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驴得水》:荒诞就是比现实更现实

2016-10-19 16:50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我有话说
2016-10-19 16:50:36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李 立

  在近十年的观看实践中,《驴得水》是我见过最为荒诞也最为现实、最为幽默也最为严肃、最为喜剧也最为悲剧的天才神作。人物角色的表演、台词语言的幽默、叙事与表意所内蕴的冲突等,似乎无处不在地贯穿于整部戏中。在种种二律背反的美学实践中,《驴得水》真正地实现了莱辛在《拉奥孔》中所言的“最富有包孕性的瞬间”,树立起了当代中国小剧场话剧最为精彩的范式。

话剧《驴得水》:荒诞就是比现实更现实

  之所以这么推崇《驴得水》,不是因为其宣传语所揭示的剧本核心,“如果方向错了,多么美好的愿望,一定种出的是恶果。”而是它揭示了最本质的人性悖论:你居然可以变成你最不想变成的样子,你居然变成了自己最厌恶的人,你居然无法控制你自己,你居然变成了不是人的样子。这种悖论,不仅存在于剧本之中,而且体现在我们每个人身上。可以说,看《驴得水》就仿佛在看一面镜子,在看别人眼中的自己。换句话说,戏剧之中为角色,现实之中为人生。

  以荒诞的借口把现实变成虚空,从而揭示出了荒诞的意义,这就是《驴得水》的魅力。这种荒诞不是教科书上的荒诞,把人与环境相分离、人与舞台相分离,而恰是高度抽象之后,肉体和灵魂、良心和道义、欲望和良知的分离。以时代背景为基础的荒诞叙事,打破了《等待戈多》的单调与乏味,让故事在一个合乎逻辑的顺序中衍生。

  剧中,每个人都沿着自己的性格充分发挥,每个人物角色,无论是校长、伊曼、铁男、奎山、铁匠、特派员、女儿都是以自己最合理、最现实的借口把现实人生变成了荒诞谎言,最终把自己迷失在找不到出路的现实里。每个人都是复杂的共同体。每个人都是好人,有着纯朴的理想,有着改变山村落后面貌的愿景;每个人都有私心,为了获取一点点蝇头小利丧失了基本的人格;每个人都犹如初生的婴儿充满着赤子之心,在利益的引诱面前,赤子之心瞬间苍老,纯朴良知荡然无存。

  《驴得水》的叙事环境虽然是一个偏僻还缺水的山村,而这实际却成为一个幽暗复杂、映射天下的深水池。这种丝丝入扣的叙事在戏剧舞台上游刃有余,犹如著名的“庞氏骗局”,最终爆发出了无法解决的撕裂。撕裂之痛,让每个人洞见了那隐藏在内心深处,充满着羡慕嫉妒恨的毒瘤在丝丝吐舌,企图侵袭着健康的肌体。

[责任编辑:李姝昱]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