也强化了画面的黑白对比,使作品的色彩厚重而鲜明。在作品的空间处理上,把画面控制在二维和三维之间的浅层空间之内,使作品具有浮雕的效果。这样是绘画既有平面装饰性又不失西画的空间效果,在绘画的二维和三维之间找到了一个平衡点。采用这种空间处理的方式是为了更好的表达作品的主题,从接受的角度看,观者不会被绘画所营造的虚幻的三维立体空间所迷惑,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于作品平铺直叙地所表现的平面性的主体物。光影的运用上,为了将近似于浮雕般的主体物更好的凸显在画面中,将光源设计在主体物的右侧斜上方,使光与影形成了作品基本的黑白灰结构。并充分地营造了主体物与环境之间的强弱虚实变化。从而增强了画面的艺术感染力。

  在细节的处理上,我借鉴了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尼德兰绘画的特点,尼德兰绘画刻画细腻、极尽精微,在绘制上面面俱到却又不失整体,力求表现世界的整体性、丰富性和多样性。就像凡•艾克在其作品的画框上题写的名言“尽我所能”一样,尼德兰绘画体现出那个时代的艺术家对绘画的信仰和感受。因此,我在画面的细节把握上,将画面中所表现物体的细节尽可能的充分的体现出来,以强化画面的视觉触感,从而表现出主题中生命在时空中的真实存在所体现出的实体感。同时,也丰富了作品所包含的信息,增强了画面的可读性。

  《时空事迹》在构思及形式语言的运用上较为充分的体现了创作主题,达到了内容与形式的有机统一。但也应看到,这次创作实践只是我的创作生涯中的一个节点,及时总结经验,以利于今后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