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一二三四五

2016-10-11 16:52 来源:文汇报  我有话说
2016-10-11 16:52:24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王一飞

  从阅读这本书的第一页开始,我就被跌宕的故事和生动的描述所吸引,其中还有一些与我有关的情节更让我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一口气读完全书,无比酣畅。

  我是曹可凡的老师,也是忘年交,更是可以推心置腹的挚友,正如他书中所说,在人生的不少关键时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想到对方,想听听对方的意见和忠告。我清楚地记得是我建议他断然放弃医学专业与研究生涯,鼓励他迈向文学艺术的新天地。我珍视我们之间这份交往几十年积累起来的深情厚谊。

  我的朋友Lunenfeld教授曾在一次讲演中不无幽默地说:“什么是生命?生命是一种死亡率为百分之一百的性传播疾病。”我在他讲演后,即兴加上一段话:“我们的目标是减少疾病负担,推迟衰老与死亡,延长人的健康寿命。”毫无疑问,人生的终点都是相同的,重要的是我们要善待和品味人生的过程,既要享受人生的欢乐,也要忍受人生的痛苦。在人生之河的两岸,有不同的风景,我们要在人生之舟上欣赏和感受这些人生的风景。曹可凡曾是“弄堂里的小胖子”和“穿着白大褂的医学生”,同时,他也是一个运筹帷幄的节目主持人,一个善于和众多名士大家切磋交流的社会活动家。人生没有“彩排”,人生只有“现场直播”,曹可凡的人生之旅告诉我们,经营人生的正确战略是:认识自己、规划自己、创造自己、成就自己。

  毫无疑问,人生在世必须有一本银行财产账户(Bank Account),因为金钱非万能,无钱万不能。但人生必须还有一本健康与情感账户(Health & Emotional Account)。君不见,如若一个人只有“财产账户”,没有“健康与情感账户”,这个人即使腰缠万贯、富可敌国,也必然是一个心灵空虚、精神涣散、惶惶终日、百病缠身的“赤贫户”。我十分欣慰地看到,曹可凡不愧是一个向自己的健康与情感账户持续投资并不断保值增值的精明理财师。记得曹可凡每次来我家,我夫人都要为他准备一个大食盘,放上一大杯冰镇饮料和一大堆美味零食,他在大快朵颐的同时和我们促膝谈心。几年前,他又来我家,一进家门就对我夫人说:“今天不要大食盘了。我现在每天只吃红灯(番茄)绿灯(菜叶)及黄灯(胡萝卜)。”原来他在拍摄《金陵十三钗》,所担任的角色要有“身材感”,导演为此下了“死命令”。于是曹可凡痛下决心,节食减肥,果然体重减了十多斤,从此一直维持至今,可见其对健康账户投资的决心与恒心。他对情感账户的投资经营更是如此,他的爱情、亲情与友情丰富多彩,令人羡慕,时时处处可以体会到他对家庭和双亲的感恩深情,对师长和同事的坦诚真挚。从他与诸多社会名流的绵长情谊中更能触摸感受到他那颗鲜红搏动的赤子之心。

  我清楚地记得,我在为曹可凡那一届毕业生所作的毕业赠言中说过这样一段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生只有三天:昨天、今天和明天。今天是昨天的总结,今天又是明天的起点,因为八万六千四百秒以后,‘今天’将变成‘昨天’,‘明天’已成为‘今天’,而新的‘明天’又在向我们招手。这就是人生昨天、明天和今天的辩证法。”最后,我送给全体毕业生一句英语谚语:“Yesterday is history. Tomorrow is a mystery and Today is a gift .That is why we call it ‘The Present.’ 让我们都来珍惜‘今天’这个‘无价之宝’吧。”

  我十分欣慰的是,曹可凡听懂了我这段话的内涵,并身体力行地去珍惜每一个今天,拥抱每一个今天。他能不为昨天的荣誉沾沾自喜,也不会为昨天的过错后悔烦恼;他不幻想与憧憬机遇从天而降,不沉湎于对明天的虚幻构想,他每一天都在求知,每一天都在探索,每一天都在积累,每一天都在向前。

  人人都想长命百岁,其实人生苦短, 即使活到一百岁也只是五千二百周,三万六千五百天,共约九十万个小时。人生的长度是由“上帝”决定的,我们所做的只能是在争取延年益寿的同时,努力增加人生的宽度、高度和密度。我认为曹可凡在人生这四个维度的扩展与提升上是我们大家学习的榜样和效法的楷模。除医学和生命科学外,他不断在文学、历史、艺术、宗教、哲学、新闻传播等众多领域刻苦钻研,还熟悉书法、篆刻、国画及戏剧等诸种技艺。记得有一天,已是晚上十点半,他叩开了我的家门,急匆匆地对我说:“明天要主持一个有关先天发育畸形的专题节目,您能否帮助我在最短时间内系统复习基本知识,理清当前这个医学研究领域的思绪和战略?”我立刻拿出我的笔记本和内容精选交给他,并稍微点拨了一下。第二天,我早早打开电视机,认真聆听他的节目,我被他娓娓动听的阐述和深入浅出的剖析所折服。

  曹可凡的《人生AB面》是一部寻梦筑梦追梦与圆梦史。记得两年前,我与可凡一起拜访世界整合医学之父Andrew Weil教授,采访后出了一个专集。在我的采访笔记中有一段话特别值得回味:“医学不是关于疾病的科学,医学是关于健康的科学;医学不仅是自然和技术科学,医学更是一门人学;医学不仅要解除疾病的痛苦,医学更要致力于提高人的生活质量;医学不仅要关注生命中有多少岁月,更要重视岁月中有多少生命。”有一次,我与可凡谈起人生,我们一致认为最美的人生应当是同时具备一百岁时的人生境界,八十岁时的宽广胸怀,六十岁时的智慧才干,四十岁时的坚毅拼搏,二十岁时的激情无畏,再加上两岁时的天真无邪,这才是最美的人生。(王一飞)

[责任编辑:李姝昱]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