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书壶石 隐于市

2016-12-27 20:10 来源:长沙晚报网 彭国梁 我有话说
2016-12-27 20:10:14来源:长沙晚报网作者:彭国梁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彭国梁

  曾经和朋友聊天,谈到隐者。我以为所谓隐者,一定是曾经显过,不然,又何隐之有?

  近半年来,经常至刘英琪(丰荣)的茶座“半仙聚”,便感觉他俨然就是一个“大隐隐于市”的隐者。英琪兄是一个书法家,也是一个诗人,同时,还是一个茶界“仙家”。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是从何时开始迷上“茶”的。只知道他于2000年的某一天,把俗世的诸多诱惑与烦恼都抖落到了湘江抑或是半空之中,使之顺水而流随风而逝。然后,在岳麓山下爱晚亭畔租了两间屋子,在那里吟诗、写字、品茶、会友。

  英琪爱茶,爱到极致,爱到了骨子里,爱到了血液中。茶是他的生命,也是他的生活。离开了茶,英琪也就不成为英琪,因为他的生命和生活都已残缺了。

  他在青枫峡山居做了三年多的半仙。之后呢,到了一个叫“天玺”的大酒店。他在顶层辟一茶室,依旧是吟诗、写字、品茗、会友。那个地方我去过,印象中仿佛是半空之中,云深不知处。

  再然后呢,听说他又到了长沙的东乡一个叫“樱花温泉”的地方,与岳麓山下的青枫峡各有其妙。他在那里,又有了不少的诗画传说。

  再再后来,他便到了现在这个闹市之中,真正的“大隐隐于市”。还是茶座,其名曰“半仙聚”。半仙聚,亏他想得出来。

  有人说刘英琪是开茶楼的,这话大错。英琪兄的脑海里装的东西大多与艺术相关,生意二字压根就挤不进来。因此好端端的茶楼,他往那里一坐,就成了纯艺术的与生意无关的沙龙。

  他制紫砂壶,写了不少的壶铭,其中有四个他很得意的字曰“不为稻粱”。不为稻粱,稻粱从何而来,这其中自有奥妙。妙不可言。他是半仙,半仙自有半仙的稻粱之道。

  英琪的生命中有五个大字,曰诗。曰书。曰茶。曰壶。曰石。茶居中,诗书壶石环绕左右。

  他的诗,写的大都是茶诗;书法,写的是自己的诗、自己的联、自己的壶铭等;他制壶,壶上的铭语自撰,铭文自刻。

  他玩石,石也是茶盘与茶桌上的种种。比如他自撰的壶铭有:“携茶烹泉怜炉小,唯有松风伴我痴。”“问俗已非青山客,爱茗愿居白云乡。”“壶间无限事,容我梦中寻。”

  我常到此行走,私下里的小九九是:伴他品些好茶,一也;看见“半仙”二字,虽不能至,心向往之,二也;走着走着,品着品着,人在草木之中,久而久之,那离“半仙”也就渐渐地近了。(彭国梁)

[责任编辑:付双祺]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