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一事,终一生

2017-01-09 11:06 来源:海南日报  我有话说
2017-01-09 11:06:37来源:海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高中梅

  当下这个时代,最盛行的是追求房子和车子,以及精致的利己主义。而故宫却有这么一批人,他们用3年磨一把刀,用18年修复一幅画。萧寒主编、绿妖撰写的《我在故宫修文物》一书,讲述故宫修复师们坚守着自己的信仰,在日复一日的修复中,成全了文物,延续了历史,也成全了他们自己。“择一事,终一生”,令人深受触动。

  同名纪录片侧重于文物修复的日常,书则侧重于“修文物的人”与文物摩挲交流的故事。全书以口述的形式,撰写了12位顶级文物修复师对历史、对人生的回顾和感悟,同时也是一本故宫几百年文物修复历史的缩影。这些文物修复师,默默地固守“冷宫”一隅,日复一日地打理着价值连城的“国宝”。他们是故宫里的钟表匠、青铜匠、摹画工、木器工、漆器工……他们一代一代薪火相传,是故宫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故宫修复的技艺与历史,古老的师承关系和情感,宫墙内外的诱惑与挣扎,内心的冲突与坚守,日复一日的庸常与伟大,尽在其中。

  故宫修复师平和专注的做事风格,也是继续了古老手艺人的传统,师傅带徒弟,代代相传。他们每天接触那些积满灰尘的古老物件,器物虽已去失昔日的华彩,但多了几味沧桑的味道。内在的高贵,外敛的静默,钟表修复师王津,看着乾隆爷当年最喜欢的那些钟表,慢慢调拨着部件,用最细微的眼光去捕捉可能发生的故障;青铜器的修复,先要学会模仿制作铜器,最好的修复就是无痕,不要总是希望在人前光彩,而是找到内心的归属。

  宫墙外的世界斗转星移,宫墙内的他们却要用几年的时间摩挲同一件文物。一座宫廷钟表上千个零件要严丝合缝;一件碎成100多片的青铜器要拼接完整;一副古画揭一两个月;一幅画临摹耗时几年到几十年。老修复师无一例外都是从十八九岁就进入了宫里,他们初入时都是血气方刚、活泼好动的年轻人,但经过他们的师傅的熏陶渐染,他们的性子逐渐被磨平,心也静了下来。他们在意每一件物品的手感,他们面对文物如履薄冰、谨小慎微。职业性的敬畏与谦恭渗透了他们,变成生命底色的一部分。他们用自己的一辈子来诠释“因为热爱所以坚持”的牢固信仰。

  在这个快速奔跑的社会,“坐得住”意味着错过新风口,人们慌张焦虑,生怕一不小心就落后了。可在这群修复师身上,在他们的生活细节中,却藏着一种对时间的超然。他们在故宫修文物,也修了浮躁的人心,修了我们的欲望,还有我们自以为是的价值标准,这也许是本书最打动人心的地方。(高中梅)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