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文学奖,对文学的最终裁决?

2016-10-18 11:04 来源:文汇报  我有话说
2016-10-18 11:04:31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高建平

  诺贝尔文学奖在设立之初,有两条基本指导原则:“推动文学的发展”和“促进优秀文学家为全世界接受”。然而必须看到,今天的诺奖面临着一个新的使命:重建文学和大众的连接。为此,他们需要拓展文学的边界。最重要的是,不要把瑞典文学院当成全世界文学的最高裁判法庭,不要以为诺贝尔文学奖就是对全世界文学所作的最终裁判。

诺贝尔文学奖,对文学的最终裁决?

  几乎每一届诺贝尔文学奖的揭晓都会引发争议。因为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认为的最好的作家。

  但这一次的争议显然不同——瑞典文学院的院士们选择了一位音乐家。

  鲍勃·迪伦应该获奖吗?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或许我们应该先来了解一下诺贝尔文学奖的选择范围和原则到底是什么。

  对诺贝尔文学奖的选择范围,诺贝尔本人所作出的规定是很宽的,只要是“朝向一个理想的方向”的作品,都能入选。然而,除了围绕着“理想”这个词进行不同时代的解读以外,还有两条基本的指导原则:“推动文学的发展”和“促进优秀文学家为全世界接受”。对这两条的理解,对诺奖的评选影响深远。

  推动文学的发展,往浅里说,是获奖人必须是在世的作家;往深里说,就是让得奖作家写出更好的作品来。换句话说,诺贝尔文学奖不是对那些功成名就者的事后追认,不然的话,院士们根本不需要懂文学,甚至连作品也用不着读——他们只要了解文学圈的情况,知道哪些人是普遍公认的优秀作家就可以了。

  然而院士们并没有这么做。如果做一个百年优秀作家评选,将名单与百年来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名单做一个对比,我们会发现二者的差别很大。

  瑞典文学院有一位秘书叫颜尔纳,他说我们不是拎着个钱袋,追在那些早就功成名就的老人后面去增加他的遗产的。他们宁愿把钱给那些年富力强的人,让他们从此衣食无忧,不需要再为生计写作,从而创作出更优秀的作品。他举赛尔玛·拉格洛夫为例。拉格洛夫是著名的瑞典作家,写过《尼尔斯骑鹅旅行记》。他说我们把钱给她,这样她生活就有保障了,不用再写那些浅显的故事和圣诞节小报上的文章,而是可以潜心从事真正伟大的创作,写出对文学发展有意义的作品。

  不认可既有的名气,不向既定的文坛座次表屈服,而是根据作品做出自己独立的判断,把奖颁给那些更富有创作活力的年轻人,这是需要勇气的。但这就是“推动文学发展”这句话的含义。这意味着诺贝尔文学奖的目的之一,是加入到文学发展的进程中去,催生出更多更优秀的作家和作品来。那么,75岁的鲍勃·迪伦,符合这个标准吗?

  诺贝尔文学奖的第二条指导原则,是“促进优秀文学家为全世界接受”。也就是说,有一些作家实际上很优秀,写的作品非常好,或者也许已经有了区域性的声誉,但却没有在世界范围里得到承认。而评奖者们就要慧眼识珠,将这样的作家挑出来,给他们发奖,使全世界都承认他们。

  这方面最有代表性的例子便是泰戈尔。获奖之前,他只是一位用孟加拉语写作的地方性诗人,连德里那一带的人都不认识他。他得奖后,不但印度为他骄傲,整个亚洲都为他骄傲。

  实际上,当年,也正是怀着这种消灭地理空白点的初衷,瑞典文学院委托了一位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请他在来中国时顺便打听打听中国有哪些好的作家。赫定将此事委托给了刘半农,刘半农推荐了鲁迅,委托台静农给鲁迅写信传话,但鲁迅回信表示包括自己在内,当时的中国还没有可以获奖的作家,如果仅仅因为是中国人、而不是凭借文学实力获奖,并非好事。

  当然这已经是闲话。回到鲍勃·迪伦上来:他的世界影响力,是否需要借助诺奖来打开?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