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故事演杂技的新探

2017-01-04 14:25 来源:江西日报  我有话说
2017-01-04 14:25:13来源:江西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范干忠

  日前,由江西省杂剧团有限责任公司出品的大型杂技剧《百戏梦幻夜》在第六届江西艺术节隆重上演。这是一台具有鲜明创作追求的现代杂技剧,是新世纪以来江西杂技表演艺术探索发展的一次重要的舞台实践。

  《百戏梦幻夜》通过讲述杂技班社李家班班主和师娘带领徒弟们闯荡江湖的历程,演绎了杂技班社从旧时代到新社会的变迁,披情沥意地再现了民间杂技艺人艰辛曲折的卖艺传艺生涯和酸辛悲楚的人生况味,展现了民间杂技技艺世代相传、生生不息的生命力和创造力。

  以讲述故事的形式来表演杂技,是《百戏梦幻夜》最鲜明的舞台追求,是对杂技舞台表演的探索与发展。众所周知,传统的杂技表演,多是按杂技种类,一个节目一个节目独立呈现,节目之间甚少关联。进入新世纪,杂技舞台表演逐渐发展到以主题关联的形式串联杂技节目,将杂技、舞蹈、武术、魔术、音乐等众多艺术元素融为一体,打造有主题的杂技晚会,并成为杂技舞台表演的趋势。江西省杂技团此前亦有此类主题晚会式的杂技表演,如2008年的《茶秀》和2013年的《我们的生活比蜜甜》,其在杂技舞台表演方式上的探索获得了观众的肯定。尤其是《我们的生活比蜜甜》,在杂技呈现上比《茶秀》更加连贯圆顺,整体效果更丰满。《百戏梦幻夜》则是以杂技人演绎自己人生故事的形式来表演杂技,这是对主题晚会式杂技表演的超越。全剧通过“风雪夜”“闯江湖”“雨竹林”“大世界”和“百戏梦”,一序四幕,集中展现李家班杂技艺人穿州过府、走乡串镇、赶庙会、追舞台的生存境况,讲述杂技人充满艰辛与磨难的艺术人生,在故事展开的过程中十分自然地拉开了杂技传习、表演的空间,全方位地展演了李家班精湛的十八般杂技技艺,顶幡、耍坛、顶缸、蹬缸、蹬桌、单车顶碗、舞动地圈、肩上芭蕾等惊险和高难度的绝活,逐一呈现,观众于不知不觉间在剧里欣赏到了江西省杂技团表演的三十多个精彩的杂技节目,甚至还融入了江西特色傩舞、钢管舞、京剧青衣和武生的表演等多种舞台艺术,大大扩展了杂技舞台表演的层次感和容纳度,实现了杂技表演舞台的多维度、多时空的自由转换,拉近了杂技与观众的距离。

  对民间杂技艺人的执着坚守的人文观照,是杂技剧《百戏梦幻夜》另一亮点。传统的杂技表演,大多只注重展现力量与技巧,一般不诉诸情感。《百戏梦幻夜》通过具体生动的场景,深入展现民间杂技艺人自幼苦习技艺的艰辛,卖艺生涯的屈辱与泪水以及他们的爱恨与情仇,体现了中国传统杂技传承的艰难。剧中鹰少提着鸟笼,欺侮小师妹,驱散人群,踢场子的情景,令人愤怒而伤感。“雨竹林”中,秀秀在雨中刻苦练习基本功的场景,更是感人至深。其时,身怀六甲的师娘在一旁指导监督,小秀秀坚持不住,身躯倾斜扭动,手臂开始弯曲颤抖,泪水和着哭喊,勉力保持倒立平衡,最后倒地,大放悲声。师娘怀抱秀秀的头,抚慰哄劝,恩威并施。最后,小秀秀情绪恢复,再次投入练习之中……这一无声场景,蕴传了无限未言之情,令人动容。第四幕中,老班主不服老,用力顶起中幡并转交给大徒弟等情节,充分展现了民间艺人对传统杂技的坚守与传承,反映了老艺人对手艺的眷恋以及对岁月流逝的无奈。这些生动的细节和情节,使得整场杂技表演不仅令人目眩,更令人神驰。

  当然,《百戏梦幻夜》也还有一些不足和有待提高之处,如存在表演失误、杂技难度和创新不够等,相信经过不断打磨,一定会更加精彩。(范干忠)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