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演出是如何炼成的?

2017-01-04 10:28 来源:天津日报  我有话说
2017-01-04 10:28:38来源:天津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丁佳文

  素有世界第一踢踏舞剧之称的爱尔兰国宝级踢踏舞剧《大河之舞》诞生22年,在117个国家、360个剧场,演出近20000场,舞步遍布全球。《大河之舞》2016豪华升级版从去年12月到今年2月,走进全国14个城市进行60余场演出。新年伊始,《大河之舞》也登陆天津大剧院,为天津观众带来精彩表演。

  除了居高不下的票房纪录,《大河之舞》卓越的贡献莫过于让爱尔兰舞在现代化的社会中得以复活。可以说,《大河之舞》不仅是舞台艺术的精品,还是整个爱尔兰民族的骄傲。它为世界其他各国在全球化中挣扎的民族艺术树立了光辉的典范。《大河之舞》22年长盛不衰,经典演出是如何炼成的?记者深入演出幕后进行采访。

  巡演团队优质且高效 如同高速运转的齿轮

  在《大河之舞》演出后台,记者观察到,每个演员的头饰上都安装了微型传感器,电脑会根据其发出的信号自动追光。不管演员的动作如何快速变化,灯光都能牢牢地锁定在演员身上,非常人性化。同时,专业设备已经武装到舞鞋里,专业人士用一种微型麦克风放在演员的踢踏舞鞋和地板上用于收音,踢踏舞声显得更加气势磅礴。

  为了让音效达到最佳,舞团不惜重金从爱尔兰万里迢迢运来特制地板。别看只有5厘米的厚度,这可是“升级”后的成果,将钢板、塑胶地板、特制木板三层特殊材质压缩成一层。“大河”演出共运来84块地板,每一块都是2米长,1米宽,并且,每一块地板中间都有“机关”,通过特殊的设计,将一块块地板拼接起来。由于地板采用了特殊材质,所以韧性十足,既能满足舞者飞速跳动的双足,更能保证舞者在上面弹跳不会产生危险。

  主办方九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张力刚介绍:“大河”舞团非常严谨和高效,其道具有5个12.5米长的集装箱,但是团队在早上八九点钟进场,当天晚上就装台完毕。而公司运营的另一话剧剧组道具较少,但是需要提前两天进场,加上演出当天总共3天的装台时间。一比较,少两天场地,少两天剧组吃住,节省不少开销。演出成本虽然高,但是附加成本低,最后核算时发现成本尚可。从技术上,“大河”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巡演团队,如同一个高速运转的齿轮,咬合得非常好。这是我们需要学习的地方。

  有人问导演约翰·麦考根,一个在全世界巡演22年的演出,这么长的时间里怎么一直保持高品质?他说,我们的演员来自世界各地,我们有庞大的数据库,追踪着世界各地的舞蹈比赛和世界冠军,一旦他们达到了《大河之舞》的标准,就会参加训练营,经过严格的筛选,最后才能登上《大河之舞》的舞台。我们要求戏的创意、情怀、设置的情节、表达的节奏,还有灯光、音乐、舞美、服装、化妆、道具都要做到无懈可击。

  在张力刚看来,舞团制作团队强大,各方面均衡统一。除了顶尖的舞蹈编导之外,1997年此剧获得了格莱美“年度最佳音乐剧”的殊荣,原声音乐销售量达到800万张,《大河之舞》的音乐将人声与器乐完美结合。弦乐是《大河之舞》音乐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多年演出下来,已经累计弹坏了17140根弦,这些弦的总长度已经超过了50公里。而舞台服装设计琼·布姬刚刚获得第三座艾美奖奖杯。《大河之舞》在服装制作和调度上达到了极致。据舞台灯光美术总监托布拉斯介绍,《大河之舞》在爱尔兰都柏林设立了专门的服装管理中心,里面的数据库中详细记录了每个演员的身材尺寸,演员到哪专属于这个演员的服装就以最快的方式马上送达,而且所有服装都是在爱尔兰本地手工制作的,质量上乘。布拉斯表示,洗衣机也被安置在舞台现场,一边表演一边清洗、烘干服装,效率极高。

  导演约翰·麦考根曾说过,通常剧目的呈现受到各方面的影响,剧场的空间、设备的级别、演员的水平甚至是当日的状态,所以我们坚持在巡演之前的3个月提前去剧场进行技术考察,把所有舞台的参数都精密分析记录在案,携带好每个舞台所需的不同的设备,并且只用顶级的设备。

  立意高远并融入本地元素 保证商业价值才走得更远

  《大河之舞》与中国的缘分,最早源于爱尔兰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玛丽·麦卡利斯。12年前,麦卡利斯带着《大河之舞》一同访华,在人民大会堂连演8场。2004年,《剧院魅影》就已在上海大剧院连演100场,掀起一阵音乐剧热潮。而这些经典剧目时至今日,观众的热情不减反增,售票情况喜人,其背后还有整个演出行业发展的讯息与经验。

  除了精良高效的制作团队作为品质保障外,张力刚认为,首先,《大河之舞》立意高远是其超越民族走向世界的重要原因之一。爱尔兰的《大河之舞》灵感来源于流淌过都柏林的利菲河。利菲河是都柏林的母亲河。爱尔兰自十五世纪以来就是英国的殖民地,那时爱尔兰踢踏舞是被禁止的。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爱尔兰于1948年独立。《大河之舞》的出现,使得全世界的爱尔兰人,尤其是当时的青年突然有了一股强大的向心力,年轻人开始自发地学习盖尔语和跳踢踏舞,并把他作为自己民族认同的一部分,很多现在的舞者都是小时候看着《大河之舞》长大的。导演约翰·麦考根并没有把这种爱局限在这条河流上,而是把它放在国际视野中,作为文化的源头和情感的纽带,抒发了对于生养土地的赞美和眷恋。在全世界各地,演出都得到了共同的呼应。不管你信仰的是什么,但是对母亲河的感恩,对故土的眷恋,对祖国的爱都是一样的。这种在人的情感上的高度一致,才是《大河之舞》超越民族、超越国家的法宝。

[责任编辑:李姝昱]

[值班总编推荐] 爱狗人士的广场舞

[值班总编推荐] 改革激发中华文化精气神

[值班总编推荐] 马克龙能否让美欧“握手言和”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