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片时代,电影是这样制作的

2016-10-19 10:43 来源:文汇报  我有话说
2016-10-19 10:43:20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柳 青

  上海电影博物馆的三楼,一半人声鼎沸,那是小孩子和美影厂经典动画角色的互动区,另一半是整个博物馆里游客不多的地方,拷贝盒从地板摞到天花板,贴满整面墙,陪衬着一台台被新技术淘汰的老设备,洗印机停止了轰鸣,手动剪辑机被陈列在透明的玻璃罩下::展厅里温柔的灯光照亮了这些冰冷的机械,它们仿佛是电影白垩纪时代留下的化石。海上电影,繁华如梦,没有机会进入电影工业内部的普通观众聊起这种种,只看到闪亮的明星和荣誉的奖杯,却不知道如果没有这些毫不梦幻的机器,就不会有银幕上的如梦之梦。

胶片时代,电影是这样制作的

  电影《凯撒万岁》剧照

  直到技术带来深刻的变革。随着数字技术出现、发展、兴起,看得见、摸得着的工业机器生产线,一步步地被取代。先是数字拍摄以其低价和低技术门槛,打破胶片拍摄的垄断,然后胶片拍摄的影像经数字格式输出后制作后期,直到近三年前,数字放映全面取代胶片放映,以胶片完成拍摄的电影,最终都以数字拷贝发行。于是,继胶片生产厂家退出电影制作的舞台,胶片洗印的工厂也逐个地谢幕了。不久前,位于宝通路的上海电影技术厂洗印生产线也传出将停产的消息,厂里保留的洗印设备,将来只用于部分胶片拍摄广告的后期制作。那个见证了上影太多经典作品诞生的洗印车间,已经好几年没有洗过一部电影胶片拷贝。

  从此以后,这一段海上电影的回忆,或许就真的是电影博物馆里的遗迹。

  对手艺的尊重,是电影人的骄傲

  科恩兄弟今年的新片《恺撒万岁》,表面是个调侃好莱坞黄金时代前辈们的喜剧片,内里是一支哀伤得一塌糊涂的挽歌,导演们简直撕心裂肺地呐喊:

  “再不说这些故事,你们就不知道从前的电影是怎样拍出来的,从前拍电影是多么繁琐、浩大、辛苦却又神圣的事啊。”

  听说上海电影技术厂的洗印生产线要停产的消息,内心闪过类似的哀伤:有些事再不说,随着当事人的老去、离开,或许将不会再有人记得。电影的幕后,并不是“贵圈真乱”的八卦,不是痴男怨女分分合合,而是太多默默无闻的人们为之付出辛苦的劳动,对,就是字面意义的劳动,大量劳其筋骨的体力活。

  上影厂的洗印车间在一栋独立的小楼里,底楼一半像个化工厂,一半是化学实验室。实验室里随时监测、调整显影药剂,良好的化学反应条件,是洗印的第一个关键。另一半类似化工厂的地方是配药间,工人们按照化工师给出的方子,配好药剂直送楼上的洗片大厅。

  胶片洗印的第一步是底片冲洗。这里先解释一下“负片”和“正片”的概念,拍摄时用的是“负片”,也就是“底片”,观众在电影院里看到的影像、通常说的胶片拷贝,则是“正片”。底片和正片之间的翻印,行话是“底翻正”和“正翻底”。底片经鉴定没有问题,就送到底片剪辑室,俗称“底剪”。由于原始底片是最珍贵的素材,一旦损伤无法弥补,所以底片轻易不能动,底剪师要给配光师做一份“小样”,一份小样是12格画面,每个镜头都要做一份样片,如果一部剧情片1500个镜头,就是1500份小样。

  在没有PS的年代,配光师拿到小样,和摄影师一起,逐个镜头地进行配光。配光往简单里说,是通过对画面上增色、减色,综合给出一组红光、绿光和蓝光的数值,用在底片翻正的流程。有了电子配光后,这活儿交给电脑就行。但在电子配光出现前,全凭配光师和摄影师的两双肉眼,而配光师的全部装备,只是青、黄、紫三张色卡。配光能改善画面整体的明暗和色调,如果摄影师和导演对局部的光影不满意,抱歉了,只能回片场补光重拍。所以那时的摄影师三天两头地跑洗印车间,心情是忐忑的。

  完成配光后,底片翻印成正片,作为样片送到剪辑师手里,内容剪定后,样片送回洗印厂。此时,底剪对照着场景表和样片,在原始底片上完成剪辑,洗印出一个正片拷贝送审。因为底片脆弱娇气,所以大规模的拷贝冲印不会使用原底,是由原底翻正,正片再翻底,由这个“孙子辈”的底片拷贝做放映拷贝的制作底本。

[责任编辑:李姝昱]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