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届诺奖会颁给说相声的吗?

2016-10-14 10:02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我有话说
2016-10-14 10:02:53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胡晓钰

  作者:聂昱冰

  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了美国民谣艺术家鲍勃·迪伦。消息传来,舆论哗然、震惊、继而就是一片文坛久违的沸腾。

下届诺奖会颁给说相声的吗?

  “下届诺奖是不是就该发给说相声的了?”这是昨晚我亲耳听到的一句话。

  “也行吧。很多相声确实也很好。”我脑海里开始有经典相声贯口在回荡。

  而此时对方脸上的表情却充分显现出,这不是他想听到的答案。甚至人家就不是在提出问题,更不需要我做出回答。所以此刻在他眼中,我已经变得和诺奖评委会同样可恶、荒唐!

  昨晚我的朋友圈被这条消息实力霸屏。中国文坛第一时间做出的各种反应、各种渠道翻译过来的相关资讯一直在滚动直播,好像今夜除此之外,世界已然静止,再无新闻。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这个消息对文坛造成的冲击力。

  好在“观点”不同于颜料,不会因为同一时间聚集的太多,就变成黑色的一团。各种观点更像是不同的建筑材料,堆到眼前的材质越多,越能帮助人搭建起具有自己独特风格的建筑物。

  有人开始分析,这次诺奖是真正“颁发给了灵魂和爱”,而灵魂、爱、快乐,本来就应该是文学的核心与真谛。

  显然,做出这番评价的人,不会因为这件事就对诺奖脱粉。在他眼中,诺奖仍旧是神圣的,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是正确而合理的。

  但他这话确实也没错,从理论上来说,人类拥有音乐比拥有文学要早很多,所以配合并依托音乐而存在的文字,的确应该更纯粹、更靠近心灵和灵魂。

  有人仍旧保持着上帝视角,倨傲地俯视人世间一切行为。说诺奖此举是为了顺应互联网时代,颁奖给鲍勃.迪伦,就是为了给这个稳定了多年的纯文学大奖来一次创新,让人们在震惊中感到很独特,引起更多的人关注诺奖,在这个时代,超过期待就是成功。

  这种观点并不新颖,最近这些年,包括奥斯卡在内的各种大奖都在追求这个效果,但这种思潮竟然席卷并左右了诺贝尔奖?那只能说,时代的力量确实是强大的。

  有人义愤填膺:“这么多诗人非给歌手,诺奖这帮人啥不能干!”“向阿多尼斯致敬,不得诺奖,也是伟大的诗人。”下面则有人留言更正:“不得诺奖,更是伟大的诗人!”

  其实大可不必这么执着,作家内心真正需要的,从来就不是哪一个评委会的认可,而是同时代的读者读完作品后的会心一笑;是百年、千年后的人们,偶尔看到几行“古书”时,能淡淡说一句:“哦,他曾来过。”

  有人戏谑:“其实宋词也是当年的歌词。”“大家都去写歌词吧。”

  “凡有井水处,皆能咏柳词。”这番盛况至今让人神往,但至少对于我这个个体来说,宋词还能凑合着填,歌词确确实实一行都写不了。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宋词能流传到今天的都是精品,万多首一流的词读下来,总能填出首三流的。可现在的歌词还没有经过时间的冲刷,几乎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三流及以下水平,所以业余爱好者们如果想照着葫芦画瓢,也就只能达到不入流的水准了。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诺奖颁给歌者是对的。在大文学概念中,一切能触动人心的文字都是文学,就像历史保留住了宋词一样,通过一些人为手段激发同时代人的创作激情、为后世保留住这个时代的歌词精品,也是一种贡献。

  热爱音乐的人说这是名至实归:“你们以为鲍勃·迪伦会在意一个诺奖?去看看他的经历吧!”

  这一两天各种媒体肯定会对网民们完成他的经历的科普,所以这里不再赘述。总之,他一生的经历已经足够传奇。但也必须承认,这次的诺奖,不论是完成了一种时代的转折,从此就走上了一条更为宽泛的路,还是以后不会再有来者,都会成为鲍勃·迪伦人生中又一个传奇。所以,有些人来到世上,可能真的就是为了与众不同。

  任尘世喧嚣,今年诺贝尔文学奖本身已经尘埃落定,在这个多变的时代,没有什么热度能够持续太久,即使是突然玩儿了一次直道急转的诺奖。

  至于在未来,说相声的有没有可能获奖。我在听到这个问题的第一时间,就不由自主想起了一个相声段子《卖估衣》里面的一句话。故事背景是卖二手衣服的老板在向顾客展示一件八成新的棉袄,他唱道:“亲娘絮的,后娘当的。”

  这句唱词,真是做到了听者落泪、闻者伤心。只八个字,就说透了人间冷暖、人生苍凉。这是我听过的最有渲染力的文学语言之一。

  说相声的、写相声的,可能永远得不了诺奖,但,这句唱词会永远流传下去,每一次被唱起都会打动人心,不是吗?(聂昱冰)

[责任编辑:胡晓钰]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