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动漫,模仿背后是无根和浅薄

2016-10-12 08:47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我有话说
2016-10-12 08:47:07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张书云

  互联网让中国社会加速进入“读图时代”,动漫随之风行。对一部动漫,故事情节自然是高识别性的评判标准,但于受众来说,画风这“第一眼”的印象,基本决定一个人对此片的好感度。于是,模仿成为中国动漫长期以来的短板,几乎遭到众口一辞的诟病,甚至有评论直言不讳地说:“现在中国的动画片要么动物,要么日漫风”。

中国动漫,模仿背后是无根和浅薄

  水墨动画片《小蝌蚪找妈妈》

  中国的80、90后,是受日本卡通画影响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审美趣味多为日漫模式:说到好动画、好画风,脑子里就是桃花眼帅哥和大眼萝莉;而说到中国动画特色,无非是水墨、脸谱、皮影这些元素,照此做出来的动画片,通常会有人吐槽说土。中国年轻一代,甚至已经把中国文化和土混为一谈。

  中国动漫画风模仿,究其根本是很多中国人对本民族的文化不了解,当然也就不自信。其实,中国动画片早先是在日本之上。1941年,中国的万氏三兄弟绘制动画长片《铁扇公主》,成为中国乃至亚洲第一部动画长片。现代日本动画奠基者手冢治虫(铁臂阿童木的作者)正是看了这部动画片后弃医从事动画创作的。他的早期创作,明显受到中国动画的影响,作品《我的孙悟空》基本上是《铁扇公主》的再改造。新中国建国初期,更是中国动画的黄金时期。1955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制作的《乌鸦为什么是黑的》,在威尼斯动画电影节上获奖,然而评委们却误以为是前苏联的作品,这使中国动漫从业者开始思考摆脱模仿的道路。 1960年,特伟把水墨画的技法与风格引入动画电影,拍摄了世界上第一部水墨动画片《小蝌蚪找妈妈》,齐白石笔下的蝌蚪、青蛙、虾、蟹等小动物栩栩如生、活跃银幕,打破了历来动画片“单线平涂”的制作方法,以生动的气韵、深远的意蕴震惊了国际动画界。在《骄傲的将军》《金猴降妖》《牧笛》中,特伟以一以贯之的中国民族风格,在世界动漫界初露锋芒。法国《世界报》评论:“中国水墨画,景色柔和,笔调细致,以及表示忧虑、犹豫和快乐的动作,使电影产生了魅力和诗意。”美国学者也赞扬:“这真是完全中国式的动画片”。此外,那一时期还产生了一批剪纸动画和儿童折纸演化出的动画,轻巧灵活,富有童趣。《大闹天宫》,更是中国家喻户晓的动画经典。

中国动漫,模仿背后是无根和浅薄

水墨动画片《山水情》 

  1980年代,在经历了冲破文革桎梏的“思想解放”运动后,文化艺术界吹响了“创新”的号角。当年风行五四的“新思潮”,在传统文化式微、国门敞开的中国,野火般肆虐蔓延。“全盘西化”让中国社会万象更新,却也一时间“面目全非”。1988 年,由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拍摄的《山水情》成了中国水墨动画片的绝唱,也成了中国动画彻底商业化之前的最后一部艺术精品。从此,中国动画在幼稚化、商业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远离了中国风的确切概念。

  溯本求源,曾经的中国动漫并不缺创新和探索,也不缺对外来文化的接受。这30年来,中国动漫缺的是对中国历史传统、民族文化积淀深入透彻的研究,缺的是对艺术规律、历史规律的感悟。当今文化走向,横向比较,解决进入国际语境的缺乏;纵向比较,解决文脉传承的缺乏。中国动漫在“跨界”西方文化之时,一旦离开了“固本”,也便迷失了自我。即便是对西方文化,中国人的了解也是浮光掠影。把现代性和民族性统一起来,这才是中国动漫的发展方向。

  这些年,一些漫画家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简单地模仿西方风格,无法解决中国现实的文化现代性问题,而且在全球化语境下,中国动漫要有一席之地,就必须确立自身的文化身份。我们也看到,新近公映的一些动画片已逐渐形成了独特的民族个性风格,受到观众的热情追捧。是的,在讲故事的同时,能给观众呈现亲切自然、诗意盎然的美图,观众有什么理由不买账?

  (作者张书云系独立艺术评论家、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网络文艺委员会委员)

[责任编辑:李姝昱]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