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音乐发展的重大命题

2016-12-26 16:55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我有话说
2016-12-26 16:55:43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开栏语】

  为切实加强网络文艺评论工作,积极推动网络文艺发展,建设主流网络文艺评论阵地,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与光明网共同主办“网络文艺评谈”专栏。针对当下网络文艺领域的热点话题积极开展评论,现面向社会征集优秀网络文艺评论稿件,择优刊登于光明日报。投稿邮箱为:wenyi@gmw.cn,期待您的原创来稿。

网络音乐发展的重大命题

  作者:中国音乐学院教授谢嘉幸、光彩集团副总裁徐群贵

  2004年,一首名为《老鼠爱大米》的歌曲迅速在网络走红,并破天荒地获利1.7亿元人民币。随后,另一首歌曲《两只蝴蝶》的网络点击量也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突破了400万次。从那时候起,我们原有的音乐生态格局其实已经被网络音乐打破了。只是那时,许多人对网络音乐这个概念还很模糊。

  网络音乐,狭义上指为网络创作的音乐,主要是网络歌曲;广义上则包含了所有通过网络传播的音乐。随着移动终端的普遍应用,网络音乐实际上已经成为了我们主要的音乐生活方式。毫无疑问,网络音乐在为我们的生活注入极大活力的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诸如音乐著作版权问题、传统音乐文化如何在网络时代有效传播的问题,以及网络环境中的音乐教育问题等。通过对这些问题的积极思考,探索相应解决对策,势必会促进网络音乐的健康发展。

  第一,网络音乐的商业化程度较深,这对音乐人知识产权管理提出了新挑战。

  网络音乐传播速度快、覆盖面广的优势,主要依赖于其操作技术上的优势和高效便利的特点。今天,在全球互联网上以MP3文件格式传播音乐作品的网站和无线网络运营商以亿万数量而计,并且许多网络服务提供商铺天盖地般地建立P2P软件系统,越来越多的人通过它们在网络上欣赏、传播音乐作品。网络的发展促进了各类音乐形式的普及发展,给音乐的广泛传播带来了深远的影响。但同时也使得音乐作品的著作权被一些盗版者猖狂地侵犯。因此,加强网络音乐知识产权保护,迫在眉睫。

  第二,在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大背景下,如何让传统音乐也能通过网络得到最大化的传播?

  网络音乐的出现,使流行音乐得到了更大的发展,甚至呈现出一支独秀的态势,以致许多人认为网络传播仅限于流行音乐。如何打破这个局面,让传统音乐也能通过网络得到传播已成了当务之急。其实许多有识之士已经在这方面做了努力。2016年3月初,中国唱片总公司推出的戏曲App“听戏”中,首批内容收录了南北方有代表性的京剧、评剧、豫剧、越剧、秦腔、川剧、粤剧、黄梅戏等42个剧种。2016年初,一张名为《嘉韵•丽音》的粤剧数字专辑在酷狗音乐独家首发,作为广东粤剧院的创新举措,这个专辑成为该剧院继去年以网游《剑侠情缘网络版3》为故事蓝本创作的新编粤剧《决战天策府》轰动广东、上海等地,成功吸引众多年轻观众之后,从线下舞台向在线音乐的又一次尝试。越来越多的网络音乐平台也将视角投放到了过去被互联网忽略的传统音乐类型上。2016年3月,咪咕音乐启动“听见最云南,发现好声音——云南民族音乐DNA寻找之旅”,意图通过互联网,为云南的民族音乐、民族音乐人搭建一个对外展示和推广的平台。

  第三,如何推动网络音乐的全面发展,其实是在思考如何构建网络条件下社会音乐生活的重大命题,其核心是:精品、平台和教育。

  首先是精品。如何评价网络音乐是否是精品,确实比较复杂,然而尽力推出具有吸引力又具有导向性的网络音乐精品,是我们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

  其次是平台建设。如何把音乐人的作品通过公司团队的商业化运作,成功推向市场,是网络音乐平台建设的关键。国内的网络音乐企业大体可划分为三个梯队:第一梯队是以QQ音乐、百度音乐、酷狗音乐为代表的老牌企业,它们在多年运营中积累了大量用户;第二梯队为近三四年来迅速成长的酷我音乐盒、豆瓣音乐、虾米音乐、多米音乐等企业,它们多为播放器、社区型或圈子型应用;第三梯队为新生产品,以网易云音乐、美乐时光、喜马拉雅、被窝音乐、点歌台等为代表,“出生”时间最晚,但影响力却不可小觑。

  最后是网络音乐教育。网络音乐教育指通过网络来开展的在线音乐教育。网络音乐教育对提高国民的音乐素养,弥补我国西部教育资源的匮乏,增进文化自信,是不可或缺的,亦亟待推进。目前教育部国家级精品课程网已经在这方面做出努力,已有20多门音乐课程上线,然而如何实现精品课程的“慕课化”,让网络音乐教育面向全社会,覆盖大、中、小、幼学段,甚至面向全世界,也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中国音乐学院在这方面已经有了初步的设想,比如建立全球开放音乐学院、开展网络慕课音乐课程建设。

  网络音乐的概念,早已不是几首网络流行歌曲的概念,而是一种新型的音乐生态概念。其内涵包括了全体大众在内的社会音乐生活。网络音乐发展,究竟何去何从?是一个复杂且必须认真对待的问题。只有将网络音乐作为系统工程,鼓励全社会都参与讨论、行动,才能营造一个健康向上的网络音乐生态环境。(谢嘉幸、徐群贵)

  【相关阅读推荐】

  周由强:坚守与求变:媒体融合环境下的网络文艺评论

  庄 庸:网络文艺评论亟需“进场”

  夏 烈:网络文艺批评的三个学理支柱

  欧阳友权:网络文学的“大格局”与“小世界”

  李 春:网络大电影:中国类型电影的实验场

  黄鸣奋:让网络电影为提高信息素养助力

网络音乐发展的重大命题 

更多精彩内容,请扫描上方二维码!

[责任编辑:付双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