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野餐》:万物变化,悄然发生

2016-07-14 10:58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我有话说
2016-07-14 10:58:35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胡晓钰

  作者:战台烽

  许多夜晚重叠 悄然形成黑暗

  你不知道《路边野餐》多有趣,就如你不知道它有多沉重。

《路边野餐》:万物变化,悄然发生

  我们总以为,只有那些很特别的人,才会有复杂的人生经历,其实,《路边野餐》会告诉你,每一个人,都有一颗敏感的心,都有一生也说不尽的往事,只是要看他们能表达多少而已。

  有的人善于倾诉,有的人习惯缄默,而《路边野餐》的男主角陈升,则是在看似空洞无聊的生活中读诗,在那个山路兜兜转转,风景破败不堪的南方小镇,他用贵州凯里的方言,念出那些近乎晦涩,却又充满希冀的诗句,在这一刻,他又拥有了诗人般的矜贵。或许,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自己向往的理想国吧,这正是所谓“燕雀也有鸿鹄之志”。

  虽然从成本上而言,《路边野餐》属于小制作,但影片所呈现出来的,却有着很多大片所不能比拟的磅礴与厚重,影片对生活如纪录片式的记叙,以及在现实生活中所挖掘出来的荒诞的情节,特别是四十多分钟一气呵成的长镜头,能让观众感到,影片所带来的“润物细无声”般的感染,那是区别于感官刺激之外的,发之于灵魂的震撼。

  《路边野餐》的迷离之处在于,通过一个看似现实的故事,讲述了一个近乎荒诞的传说。片中的陈升,是亿万理想主义者的缩影,却不得不面对现实,那些值得他去奔逃去寻找的人和回忆:诊所搭档老太太的失散情人,疑似被自己弟弟卖掉了的小侄子,当然,还有他寄托于爱情和生命的信仰,都促使这个循规蹈矩的男人,变得不再安分,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当然,影像是可以骗人的,我们并不知道这一次的出发,究竟是在现实,还是在梦境,毕竟墙上画的挂钟可以行走,床上投射的火车可以奔跑,而路上偶遇的发廊小妹竟然像自己的妻子……有种思绪时时被幻象打断,但旋即又进入到癫狂的意识流列车中,继续进发,遇到一些事,遇到一些人,尽管有曲折,但总的来说是幸运,遇到了老阿姨情人的儿子,远望到了并没有被弟弟卖掉的侄子,当然,还有那个发廊中,和自己的妻子极其相似的女子……过去现在和未来,在影片中交相辉映,填补了更充实的陈升的这一程,他回忆,他到达,他憧憬,进而成了他充满矛盾的曼妙的一生。

  《路边野餐》没有假大空,一切以细节取胜,所有的演员都极其本色,而故事,则胜在细节,无论是一举一动,还是一言一声,这就带来了现实与荒诞的双重困惑,让观者不由得思考,究竟我们的一生,到底哪些是真实,哪些是回忆?但无论怎样思考,所有的人,所有的事情,都是在不断的向前发展着,在你思考的瞬间,所有的事都已经在悄悄的发生,并生成了。

  有关《路边野餐》的片名,据说是导演毕赣非常喜欢塔可夫斯基的《潜行者》,而这部作品,是根据一部小说改变,这部小说,便叫《路边野餐》,本片或许有着导演向塔可夫斯基致敬的情怀,但对于普通观众而言,看电影,就像逛一条食街,各种美食层出不穷,你或者看多了山珍海味,看多了麻辣鲜香,但就不经意间,看到路边青青草地上的野餐,会发现,这才是你此行的目的,一些淳朴,一些清新,带着泥土的芬芳,沉重而有趣的存在,若你不嫌弃,请慢慢享用!(战台烽)

[责任编辑:胡晓钰]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