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捕野蛮人》:一杯绿酒,放旷自由

2016-10-17 16:52 来源:大众日报  我有话说
2016-10-17 16:52:23来源:大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王文珏

  红酒的颜色好看,看多了,偶尔会幻想一杯绿色的酒。

《追捕野蛮人》:一杯绿酒,放旷自由

  碧绿,清透,带着青草松林的清气,又含着酒的荒唐和诱惑。它不能是雪碧那么假,也不能是竹叶青那么诡,它必须放旷,粗野,又辛辣,又凉醇。它应该就是今年到目前最有趣的电影,《追捕野蛮人》。

  片中小胖仔名唤贝壳,十足不良少年,让每个寄养家庭都失望,然后“退货”。这一次,他被送到新西兰一个被群山包围的小村落。彪悍又善良的胖嬢嬢张开双臂拥抱他——慢着,后面还有一位扛着黑野猪,疤面冷眼的猎人大叔。

  小胖不喜欢这里,小胖心里苦。几次三番逃跑不成,竟是因为贪恋床边一只暖水袋的温暖。有了它,山里的夜晚不冷,从小到大没人疼的心,忍不住化冻……好日子不长,嬢嬢去世,他和猎人叔叔彼此看不顺眼,一个逃进山里,一个提上枪去追。

  新西兰导演把故事放入当年拍摄《指环王》的万顷山峦,一个既孤寂深邃又新鲜宁静的世界。它好像是一个在人类身后逝去的存在,满眼是那样浩瀚的绿意,双目如坠绿色的空气、海浪,明媚清透,璀璨流动。影片最好的配角,就是这大山大野。

  开始,是野外生存篇。丛林里取火,搭帐篷,打猎,烧烤,寻找水源……生活艰苦却妙趣,每个人变回自己初始的眉目——干干净净,兴致勃勃,完整自由。“爷儿俩”从看不顺眼,到硬碰硬地相依,老汉子和小痞孩儿互相学习着温暖的意义,如狂朋怪侣,远遁人间。

  而人类社会扮演了一个不光彩的角色,类似《E.T.》里的科学家警察,多管闲事,以讹传讹,充斥各种自以为是的僵硬条文,非要把两个野外活得好好的人,抓回文明世界。叔叔面临牢狱之灾,胖贝壳要被送进少管所。反抗开始了!这对“野蛮人”携一枪一狗,誓死不归,深入森林大冒险。且战且走,且藏匿且遨游,他们开始只是不想回去,最终却在这反抗中寻到变得扎实、独一无二的意义,寻到原始生活里最澎湃的力气。

《追捕野蛮人》:一杯绿酒,放旷自由

  智能产品的饲养下,人们已经不会生活了。而这爷儿俩的人生,一箪食一餐饭,全靠自己,只面对自我。春天草嫩花小,夏季云青山峦,秋天踩动树枝干脆声响,冬天萧萧茫茫,踏雪而行。他们像移动的龙骑兵,奔走在浩瀚森林,行走在山峦脊线。日日夜夜,壮阔的日出日落里,一对儿黑影,渺小却彪悍。影片细致地描述着那些蓝空巨湖,星辰北斗。而警方和军队的大规模搜索,将他们塑造成新闻里的传奇“坏蛋”。

  不插电的人生,天空一无所有。当所有摧眉折腰事都不见,人人得以开心颜。文明社会带来种种福利,也带来各种冗余、桎梏,过多社会性,把人的天性压抑得沉闷无趣。影片简单勾勒了那么一种可能,短暂的人类生命,凭借一段野蛮,与万古的自然相融相依。无现代,无法度,唯有自然,破衣怒马,赤子精神重新从骨头里迸发出来。

  老猎人那种乡下人的酷,小胖仔呆萌的坏,让故事既鬼扯又严肃。与追兵的几度交手,明明是下手棋,却总能用原始手段准确调戏到现代命门。这场人类社会的突围之战,新鲜畅快,笑声不断。如影随形的配乐,像极了黄耀明早期电子乐《漫涌》,似幻非幻,冷冻的雾,在迷醉与清冷间动荡不安。

  整部电影气质有点淘气无厘头,但又勇敢、恳切,一往无前,几乎超越春季档以来所有大片。醉心于那放肆又放松的野意,明明小荒诞,却因简单的深挚,成就一段认认真真的野狐禅。(王文珏)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