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萌化”审美反思

2016-07-30 11:22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2016-07-30 11:22:15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开栏语】

  为切实加强网络文艺评论工作,积极推动网络文艺发展,建设主流网络文艺评论阵地,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与光明网共同主办“网络文艺观察”(原名“网络文艺评谈”)网报联动专栏,针对当下网络文艺领域的热点话题积极开展评论。现面向社会征集优秀网络文艺评论稿件,择优刊登于光明日报。投稿邮箱:wenyi@gmw.cn、wyplzg@126.com期待您的原创来稿!

网络“萌化”审美反思

  作者:高 畅

  “萌”本无关乎年龄与身份,而关乎心态与性情。逐渐“萌化”的大众审美,源自人们留恋童真与消解严肃的心理诉求。网络时代,“萌”为我们绘制出天真美好的景象。可是,这一审美符号或多或少显得单薄与浮躁:执着于装扮我们的言语表达与外貌衣着,而疏于深化我们的内心体验与社会思考。事实上,审美的萌化应该带来丰富的色彩与纯真的快乐,而非遮蔽我们前进的方向。

  从八九十年代到我们这个时代,老照片里喜欢站在景点建筑前微笑的女生,走向手机的前置镜头,或眨眼或嘟嘴,实现了面部表情的无限可能。从八九十年代到我们这个时代,迷倒众人的不再是《上海滩》里潇洒而忧郁的白围巾许文强,而是在闪耀舞台上又唱又跳的白皮肤俊小生。在八九十年代年轻过的长辈们,感觉我们这个时代的年轻人有点小孩子气,当然,用我们自己的说法,我们感觉自己“萌萌哒”。

  “萌”,《说文解字》释为“草芽”,其作动词亦有“开始”“发生”之义。这个古老的汉字万万没有想到,在网络发达的时代,它会萌生出“可爱的”这一新鲜内涵。这一新增含义源自日本“御宅族”对“萌”的使用,“御宅族”聚集了痴迷于动画、漫画、电子游戏的人们,他们以日文“萌え”表达对某一虚拟角色的狂热喜爱。中国对日本动漫文化的接受自然也包容了这一点,只是,除开国内动漫文化圈对“御宅族”语言本义的坚守,活跃在网络平台中的“萌”泛指一切可爱的人或物。金毛狗吐着舌头咧嘴笑的憨态很萌,小宝宝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的窘态也很萌。“萌”字垄断了我们对“可爱”的表达,突显了逐渐“萌化”的大众审美,这一审美意识源自年轻人留恋童真与消解严肃的心理诉求,以“萌”为美的当代大众,希望年轻的快乐时光能够再久一点。

  2014年,很多人的手机上都活跃着一个叫做“脸萌”的软件,在“脸萌”中选择发型、脸型、表情等多种漫画素材,就可以拼出一个萌化的自己。2016年,“脸萌”团队又推出了自拍软件Faceu,其在拍摄过程中可在人脸上实时添加各种萌态的贴图,用手机就可以拍摄出竖着猫耳朵的可爱少女。类似于“脸萌”,消费市场中以“萌”为卖点的商品正在流行。正如微信创始人张小龙所言——“萌是第一生产力”,游戏、电影、综艺、服饰,甚至博物馆,都在创造独特的“萌点”以吸引大众的目光。在这个年轻人自称“宝宝”的时代,萌化的商品给予了我们如童年般的快乐体验。

  手机里的“卖萌”软件装了又卸,喜欢的萌物由小黄人变成熊本熊,在审美萌化的背后,一直不变的是一颗留恋童真的“萌”心。“知乎”话题中这样定义“萌”——“一瞬间让人觉得可爱,单纯”。“萌”实质指向一种微妙的感觉,一种不经意间感受到的可爱的真性情。在这个快节奏发展的竞争时代,这种真性情最能打动步履匆忙的我们。萌化的审美意识让我们倾心于生命中纯真可爱的细节,一个神态或是一句妙语。“萌”本无关乎年龄与身份,而关乎心态与性情,我们的外婆很萌,我们的老师也很萌。以“萌”为美的审美眼光重现出忙碌生活中久违的童真,让愈显紧张的社会温暖起来。

  萌化的审美意识自然带来萌化的审美表达。现在的年轻人不再拘泥于正统的言说方式,他们带着自己特有的创新活力与奇思妙想,掌握着熟练的科学技术,在网络世界中如鱼得水。不用说各种萌化的聊天表情、广告文案、插画设计,就连故宫博物院出品的文化产品都走上了“萌萌哒”的路线。这种萌化的审美表达善于营造轻松活泼的氛围,有着很强的亲和力,呈现出图像化、趣味化、娱乐化的个性特点:消解了传统表达的严肃与刻板,构建出充满乐趣的文化语境。

  2015年3月,在各大网络平台上热播的动画片《那年那兔那些事儿》,成功地实现了萌化的历史叙事。作者以动漫的形式呈现出中国近现代史上的重大事件,选择生动的动物形象代表活跃在历史舞台上的各大国际角色,比如小兔子象征中国,白头鹰象征美国。其中夸张的表情绘制,幽默的对话设计,真诚的情感流露,让我们被这群“为中华民族崛起而奋斗”的萌兔子们感动得泪流满面。这部可爱的动画剧集消解了传统历史叙事的庄严与沉重,但同样唤起了观者对先烈们的感恩与敬仰,给我们带来了萌化的正能量。“卖萌”,不再仅是几张自拍的娱乐消遣,认真“卖萌”的年轻人一样可以很严肃。

  如今,热门微博上滚动着青春偶像呆萌的动态截图,真人秀中的明星“萌娃”也走在聚光灯下接受我们的欢呼。“萌”,已经成为当代大众的审美风尚。这一风尚,源自年轻人展现个性与释放压力的精神愿望。我们陶醉于“萌”所带来的风趣调侃与简单快乐。可问题是,我们会一直“萌”下去吗?

  作为流行于网络时代的审美符号,“萌”为我们绘制出天真美好的景象。可是,透过这一景象,“萌”也仅仅是“萌”而已,这一审美符号显得有些单薄与浮躁:它执着于装扮我们的言语表达与外貌衣着,而疏于深化我们的内心体验与社会思考。这也正是文化研究者们的担忧。他们担心不想长大的年轻人沉迷于萌化审美所构筑的心理幻象,而丧失了在现实生活中脚踏实地的斗志与勇气。这并不是多虑,在审美萌化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了有情感、有思想的“萌”作品,也看到了“娱乐大于一切”的空洞卖萌。因此,审美的萌化应该带来丰富的色彩与纯真的快乐,而非遮蔽我们前进的方向。

  只有时间才会知道我们是否会一直“萌”下去。就像长辈们翻看褪色影集时,指着照片上“时髦”的发型会心一笑。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当我们回首这个时代萌化的自己,也会觉得青春“萌”得刚刚好。(高 畅)

网络“萌化”审美反思

文章刊发于光明日报(2016年07月30日 06版)

  【相关阅读推荐】

  周由强:坚守与求变:媒体融合环境下的网络文艺评论

  庄 庸:网络文艺评论亟需“进场”

  夏 烈:网络文艺批评的三个学理支柱

  欧阳友权:网络文学的“大格局”与“小世界”

  李 春:网络大电影:中国类型电影的实验场

网络“萌化”审美反思

更多精彩内容,请扫描上方二维码!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