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美国电影挥之不去的符号

2016-10-21 10:46 来源:深圳特区报  我有话说
2016-10-21 10:46:28来源:深圳特区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王 樽

  新晋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鲍勃·迪伦是个跨界天才。在一百多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位获奖者像鲍勃·迪伦一样具有如此复杂而多重的身份,且具有超越文学艺术,超越流行文化,以及在国家政治历史、大众审美等诸多方面产生着深远而持久的影响。

他是美国电影挥之不去的符号

  作为所谓第七艺术,各个艺术品类的集大成者——电影无疑是鲍勃·迪伦十分看重的大舞台。他不仅亲力亲为参与了多部电影的制作,更以其对国家历史的深度切入,而备受众多国际电影大师的青睐,其广泛流行的作品亦成了很多经典电影的背景音,不少精彩歌词和他个人的传奇也成为电影,尤其是美国电影挥之不去的时代和生活符号。

  大时代的背景之音

  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曾就何谓经典作品归纳过14条基本特征,在层层递进的解释中,很多条款本身也成了经典阐述。比如,他说经典作品是“每次重读都好像初读那样带来发现”、“我们越是道听途说,以为我们懂了,当我们实际读它们,我们就越是觉得它们独特、意想不到和新颖。”卡尔维诺还说:一部经典作品是这样一部作品,它把现在的噪音调校成一种背景轻音,而这种背景轻音是经典作品的存在不可或缺的。以卡尔维诺“背景轻音”的概念来观察和解读鲍勃·迪伦,就会发现其音乐形象和歌词意涵特别能提纲挈领地彰显时代,因此众多美国经典电影选择了鲍勃·迪伦艺术作为不可或缺的“背景轻音”。

  鲍勃·迪伦中学毕业的第二天,即离开小镇到了明尼苏达大学,白天蒙头睡觉,夜晚通宵弹唱。在晨昏颠倒的放任中,他辍学从艺,开始专心致力于音乐。在科恩兄弟执导的电影名作《醉乡民谣》中,背景设定的就是民谣当红的六十年代初,电影讲述了一位民谣歌手在20世纪60年代不懈奋斗的故事,主人公跋涉于风雪交加的大城市,追寻自己的梦想却最终无奈地回到原点。除了多首鲍勃·迪伦风格的民谣歌曲,更让其客串现身——当主人公在酒吧唱完他最爱的歌曲之后,台上来了个新面孔,那位新面孔的表演者就是鲍勃·迪伦本尊。导演如此安排,是隐喻一个民谣时代的新开启。

他是美国电影挥之不去的符号

  电影《醉乡民谣》剧照

  作为流行音乐的先锋和旗帜性人物,鲍勃·迪伦见证了美国历史上诸多重大事件。其中,最为著名的是马丁·路德·金发表《我有一个梦想》的激情演说,当时年仅22岁的鲍勃·迪伦就站在不远的旁侧,他和众多支持民权运动的歌手一起现场演唱了其早期名作《答案在风中飘》,不仅唱出了一个时代的民众渴盼,更被誉为整个民权运动的圣歌。1995年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阿甘正传》,表现的是先天智障的小镇青年阿甘自强不息的故事,在这部励志经典中两次出现《答案在风中飘》,一次是阿甘最爱的女人珍妮赤身在舞台上抱着吉他演唱,一次是阿甘与珍妮再次相遇于和平集会时,此歌此景成为那个时代先进青年的心声和时代的缩影。

  因为契合了各个时期的文化情境,鲍勃·迪伦的歌曲总会被作为某个特定时期的“背景轻音”出现在大银幕上。尤其是一些经典年代电影,多以鲍勃·迪伦的歌作为标志性符号,比如传记电影《乔布斯》中选择了乔布斯生前最喜爱的两首鲍勃·迪伦的歌曲;在历时12年拍摄的成长电影《少年时代》里,特意选用了鲍勃·迪伦的《超越地平线》。更多的影片,除了营造特定场景,同时亦要与片中的人物风貌相映照,比如,科恩兄弟执导的电影《谋杀绿脚趾》的开篇,要复原六七十年代的特有情调,就在慢放的保龄球馆场景中,安排伴奏歌曲《在我的那个人》;在2012年奥斯卡大热影片《乌云背后的幸福线》中,围绕着男女主人公齐心合作备战舞蹈比赛,用了鲍勃·迪伦的歌曲《来自北国的女孩》,内容与片中的女主人公精神合二为一,轻松励志而又脱俗贴切。

[责任编辑:李姝昱]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