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女儿》:由群像到个体的人物塑造

2016-10-18 15:35 来源:中国文化报  我有话说
2016-10-18 15:35:09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彭 维

  国家京剧院2016年重点新创剧目《党的女儿》日前在北京梅兰芳大剧院首演。连同响排、合成、彩排和首演,笔者完整观剧6次,欣赏到AA二组田玉梅,AA二组马家辉、桂英,AAA三组七叔公,可谓人尽其艺,各不相同,观剧竟无雷同之感,反得异趣。

  《党的女儿》由沪籍剧作家李莉编剧。之前她曾为国家京剧院执笔纪念辛亥革命百周年的作品《秋色渐浓》,剧作以5个小人物的命运浮沉摹尽革命大时代的离合悲欢,深深打动了演员,也震撼了观众。《党的女儿》改编自阎肃等人创作的同名歌剧,是李莉与国家京剧院的二度合作,虽系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属于向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献礼之作,但剧作本身的着力点依然在于“人”,塑造鲜活的人物形象是剧作者和演员共同的用力所在。

  在众多版本的“党的女儿”中,国家京剧院的“这一个”形象是独特而新鲜的。首先,剧作者将全剧的灵魂人物“党的女儿”集中于田玉梅,又分散于桂英与鹃妹,3个角色层次分明地推进了“党的女儿”的塑造,剧本完成了由群像而个像的创作。“党的女儿”在剧中一分为三:田玉梅从始至终党性坚定,是理想状态的“党的女儿”,是已然成长了的、成熟的、被热切呼唤与需要的典型,也从而成为舞台明面最着力表现的、爆发出巨大正能量的形象;桂英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现实中真实状态的“党的女儿”,是此时此地、此情此景中经历着犹豫彷徨、恐慌惊悸,从而苦苦挣扎,最终悔悟献身的成长中的“党的女儿”;剧中还有一位孩子扮演的鹃妹,她从身边的父母、七叔公、桂姨身上朦胧地感觉到党,认识到党,从而自然而然地亲近党、向往党,这个6岁的女孩儿成为信念的始端、希望的延续。从个人成长史推演,“党的女儿”自鹃妹的懵懂朦胧开始,历桂英的犹疑惶惑,到玉梅的坚定从容,是一个完整的过程;从精神层面考量,从“党的女儿”田玉梅自身的坚贞不屈到对桂英的感化引领,到对女儿鹃妹的哺育教导,编剧以3个女人在篇幅有限的戏曲舞台上贡献出了又“一个”丰满的人物形象。剧中“情深义重”一场原有一大段玉梅与桂英交心的对唱、重唱,虽然从声腔安排上来说,两个旦角重叠,音色变化难免相对单薄,但对于角色互补的“党的女儿”而言又未尝不是合二而一的妙笔了。

  剧本核心人物“三合一”有机交融,而舞台演出AA几组演员的多样组合,又令观众备感新奇。两组田玉梅及几组主要角色的对比相映成趣。田玉梅扮演者付佳、郭霄分属国家京剧院三团、二团,马家辉扮演者田磊、李博属二团,桂英扮演者查思娜、郭凡嘉分属二团、三团,而七叔公扮演者王越、胡滨、杨威分属一团、二团,一个角色分AB甚至ABC的组合形式常有,而国家京剧院集众多优秀青年演员以AA的形式同时排练,这在剧院历史上非常少见,对青年演员来说,似公平而竞争却也更加残酷。

  付佳与郭霄是国家京剧院重点培养的优秀青年演员,2015年付佳在京剧名家杜近芳的指导下演出了全本《白蛇传》,而郭霄在京剧名家李维康的指导下复排了全本《宝莲灯》。一年前,国家京剧院建院60周年主题晚会《难忘的记忆》的舞台上,一曲熟悉的“绵绵古道连天上”荡气回肠,同台献艺的付佳和郭霄光华熠耀,短短10余分钟的演唱给笔者留下了深刻印象。付佳天赋佳喉,千回百转,情真意切;郭霄身着及地白色长裙,目光坚定,在出色的演唱中自然流露出革命者的凛然正气。因为晚会时长的缘故,《蝶恋花》只能呈现“绵绵古道”的华彩唱腔,舞台上两位年轻人由平静而舒缓,进而激越奔放的演唱,层层推进,字字千钧,不免让人心生遐想,完整《蝶恋花》的舞台演出将是怎样一番景象?由她们来塑造完整的革命女性将会是怎样的形象?角色化的演员运用唱、念、做、打等表演方式当众展现故事情节、塑造人物形象是戏曲作为综合艺术具有重复欣赏特质的魅力所在,也是演员各自发挥、自成风格的着力点。《党的女儿》开排,国家京剧院同时挑中了付佳、郭霄,观众无心的遐想竟在剧院付诸了实践。一个角色以AA组同时进行,郭霄与付佳结合自身特点塑造了各自的田玉梅,不尽相同的两个“党的女儿”再次展示出戏曲多层次的艺术美感和多角度的欣赏可能。

  正面抒写的同时,全剧着力于反面角色马家辉的塑造,从而更加有力地烘托出了正面人物田玉梅。犹记现代京剧《红灯记》创作时,“斗鸠山”一场正反角色都有较大的场面调动,黔驴技穷的鸠山围着慷慨沉着的英雄李玉和进行威逼利诱,困兽犹斗的踱步、转圈本来极富戏剧性,京剧名家袁世海有许多精彩的表演,可惜囿于“三突出”的创作原则不得不进行了删改。相比而言,在创作相对自由的今天,如果当代舞台呈现给观众的艺术形象、理想观念还停留在非此即彼的意识形态和绝对的、脸谱化的人物形象上,那么当代舞台艺术创作意义何在?《党的女儿》首演后,专家对于马家辉的形象从文本到舞台都给予了高度评价,这个人集中体现了人性之深沉复杂,展示了舞台表演之丰富可观。李莉长于写人,尤其长于挖人物内心,挖人物情感,马家辉作为亦正亦邪、可怜可悲的叛徒,是编剧才华情思的聚焦点,他于妻于子、于敌于友、于个人于组织、于私心于理想的种种纠结与矛盾,既是编剧文本的精彩处,也是演员把握舞台节奏、突破脸谱演人物的开掘点,是舞台表演精耕细作的发挥处。扮演者田磊、李博各自用心,演出了两个不一样的叛徒。

  戏曲舞台艺术无情不感人,无技不惊人。国家京剧院《党的女儿》因分组排练,剧目下地磨合期延长,工作量成倍增长,管弦乐队酸了腮帮,群众演员戏熟熟戏,也因此保证了整体演出的齐整流畅。在主要演员围绕人物塑造集中展示技艺的场景片段,观众对戏曲的“玩意儿”依然表现出了相当的执著与热爱、挑剔与期待。田玉梅与七叔公相携逃山给游击队报信的“行路”是京剧舞台上常见的技艺展示的典型场景,【高拨子导板】后且行且唱的表演如何力避似曾相识的套路是急需冲破的瓶颈,技艺的展示不在于多而在于一两处深度爆发的精彩。

  一部闻名遐迩的革命历史题材“老”作品,经编剧“三合一”重新设定,经AA组青年不同版本通力合作,宏大的历史主题蕴藏于鲜活动人的舞台艺术形象,于唱、念、做、打,于四功五法中可观矣,可感矣。(彭 维)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