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跪的艺术片 终于能站起来了吗?

2016-10-18 09:38 来源:北京青年报  我有话说
2016-10-18 09:38:49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肖 扬

  也许年初出品人方励为《百鸟朝凤》的惊天一跪能够激起电影人、电影管理层面对文艺片的整体反思,在刚刚结束的长春电影节上,如何解开文艺片的生存死结,成为了业内的一个关注点并有了切实的行动。在长春电影节闭幕当天,中国第一个艺术院线联盟宣告成立。电影局局长张宏森当天发言,呼吁更多院线影院加入艺术电影联盟,助推艺术电影在中国茁壮成长。

  惨境:屈膝一跪 艺术片何来尊严

  艺术院线联盟可谓是在危机中诞生的。据张宏森介绍,2016年的票房目前380多亿,与去年同比净增20多亿;去年全年观影人次12.5亿,而2016年观影总人次至今已达到11.21亿,去年同期是9.98亿。而从影院建设上来说,目前全国已达到37817块银幕,年初时只有32000块,银幕增速还是非常快,影院建设也保持着旺盛势头。但是,在中国电影市场中,文艺片似乎一直难以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

  2006年,让贾樟柯夺得威尼斯金狮奖的《三峡好人》国内票房不到100万元;2007年,助王全安从柏林捧回金熊奖的《图雅的婚事》,在内地市场也仅有200万元的票房进账;2011年,《星空》、《钢的琴》等一大批口碑不俗的文艺片,也都陷入了“叫好不叫座”的怪圈。近两年来,中国电影市场票房井喷,电影人本以为文艺片能够找到知音,但是,现实依然是残酷的——2015年,王小帅导演的《闯入者》的口碑要比《何以笙箫默》优秀很多,却不能令两部影片的票房实现“对调”。烂片仅仅是拨拨“商业”的算盘,就能够轻松地收获几亿票房。优质文艺片却如一株瘦弱的小草,在市场边缘自生自灭。

  文艺片的创作者们并非没有放下身段去呼吁。《闯入者》上映之际,王小帅曾在大学生电影节颁奖典礼上对着一众90后学子动之以情:“你们看青春片之余,也应该支持一下适合自己父母一辈看的电影,比如,在母亲节之际去看看《闯入者》。”可惜,这样的“亲情牌”并未奏效。贾樟柯导演曾经为了《山河故人》也是操碎了心,利用微博恳求院线保留排片:“《山河故人》上映5天,获2100万票房。不错的开局,但隐藏着危机。今天全国排片已经跌至不足3%。《山河故人》是慢热型影片,观众口碑、媒体报道及评论这几天正在发酵。在此恳请各院线,请尽量保留排片,一起为观众,为大银幕留住《山河故人》。”而今年年初方励为了吴天明导演的遗作《百鸟朝凤》的惊天一跪,不仅挽救了该片的票房,也让人们真的关注艺术片尊严地生存已经到了何种境地。

  困境:艺术电影与影院经营 孰轻孰重

  王小帅等导演在很多年前就一直振臂呼吁,应该有相应的院线政策来使得艺术电影有准入市场的权利。王小帅导演直指院线不公:“一方面是商业垄断性的排期让电影产业市场失去了准则,另一方面市场欠缺对国产电影的保护性。电影院是个很神奇的环节,经理只会把他认为包装好的货物摆上货架。我们不想躲在角落里,但是根本走不到大众的视野里去,《我11》有90%的排场都是无用场,在深夜或者早上,谁会早上六点半起来跑到影院去看电影?”

  对于院线是否应该具有“保护文化多样性”的胸襟与责任感,院线方面表示,影院是为观众服务的,因此排片也根据观众的需求而定,“某部影片如果从乏人问津到口碑渐热,影厅就会立刻根据这种趋势做出调整,给予它更多的空间;有的电影虽然开始上座率高,但口碑不好、后力不足,我们也会压缩它的空间。”

  不过,若将“多样性”特指于艺术电影与商业电影并重,影院方面则有些犹豫,“我们也很想给予艺术电影支持,但目前的情况不允许我们单独辟出影厅或者在黄金时间挤出影厅给艺术影片。毕竟,影院不能赔钱来排片,现在的房租成本、人工成本都在大幅度提高,经营影院本身已经很有压力。”

  就连大名鼎鼎的香港安乐电影公司总裁,《英雄》、《卧虎藏龙》的制片人江志强也感叹艺术影院不好做。人称“江老板”的他于2009年12月底在北京建立了当代MOMA百老汇电影中心,这也是国内第一家艺术影院,在文艺青年中颇受追捧,但是,江志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自己这几个影厅经营得很辛苦,“中国的另类电影还很缺乏,中国的观众也还不够支持我们自己的艺术电影。”而要扭转这个困局,江先生称,恐怕靠播映环节的影院还不行,需要整个电影大环境的培养与支持。

[责任编辑:李姝昱]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