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家伙》探讨“人为什么活着”

2016-10-18 10:54 来源:文汇报  我有话说
2016-10-18 10:54:06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付李琢

  由兰晓龙编剧,张译、李晨主演的电视剧 《好家伙》近日开播。4年前,《好家伙》拍摄完成,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播出。以当今电视剧产业的生产能力而言,4年时间足可以更换一波潮流,但是《好家伙》迟到了4年,依然带给了观众新奇前卫的观看体验。

《好家伙》探讨“人为什么活着”

  《好家伙》讲的是抗日战争时期,一批中共地下党员掩护着一位重要同志,从大西北前往上海,一路上经过土匪、日本人、黑帮、特务重重截杀,终于完成了任务的故事。

  近几年,革命题材电视剧的传奇化叙事之风愈发流行,革命的庄严与崇高在故事中转化成了浪漫与传奇。《好家伙》也带有强烈的传奇性,事实上,兰晓龙编剧的《我的团长我的团》《生死线》 等作品正是革命传奇剧的先行者。

  《好家伙》发生在抗日战争时期,但故事不从上层、正面描绘,隐去了几乎所有历史事件,只建构出几方相互斗争的力量:日本人、屠先生、若水以及中共地下党。其中屠先生和若水两大势力,似乎可比附为中统与军统,但又不尽相同,两方长期处于你死我活的争斗中。剧中的中共地下党也并非训练有素的情报人员,而是没有接受过任何训练、从未见过组织的“预备队”。总而言之,故事中的主要人物都于史无考,他们所居于的不是历史,而是江湖。

  这些“预备队”被称为“种子”。是种子,势必要生根发芽,长出点什么东西来,只要有合适的土壤。所以故事的一开始就是一批地下党人护送着“种子”,从西北直到上海。戏剧性就在于“种子”有真有假,而“种子”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真是假。各方势力一路截杀,牺牲的同志前仆后继,终于让“种子”到达上海,生根发芽。

  “种子”就是希望。这希望是强烈的、纯粹的,从形式上来说接近宗教般的信仰。《好家伙》 中,卢焱、青山、门栓,“种子”们一个接一个的慨然赴死,为的就是献祭这信仰,让这希望传递下去。“种子”之间流行着一个笑话:“送死的人来了。”刚开始,卢焱以为这是“假种子”掩护“真种子”而死的自嘲,但经历了许多后他终于明白,这是“种子”对自我使命的一种确证。

  剧中的主要人物是典型的“双雄”式设置。一是中共地下党员、真“种子”卢焱,一是屠先生手下得力干将时光。两人一正一邪,一明一暗,一个是火,一个是铁。卢焱名字中有三个火,他并无什么经天纬地之才,文不能立言,武不能安邦,一切优秀特工的素质他都不具备,他只有一颗赤子之心,像一团燃烧着的火焰,燃烧自己,为的是启明别人。

  时光是屠先生培养的接班人,自小被屠先生从棚户区领养,被灌输着冷血无情、心狠手辣的处事之道。他心思机敏,除了卢焱,共产党的“种子”都折在他手里。他对自己更狠,腿受了伤要休养几个月,为了抢时间他直接把腿锯掉。就是这么一个狠人,内心中却有一处柔软。屠先生想把他训练成杀人机器,却抹不掉他人性中的善良。青山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才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终于在他心里也播下了一颗种子。

  卢焱是种子,时光也是种子,卢焱把种子藏在脑子里,时光把种子藏在心里。

  除了两位少年主角,故事中还有三位父辈:青山、屠先生和若水。共产党人青山将信仰散布于人心,又是位守护天使,用自己的生命保护着真正的“种子”。屠先生是地下世界的国王,年轻时他的梦最炽烈,他的血最热;老了后他的手最狠,他的心最冷。他能在一分钟内看穿一个人,但他终看不懂人心,留不住他倾力培养的时光。若水是个老怪物,十几年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亲生儿子卢焱也不知道他的身份。他最早背弃了理想,投靠了日本人。最后他用自己的命救了儿子。他说:“你毁了老子今生的最后一个阴谋,可没了阴谋的时候,人才能记得起他最初的理想。”

[责任编辑:李姝昱]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