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怀执念,创出新式主旋律

2016-10-17 10:21 来源:北京日报  我有话说
2016-10-17 10:21:06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李夏至

  主旋律影视可以多好看?对大多数中国电视观众来说,这个问题的答案在2014年前似乎难以回答。而对70后作家李修文而言,《拯救大兵瑞恩》《兄弟连》《绝命毒师》等好莱坞影视,则是他心中的答案。

  借鉴美剧手法,他在国产主旋律题材上创新,并大胆在红军长征的题材上小试牛刀。一开始有些石破天惊,也难免遭遇质疑的眼光,而最终一部让众人惊叹的电视剧《十送红军》,证明了这个可能。

  缘起:“中国式美剧”的执念

  “我看上去怎么都和主旋律题材八竿子打不着,很多人听说我来写这部剧,也是很疑惑的。”坐在长江边的一家茶馆里,一身黑色、看上去像非典型文艺中年的李修文,回忆起当时做《十送红军》编剧的契机,也是径自地笑了。

  2014年,由李修文编剧的电视剧《十送红军》在央视一套首播,旋即在影视业内和普通观众中引起巨大震动。该剧播出三天便登上CSM全国网收视首位,在百度指数统计的搜索人群中,低于39岁的人群高达77%。

  《十送红军》值得被铭记的,不只是收视数字。作为一部反映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历史的主旋律电视剧,它首次采用了单元剧的形式,十个单元的故事,彼此独立,将镜头对准了长征史上的无名战士:四子全部牺牲于战场的老兵钟石发;跋涉千里坚持与战士贺坚在战场上完婚的少女叶小桃;女扮男装掩护大部队渡河最终自毁容貌歌喉的女文艺兵戴澜;惨遭断指的神枪手张二光……不再只着眼于领袖们的高层决策,《十送红军》塑造了一个个可爱又有个性的红军战士,让长征故事有了浓厚的人情味儿。

  这正是李修文的本意。在成为电视剧编剧之前,李修文的本业是一位小说作家。这位70后作家因其作品展示出的残酷青春主题与独特笔法,曾被评论界视作“中国的村上春树”。虽然以小说闻名,但他对好莱坞影视的熟稔,使其在转型做编剧前就对美剧的叙事手法驾轻就熟。他心里也一直装着一个“中国式美剧”的执念,而题材恰恰就是做主旋律故事。

  “如果回过头去看美国,它们很多大体量的大片,其实就是我们所谓的‘主旋律’。主旋律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准,歌颂或赞美人之为人的主流价值。”说到这里,他有些激动,提高了声调,“为什么大家看到《十送红军》里护送红军战士小满遗体回家的故事,会认为我是在抄袭《拯救大兵瑞恩》?这明明就是彭德怀部队里发生过的真事,而人们认为它只可能发生在美剧里。”

  正是抱着这种对当下主旋律影视创作的一丝不满,李修文接下了让其他编剧知难而退的《十送红军》剧本。在他看来,这片“无尽的、还可以更开阔的大海”,正有待开发。

  缘定:让无名者站到历史前台

  要写好一段自己并不熟知的历史,没有别的办法,只有亲自走一遭。

  李修文笑谈,一开始制片方安排了海南蓝天碧水的写作环境,可他却写不出一个字来,“就像唐玄奘取经,摩西带着门徒出走一样,你只有真正踏上那片土地,才能感知到历史真实地发生过。”他沿着红军当年长征过的路线走,一开始很难有太多灵感,因为大部分地方已变成纪念场所,难以再现当年样貌,“但走得越多、越远,心理状态就改变了。作为一个创作者,我感觉到我和红军战士们建立了联系,和他们走过的那些山川大地建立了联系。这样一部作品是没有办法坐在家里开剧本讨论会来完成的,它必须知行合一。”

  他意识到,长征这一人类奇迹,落实到具体的时空里,其实就是一个个人组成的故事,“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并没有在历史中留名,但正是这些无名者,组成了历史车轮滚滚向前时的每一个零件,我们的每一次革命和进步,就寄托于这些无名者身上,革命的成功史其实就是他们的人物史。”

[责任编辑:李姝昱]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