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生活的诗意美好

2017-01-09 11:17 来源:文汇报  我有话说
2017-01-09 11:17:47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高中梅

  汪曾祺先生是当代作家、散文家、戏剧家,师从沈从文先生。在其最新散文集《生活,是很好玩的》中,汪曾祺以细腻敏锐的笔触,展现了享受生活的诗意美好。

  全书从美食、植物、旧事三个部分展现汪先生的生活情趣和人生态度。他对生活心存热爱,从不消沉沮丧,无心机,少俗虑;活得有情趣,体察世间万物,细致入情。写字、画画、做饭,最平常普通的日常小事,他深得个中乐趣。一个平凡的景,经他的视角,便美得天真烂漫。他的字到何处,何处便有画境。“生活,是很好玩的”,他的这句名言代表了人生态度。他以赤忱之心,把一切都写活了。

  汪曾祺最重意境,这种追求渗透到了他生活中的一颦一笑,即便在逆境中也能寻出美来。难熬的经历,他说自己“随遇而安”。“遇”,当然是不顺的境遇;“安”,也是不得已。他说:“不‘安’,又能怎么着呢?既已如此,何不想开些。如北京人所说‘哄自己玩儿’。当然,也不完全是哄自己。生活,是很好玩的。”真是一位别致的老头,在一地鸡毛中也能诗意栖居,对人间烟火充满了世俗趣味。

  汪曾祺散文最大的特点是“淡”,却相当有味道。他写的多为故人旧事或名胜古迹,信手拈来,娓娓而叙,点到即止,留下让人回味和思考的空白。那些人那些事,经他看似漫不经心的处理,立即充满一种雍容大度的儒雅气息。他的文字看似平淡,但韵味很足,该说的他不说,不该说的却信笔写来,让人拍案叫绝。写沈从文,他未写老师之才与勤奋,却写沈先生那满口难懂的湘西方言,而这正是表现人物性格与特点的“东西”,汪曾祺不动声色地抓住了。

  汪曾祺好近庖厨,随手写下的“菜谱”也充满诗意。比如“拌萝卜丝”:“小红水萝卜,南方叫‘杨花萝卜’,因为是杨花飘时上市的。洗净,去根须,不可去皮。斜切成薄片,再切为细丝,愈细愈好。加少糖,略腌,即可装盘,轻红嫩白。临吃,浇以三合油(酱油、醋、香油)。”他招待美籍华人女作家聂华苓夫妇的家宴中,有一大碗煮干丝,“华苓吃得淋漓尽致,最后端起碗来把剩余的汤汁都喝了。”对生活细致入微的体察,对日常生活脉脉温情的打量,这就是很多读者喜欢汪曾祺的原因。

  汪曾祺的魅力还在于他的“不装”,真实、有趣。在读者眼中,他是“可爱的妙人”。沈从文先生称其认真而有深度,有思想又有文才,最可爱处是他的态度,宠辱不惊。他以个人化的细小琐屑的题材,使日常生活审美化,纠偏了那种集体的宏大叙事;以平淡、含蓄节制的叙述,暴露了滥情、夸饰的文风之矫情,让人重温曾经消逝的古典主义名士风格散文的魅力,让真与美、日常生活、恬淡与雍容回归散文,让散文走出“千人一面,千部一腔”。

  铁凝说:“汪老带给文坛温暖、快乐和不凡的趣味。”平常的一草一木、一茶一饭,因他而变得生动有趣。汪曾祺说:“我们有过各种创伤,但我们今天应该快活。”他想让人觉得,生活是美好的,人是有诗意的。这样的人,能不被喜欢吗?(高中梅)

[责任编辑:李姝昱]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