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南丹

云南省摄影协家协会会员,保山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保山日报记者,新华社中国图片总汇签约摄影师。摄影作品多次发表并参展。2010年摄影作品参加大理国际影会展出。2010年摄影作品《南方丝绸之路》获保山市第一届政府文学艺术奖二等奖。2012年摄影作品《板桥:青龙街往事》获云南省“彩云奖”金奖,国家文化部“群星奖”银奖。2013年摄影作品《镜头中的人文保山》获保山市政府文学艺术奖一等奖。 2013年评为保山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

  在故乡的山野里,南方丝绸之路完成了它的使命

  静静地躺在时间的长河里,偶有村民走过

  深深马蹄印在千年阳光的照射下,深邃古朴,静静述说

  在南方丝绸之路脚下不远的地方

  汽车火车拉着货物繁忙的向着远方的城市奔驰

  南方丝绸之路经过的古镇里,人们知足而幸福的生活着

  行进在千年南方丝绸古道上

  能用镜头去发现,去身心去感悟,用脚步去丈量

  实在是一种荣幸

  ——作者题记

  北方丝绸之路久负盛名,而地处西南的南方丝绸之路却相对低调了许多,尽管它比北方丝绸之路开通还早两个世纪。相对于北方丝绸之路,它几乎在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淡出了人们的记忆,但在学者的眼中,它完全可以和北方丝绸之路相媲美。南方丝绸之路是一条连接东亚至南亚、西亚进而到达欧洲的陆上国际通道,它北上与北方丝绸之路交汇,南下与海上丝绸之路汇合,它的年代可以回溯到2000多年前,而这只是有史料可考的年代;它从陆路到海路的交通,沟通国家之广,到达的地点辐射之广;它所交易的货物多种多样,不止丝绸;它在悠远年代里的影响之大,也是无法估量的。

  其实,这条民间商道曾经如此辉煌:五尺道、零关道、永昌道、人声熙攘;口岸埠头,繁华鼎沸;崇山峻岭,马帮叮当。各种货品,通过人背马驮,通过海路船载,在西南周边各国沟通交流。

  秦汉时期的蜀身毒道,是一条起于现今中国四川成都平原,经云南,贵州到达缅甸、印度的通商孔道。总长超过2000公里。早在距今两千多年的西汉之前就已开发。它以成都为起点,南线经邛崃、雅安、荥经、西昌、会理进云南大理,北线从经水路到四川宜宾为起点经过昭通、曲靖、昆明、楚雄到大理,两条道在云南祥云云南驿汇合后经过大理、保山、腾冲,然后从腾冲和德宏出境进入缅甸,最后到达印度和中东。与久负盛名的北方丝绸之路汇合,这条南方丝路古道的重要路线,主线由五尺道、零关道、永昌道和缅印通道四部分组成,南丝路与西北丝绸之路一样,对世界文明同样作出了伟大的贡献。

  南方丝绸之路不止是一条商道,也是一条文化传播之路,千百年来一直沟通着南亚与东南亚的商贸文化关系。南方丝绸之路有过辉煌的过去。在历史长河中,为内地与边疆、西南通往缅甸,印度、越南、泰国的经济文化交流发挥过重要作用,而在今天,千年古道脚下也在发生着翻天覆的变化。

  从十年前开始,我的脚步追寻着南方丝绸古道的踪迹,沿着南方丝绸之路的古老文明的走向,用镜头记录着古道遗迹的深度和厚度。2006年,当我再一次来到云南位于澜沧江峡谷的兰津古渡霁虹桥时,下游澜沧江小湾电站正在蓄水建设大坝,随着水位的上涨,南方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兰津古渡霁虹桥和保留了六百多年的摩崖石刻即将随着电站建设和江水的上涨将不复存在,而在兰津古渡霁虹桥的上方,中缅铁路和中缅输油管道即将开工建设,铁路公路和中缅油气管道都即将从南方丝绸古道经过的地方跨江而过,向着遥远的缅甸乃至印度延伸,兰津古渡完成了它的使命,它所处的地方即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一刻,作为一个身负使命的摄影人,我有责任用手中的镜头记录下即将消失的、伴随着我们祖祖辈辈生活的文明痕迹。带着一颗谦卑的心,我相信、尊重、寻找,多少次上路……南方丝绸之路曾经犹如一条奔腾不息的生命洪流,伴随着多少人的生活,留下了多少传奇故事。历经沧桑的古道古桥、恬静古老的驿站古镇、流传千年的传统老手艺……让我无数次在古道上流连忘返,感受着这种文明的存在,我知道,最具古典意义上的中国,就藏在这条看似平凡却穿越千年的古道上。

  “你能看到多远的过去,你就能看到多远的未来”,“拍摄过去就是为了印证今天”,“每一个摄影师都是一块土地的孩子”。秉承着这些理念,我一次次踏上古老的南方丝绸古道,痴迷流连在那些“名不见经传”的村庄山间密林,从繁华的平原到荒无人烟海拔3000多米的高山,从金沙江到澜沧江、怒江、缅甸伊洛瓦底江……记录下这些即将离我们远去的跨世纪古老文明,用影像这种方式留住我们曾经的乡愁,给日新月异、飞速发展的时代留下一个完整的影像文本,完成我十年来未完成的心愿。

  在创作申请国家艺术基金摄影项目创作过程中,我提前做了的文案准备,阅读了大量有关南丝路的文史资料,先后三次行程近6000公里,沿着南丝路经过的县乡和州市,最远抵达南方丝绸古道经过的缅甸曼德勒,阅读史料、参观博物馆,采访南方丝绸古道沿途经过的各县市南丝路专家学者、研究机构、民间人士。在此基础上,有的放矢的开始项目执行拍摄。

  项目执行过程中,我在“拍什么”和“怎么拍”上请教了著名摄影家和著名策展人,请他们出谋划策,指导拍摄,共同探讨用一种新的视角真实记录和展示南方丝路古道沿线的文化脉络。除了过去十年拍摄的积累外,在申请到国家艺术基金的资助项目后,提前启动,按照拟定拍摄提纲进行项目实施拍摄计划。

  整个拍摄的重点从南丝路的起点至终点为主线,以沿途古道历史遗址、人文景观、古镇桥梁、古镇生活为创作主体,真实记录,平凡展现,尽量去除过去报道类摄影的色彩,在记录过程中尽量运用看似平铺直叙的手法,采用娓娓道来的诗性语言,把今天古道沿线的“人”的生活状态融入创作元素之中,在创作中时时不忘“人”这一个关键因素,做到“关心人”、“关注人”、“人怎么了”,不以路说路,而是突出表达内心对古道遗存的尊重和对人的尊重,追求人类共同的精神性和尊严,用诗性的语言,朴实、安静、温和的记录,让南丝路的故事娓娓道来,隐隐呈现,表达时空转换和人类共有的命运和尊严。苏珊▪桑塔格说,越不事修饰,越少刻意的雕琢,越平实——摄影便可能会越具有权威性。在摄影表现上,我尽量追求安静的观看,淡淡的诗意和乡愁。我试图通过这种安静的讲述和观看,让更多的人认识南方丝绸古道,认识脚下这片土地的前世今生,让精神得到传统的回归。

  《边地行走---探索失落的南方丝绸之路》在国家艺术基金的支持下,通过一年的精心实施,整个专题作品以基本定调,拍摄过程虽然历经艰辛,但是其中行走的过程确实让我获益匪浅,让我重新认识和深入的审视了南方丝绸之路这样一个庞大主题。

  当今工业化,新型城市化的脚步不断加快,很多南方丝绸之路古村落和遗迹消失的步伐也越来越快。今天新的交通建设也相应要沿着古道走向延伸,公路铁路建设,水电站开发,对古道沿线文化遗产造成了一定的破坏,此摄影专题很好的为南方丝绸古道遗迹的保护与理性开发,科学开发提供了影像支撑。用影像的形式留下了的这份珍贵的遗产。摄影师的使命感一直支撑着拍摄始终,作品传达了作者的社会价值观、责任感的表达和追寻。

  一年创作拍摄时间太短,由于创作时间所限,南方丝绸古道支线众多,遗址遗迹丰富,很多地方和节点受到交通、气候、时间的限制,拍摄还不尽人意,很多地方需要进一步花时间和经费继续完善补充。南方丝绸之路是一条伟大的道路,它包罗万象,博大深沉,拍摄过程中的惊喜发现常常令我瞠目结舌,凝眸静思,我感谢有了与古道对话的机会,有了一次让心灵沉静的机会,南方丝绸古道让我带给我的东西太多太多,让我通过拍摄获益匪浅,国家艺术基金的结项不是结束,而是新的开始,我将一如既往的在古道上继续行走,我希望能还原复活一个真实、活生生的古道,它不属于一个人的工程,古道是一条在2000多年中由开路者、行走者塑造出来的道路,它是一个巨大的载体,承载着太久的年代,太多的王朝、不同国度的众多人物带给它的关于经济、关于文化、关于宗教、关于军事的种种资讯。海纳百川,古道就是海,它容纳了游走于南方丝绸之路间所有涓涓细流的能量,又将他毫无保留的释放。这样,古道就融入了它所经地域的生活,成为边地发展的大背景,成了文化交融的大舞台,成了古道沿线百姓精神气质的哺育者。

  愿这个专题成为记录我们这个时代和古道的影像视角文本,让观者在看照片的过程中体验穿梭时空隧道的愉悦。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