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女儿》:以思辨之刃突围题材之困

2016-10-18 15:36 来源:中国文化报  我有话说
2016-10-18 15:36:59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李小菊

  改编经典戏曲题材作品要重重突围。耳熟能详的故事、人物都成为束缚编剧再度创作的桎梏。面对歌剧《党的女儿》这一深入人心的题材,如何成功突围,是编剧李莉接手后面临的难题和压力。而在已有的历史事件、人物形象的夹缝中寻找可以撬动的缝隙,是眼光犀利、善于思辨的李莉最擅长的,这在她的代表作《成败萧何》中有突出的表现,并树立起哲理思辨的独特创作风格。在京剧《党的女儿》改编过程中,李莉同样寻找到了这种可以撬动的情节、人物和主旨的创作夹缝,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四点。

  首先,在田玉梅死里逃生的情节上,将歌剧中老支书掩护田玉梅使她死里逃生,改成是国民党孙团长为放长线钓大鱼设下的陷阱,目的是通过她找到粮盐和山上的游击队。李莉的这种改动,使反面人物孙团长的形象在一定程度上丰满起来。当代的文艺作品不但要塑造正面人物,也要相对客观地塑造反面人物,这样,通过表现反面人物的狡猾、奸诈,使得戏曲情节更加曲折,矛盾冲突更加复杂,戏也更加好看。

  其次,加强了悬念的设置,围绕“谁是叛徒”这一问题,展开人物之间的心理较量。在以往的作品中,叛徒问题并不是全剧表现的重点。该剧带序幕共有7场,“谁是叛徒”的问题占了4场,有着非常大的比重,这正是李莉的改编与其他版本最大的不同。在情节的层层推进中揭示人物心理变化和情感发展逻辑,是该剧非常成功的地方。马家辉在独自面对田玉梅时,竭力回避叛徒问题,一心想从田玉梅口中套出粮盐的藏匿地。而当老耿和二牛来到马家之后,马家辉就改变策略,把问题的焦点转移到诬陷田玉梅是叛徒上。在七叔公家旁七位烈士的坟前,当着众多党员群众的面,马家辉更是千方百计诱导众人,想进一步坐实田玉梅的叛徒身份。面对不同的人、不同的情境,马家辉的不同心理活动和行动,充分表现出了他随机应变、见风使舵的阴险与狡诈。

  再次,重新塑造了叛徒马家辉的人物形象,理清了他人性裂变、变节投敌的心理发展逻辑。马家辉叛变的原因简单说来就是为了妻子、为了儿子、为了名利。在他眼中,共产主义解放全中国劳苦大众的崇高信仰,只是他为实现这“三为”的手段,一旦这些手段失效,他就会另寻他路。像马家辉这种投机分子在历史上、在生活中大有人在。李莉笔下塑造的马家辉形象,有血有肉,有情感有内涵,有层次有变化,可以理解却不能原谅。这样丰满立体的叛徒形象,突破了这类人平面化、类型化、脸谱化的创作模式。李莉对马家辉人性裂变原因的追究,引起我们对现实社会的深思,现在的许多官员之所以会贪污腐败,简单来说,同样是为了名利、家族和妻儿这3个原因,因此,该剧对当今社会、官场也具有警示意义。

  最后,李莉对“党的女儿”的内涵进行新的阐释和拓展。在以往的作品中,“党的女儿”仅指田玉梅。而李莉作品中,“党的女儿”不但指坚定顽强的田玉梅,还包括懦弱和动摇过的桂英。更重要的是,李莉把“党的女儿”的概念,扩大到了党和革命的下一代身上。当鹃妹用清亮、稚嫩的童声问田玉梅“那鹃妹是党吗”时,田玉梅略加思索,缓慢、郑重而充满深情地回答她:“鹃妹是党的女儿!”最后,鹃妹和田玉梅一样英勇牺牲了。在扼腕痛惜之余,笔者不禁在想,能否像歌剧里老支书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助田玉梅死里逃生那样,让身为母亲的田玉梅拼尽全力为鹃妹挡子弹,鹃妹最终侥幸存活下来。这不仅是母亲的本能,是崇高伟大的母爱的象征,也是可以燎原的星星革命火种继续燃烧延续的象征。如果说设置鹃妹是“党的女儿”这一细节,是李莉对歌剧的发展,那么让鹃妹活下来,更是对作品主题的更深层次的挖掘和发展,让人们看到了身为革命战士的田玉梅母爱的伟大,也让人们看到了革命的希望和未来。

  国家京剧院《党的女儿》的首演无疑是成功的,不过在舞台呈现上可以提升的空间还很大。相信该剧会通过不断的打磨,修改不足之处,日臻完美。(李小菊)

[责任编辑:李姝昱]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