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排行榜怎样改变音乐原创生态

2016-10-11 16:13 来源:北京晚报  我有话说
2016-10-11 16:13:36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严佳欣

  在太合音乐集团旗下音乐众创类APP“合音量”主办的全球原创音乐现金榜“T榜”公布的第六期30强之中,一首《在四季里等待》引人注目,这首用彝族俚语演唱的民谣,是莫西子诗2016年的全新作品。莫西为人低调,2014年参加完第一季《中国好歌曲》后,鲜少露面。这次主动参加带有比赛性质的原创歌曲评选活动“T榜”于莫西子诗而言,非常少见。

  另外,同样也是在《中国好歌曲》以一首《从前慢》走红的原创音乐人刘胡轶以及《中国好声音》学员吴木兰、《奇葩说》的御用乐队鲸鱼岛乐队也都出现在T榜30强名单之列。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知名艺人来到“合音量T榜”投放作品了。从“快乐男声”出道的人气偶像白举纲、饶威都在“T榜”上发表过自己的原创作品,《最美和声》选手邓建超也曾凭借一首《好寂寞》在“T榜”拿走了十几万现金大奖。“合音量T榜”已然成为音乐创作者心中最受认可的平台。

  2015年,摇滚歌手郑钧跨界创业,推出合音量,许多人都对这一个所谓的“音乐众创”平台充满了疑问,甚至有声音质疑这次跨界创业不过是郑钧的心血来潮。在人们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这到底意味着什么的时候,合音量就与拉卡拉联合,推出“全民合写一首歌”活动,直接给10首歌曲分发了100万现金大奖,震惊音乐圈。很快,合音量便加入太合音乐集团,并进行全面升级,郑钧称,要用1.2亿现金加资源打造史上最土豪音乐榜单“T榜”。

  这个所谓的史上最土豪音乐榜单“T榜”到底是什么呢?郑钧打造这样似乎与音乐艺术清高气质完全对立的现金榜又是意欲为何呢?

  以往,音乐创作者的生存环境可谓是十分艰难。唱片时代,唱片公司在歌曲发行上拥有绝对的优势,版权价格极低,这就导致歌曲产生的大量收益进入歌手和唱片公司囊中,而词曲作者往往生活贫寒。郑钧就曾提到,《求佛》、《香水有毒》的作者陈超曾不得不因为生计问题以5000元钱的价格卖了这两首歌曲的版权,而后来,这两首歌都分别为唱片公司创造数百万的盈利。

  在互联网时代,音乐创作者们有了自己发表歌曲的渠道,许多音乐人也因此一炮而红,以最早雪村的《东北人都是活雷锋》为首,后来的《两只蝴蝶》、《老鼠爱大米》等大热歌曲都是依托了互联网的传播力量。但是随之而来就是盗版的猖獗,免费听歌似乎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直到去年以来,音乐消费者们开始习惯为正版买单,各大音乐平台也积极推进正版化,音乐行业的前景看起来也一片大好。但是很遗憾,一个乐坛期待的原创热潮并没有到来,依然没有出现下一个“周杰伦”。

  追本溯源,我们不难发现,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是因为音乐创作人才的缺乏。在前文提到的唱片时代的歌曲版权处理方式中可以清晰地看到,许多音乐人不能靠写歌来养活自己,在此境遇之下,许多音乐创作者都不得不被迫离开自己所喜爱的音乐圈。与此同时,年轻素人原创音乐人创作了好的作品,也鲜有唱片公司关注,于是,音乐圈内的人才不断流失,圈外的人又找不到途径进入到圈内,音乐创作的疲软也就不言而喻了。

  从合音量目前所做的事情来看,郑钧想要做的,也就是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

  第一,搭建平台。“合音量T榜”第一期揭晓之后,选出了10位原创音乐人。这10位原创音乐人全是素人,榜首歌曲《不正常》的创作者丛日新甚至还是在校大学生。但是通过“T榜”这个平台,他签约了海蝶音乐,而他的第一张EP也请到了易家扬这样的资深音乐制作人打造。这其实就直接解决了圈外人进不去的问题。

  第二,发放巨额奖金。就目前情况而言,“T榜”月榜第一名歌曲就可以得到10万元现金大奖,同时,进入榜单的音乐人都可以得到数万元不等的奖励。而季榜的奖金更可谓是“吓人”,榜首歌曲就可以得到30万,整期榜单的奖金高达130万。这样大手笔发钱对于原创音乐人来说最直接的,一方面来说,这是在市场价值上认可他们的作品,同时,这笔钱对于他们继续进行创作是最有力支持。在“合音量T榜”的一次活动上,一位北漂音乐人坦言,他的房租已经濒临到期,“现在我终于可以交得起租金了”。“T榜”从第五期开始全面启用新规则,奖金池扩大,获奖音乐人从10人增加至30人。

  当然,如果只要用钱就能解决原创音乐的话,那音乐产业也不至于一度萎靡不振了。郑钧也在公开场合多次表明,“合音量”要做的是一个服务平台。“合音量”在“T榜”选出来的歌曲,作者不仅仅可以得到现金奖励,还能够得到一系列的宣传机会。目前“合音量”每一期“T榜”的前10名都会做成合辑在各大音乐平台上线,同为太合音乐集团旗下的百度音乐、百度音乐人也都会开设“T榜专区”为这些歌曲进行宣传,《你》、《深海里的一条鱼》、《北漂》等歌曲的音乐故事在韩寒监制的APP“ONE一个”上线,歌手张杰的最新专辑收录了“T榜”歌曲《会孤单》。

  “合音量”到现在盈利仍然是一个谜,也一直有人问郑钧到底为什么要做合音量。也许正如郑钧所说,合音量就是他功成名就之后,做的一件回报音乐圈的事情。以“合音量”为首,“小样儿”、“幕后圈”等诸多关注音乐创作的平台纷纷涌现,将音乐产业中的创作人带到大众面前。只有这些音乐创作者好了,这个行业才能真正地好起来。(严佳欣)

[责任编辑:李姝昱]

[值班总编推荐] 爱狗人士的广场舞

[值班总编推荐] 改革激发中华文化精气神

[值班总编推荐] 马克龙能否让美欧“握手言和”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