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小勇

哈尼族,1987年4月生于云南普洱。工作于云南省民族艺术研究院,《民族艺术研究》(CSSCI来源期刊扩展版)杂志美术编辑,四级美术师。2012年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美术学专业,获硕士学位。作品获2014年度国家艺术基金美术书法摄影创作人才资助项目资助,获2016年度国家艺术基金滚动资助项目资助。

  作品全称为《回顾与展望——物质文化遗产之文物建筑题材创作》。作品为革命历史题材,一共由5个建筑主体组成,分别是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纪念馆、云南省陆军讲武堂、个旧宝丰隆商号、大理巍山玉皇阁、红河县迤萨东门楼及民居建筑群。其中4个主体属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纪念馆、云南省陆军讲武堂、个旧宝丰隆商号和红河县迤萨东门楼及民居建筑群),1个主体属于云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大理巍山玉皇阁)。

  实施这个题材,首先是基于物质文化遗产中文物古建筑翻新过程中的急迫性。在建筑主体保存翻新的过程中,建筑主体本身会失去很多原有的历史感和文化感,记录和再现原有的历史和文化面貌有自身的急迫性。其次对于物质文化遗产中文物古建筑的回顾和再现,能加深人们对物质文化遗产的认识和了解。最后是展望性,回顾是为了更清晰的认识自己,为了更好地继承和传承优秀的民族传统文化,也为未来有更好的延续和展望。根据以上思路,并结合本人所掌握的资料、创作特点等因素,因此就确定的这5个创作主体为本人的项目实施主体。

  5个主体的作品都采用写实手法来挖掘画面的张力,尤其是对建筑主体本身特点的描绘,在描绘的过程中力求将再现、纪录、稳重和怀旧相结合作为创作的标准,尽量达到作品形式与内容的统一。建筑主体作为画面的视觉中心,创作意图是为了突出主体。所以,在建筑主体描绘上用了更加细致、写实的手法,并加入了拟人化的处理,力求把重要的特征来放大历史建筑的结构细节,突出画面的张力。

  作品《回顾与展望——物质文化遗产之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纪念馆》,尺寸为62.5×51CM,铜版画。是依托民国军政府鄂军都督府旧址(即武昌起义军政府旧址)而建立的纪念性博物馆。位于湖北省武汉市武昌阅马厂,因旧址红墙红瓦,因此又称“红楼”。画面分为三部分,下半部分为纪念馆主体,构图从大门的门墩开始延伸至主楼正面,主楼上面是天空与云朵,这部分以较松的形式来处理;云朵上面是黄鹤楼,黄鹤楼的原型来自于清朝时期的老黄鹤楼图片,黄鹤楼的呈现也暗示了纪念馆所在的城市符号及区域——武昌;黄鹤楼的左边是两只飞翔的白鹤,白鹤望回望纪念馆,想表达一种回顾的情感,另一只站在黄鹤楼顶的白鹤望向远方,想表达的是一种向前展望的情感。颜色以棕色为主,主楼正面用红色加以突出。

  作品《回顾与展望——物质文化遗产之云南省陆军讲武堂旧址》。作品尺寸为51×80CM,铜版画。建筑主体创办于1909年,在辛亥革命和护国战争中,为推翻清王朝,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作出了贡献,馆址位于昆明市翠湖西畔。画面分为地面、主体、天空三个部分,主体建筑在创作的过程中试图通过写实的手法再现建筑主体本身,首先用的是类似于素描的排线,这在建筑物中间最为突出,然后在这基础上来做出本身的历史感,这也是创作过程中的难点;建筑主体上面是大面积的天空,留出大面积的天空是为了突出主体建筑,因为主体建筑描绘得较复杂和繁琐,天空就以较空旷的形式来呼应;地面是有一个由远到近的过度,这种过渡通过地板的透视来体现它远近的递减关系。颜色以灰色为主,文字和建筑中间左上角部分通过少部分暖颜色来突出。

  作品《回顾与展望——物质文化遗产之个旧宝丰隆商号》,尺寸为51×70CM,铜版画。始建于1916年。现存建筑有门楼、法式主楼、左耳房、绣楼、配房、左碉楼等6个单体建筑。宝丰隆商号是民国年间个旧最大和最有影响的炼锡炉坊和商号,对研究云南锡业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和科学价值。在刻画的过程中,重点刻画了主体中的窗户、墙壁、扶梯等典型法式的结构特征。为了然画面丰富、充满生命气息,用了飞尘等的技法来增加肌理和历史感。颜色以棕色为主,建筑主体上半部分用红色加以突出在画面中的主体作用。

  作品《回顾与展望——物质文化遗产之大理巍山玉皇阁》,尺寸为70×51CM,铜版画。道教庙宇,始建于清代康熙年间(1662—1722),大理白族民族居民典型建筑,作品描绘的是正殿玉皇阁正面,作品首先按照建筑物的真实外形来描绘,然后对其中细节的进行深入的刻画,例如房屋上半部分的瓦猫、雕花、横梁,中间部分的龙图腾、道教庙宇的文化符号,下半部分的木雕、彩绘、石塑等等。为了还原物象的真实感,技法上主要是以线蚀加飞尘技法为主,颜色以灰色为主色,这也是真实中建筑物的主色调,一些彩绘和木雕用绿色加以强调。

  作品《回顾与展望——物质文化遗产之红河县迤萨东门楼及民居建筑群》,尺寸为80×51CM,铜版画。作品建筑外观成方形碉堡式,建筑显得庄严、稳重和匀称,大门顶的装饰图案有“钟表”“十”字立体的图形,具有西式风格的建筑特色。技法上主要是线蚀加飞尘,重点刻画了门顶的装饰图案,颜色用灰色突出其中的厚重感和封闭感,也能揭示封存的久远性,门顶独特的装饰图案用红色加以强调。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