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个时代“萌化”的审美

2016-07-25 09:20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我有话说
2016-07-25 09:20:08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高 畅

  “萌”本无关乎年龄与身份,而关乎心态与性情。逐渐“萌化”的大众审美,源自人们留恋童真与消解严肃的心理诉求。网络时代,“萌”为我们绘制出天真美好的景象。可是,这一审美符号或多或少显得单薄与浮躁:执着于装扮我们的言语表达与外貌衣着,而疏于深化我们的内心体验与社会思考。事实上,审美的萌化应该带来丰富的色彩与纯真的快乐,而非遮蔽我们前进的方向。

  从八九十年代到我们这个时代,老照片里喜欢站在景点建筑前微笑的女生,走向手机的前置镜头,或眨眼或嘟嘴,实现了面部表情的无限可能。从八九十年代到我们这个时代,迷倒众人的不再是《上海滩》里潇洒而忧郁的白围巾许文强,而是在闪耀舞台上又唱又跳的白皮肤俊小生。在八九十年代年轻过的长辈们,感觉我们这个时代的年轻人有点小孩子气,当然,用我们自己的说法,我们感觉自己“萌萌哒”。

  我们这个时代“萌化”的审美

  “萌”,《说文解字》释为“草芽”,其作动词亦有“开始”“发生”之义。这个古老的汉字万万没有想到,在网络发达的时代,它会萌生出“可爱的”这一新鲜内涵。这一新增含义源自日本“御宅族”对“萌”的使用,“御宅族”聚集了痴迷于动画、漫画、电子游戏的人们,他们以日文“萌え”表达对某一虚拟角色的狂热喜爱。中国对日本动漫文化的接受自然也包容了这一点,只是,除开国内动漫文化圈对“御宅族”语言本义的坚守,活跃在网络平台中的“萌”泛指一切可爱的人或物。金毛狗吐着舌头咧嘴笑的憨态很萌,小宝宝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的窘态也很萌。“萌”字垄断了我们对“可爱”的表达,突显了逐渐“萌化”的大众审美,这一审美意识源自年轻人留恋童真与消解严肃的心理诉求,以“萌”为美的当代大众,希望年轻的快乐时光能够再久一点。

  2014年,很多人的手机上都活跃着一个叫做“脸萌”的软件,在“脸萌”中选择发型、脸型、表情等多种漫画素材,就可以拼出一个萌化的自己。2016年,“脸萌”团队又推出了自拍软件Faceu,其在拍摄过程中可在人脸上实时添加各种萌态的贴图,用手机就可以拍摄出竖着猫耳朵的可爱少女。类似于“脸萌”,消费市场中以“萌”为卖点的商品正在流行。正如微信创始人张小龙所言——“萌是第一生产力”,游戏、电影、综艺、服饰,甚至博物馆,都在创造独特的“萌点”以吸引大众的目光。在这个年轻人自称“宝宝”的时代,萌化的商品给予了我们如童年般的快乐体验。

  手机里的“卖萌”软件装了又卸,喜欢的萌物由小黄人变成熊本熊,在审美萌化的背后,一直不变的是一颗留恋童真的“萌”心。“知乎”话题中这样定义“萌”——“一瞬间让人觉得可爱,单纯”。“萌”实质指向一种微妙的感觉,一种不经意间感受到的可爱的真性情。在这个快节奏发展的竞争时代,这种真性情最能打动步履匆忙的我们。萌化的审美意识让我们倾心于生命中纯真可爱的细节,一个神态或是一句妙语。“萌”本无关乎年龄与身份,而关乎心态与性情,我们的外婆很萌,我们的老师也很萌。以“萌”为美的审美眼光重现出忙碌生活中久违的童真,让愈显紧张的社会温暖起来。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