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

2017-01-09 16:40 来源:今晚报  我有话说
2017-01-09 16:40:50来源:今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

——杜甫诗讲录

  叶嘉莹 讲述 宋文彬 整理

  “尽得古今之体势”

  杜甫的诗集有几种注解的本子,注解得最详细的是《杜诗详注》,作者是仇兆鳌。《杜诗详注》后面有附录,附录里收录了唐朝元稹所写的《唐检校工部员外郎杜君墓系铭并序》,说出了杜甫为什么伟大:

  “至于子美,盖所谓上薄风雅,下该沈、宋,言夺苏、李,气吞曹、刘,掩颜、谢之孤高,杂徐、庾之流丽,尽得古今之体势,而兼人人之所独专矣。”

  在元微之的本集里,这段话中的“上薄风雅”四个字作“上薄风骚”。用“骚”字是对的,“薄”是一个仄声字,这个位置应该用平声字。我念中国的古诗、古文的时候,常常要把入声字念出来,这就是我在讲中国诗歌的吟诵与兴发感动的传统中曾提到的,声音永远是跟兴发感动结合在一起的。

  “盖所谓上薄风骚”,元微之说杜子美的伟大,往上说接近《诗》《骚》,因为《诗经》和《离骚》是中国最早、最伟大的两部作品。“下该沈、宋”,向下说,杜甫把初唐时候的沈佺期、宋之问诗中的优点,都包括进来。“言夺苏、李”,杜甫诗歌的语言,可以媲美苏武、李陵。苏武、李陵是五言古诗的始祖。“气吞曹、刘”,杜甫诗歌中的精神、气势可以吞没曹氏父子以及“建安七子”中刘桢的作品。“掩颜、谢之孤高,杂徐、庾之流丽”,杜甫的诗歌能够遮盖住颜延之、谢灵运作品中的孤高之气,同时还杂有徐陵、庾信作品中的流丽。“尽得古今之体势,而兼人人之所独专矣”,杜甫生在一个可以集大成的时代,而且他有集大成的才华,有集大成的能力。如果你生在一个可以集大成的时代,没有做出集大成的成就,是你对不起这个时代;如果你有集大成的才能,但是你没有生在一个可以集大成的时代,那么是时代对不起你。杜甫既生在一个可以集大成的时代,他又有集大成的才能,果然完成了集大成的作品,真的是了不起。以中国诗歌的发展史来说,杜甫承上启下,真是“尽得古今之体势,而兼人人之所独专”。他的作品把古今的体式都包括进来了。

  杜甫曾经写过《曲江三章章五句》。你看这个题目,非常妙,曲江三章者,因为长安城有曲江,杜甫在曲江的江边写了三首诗,每一首诗只有五句。中国诗歌常见的都是双数的句数,不管是绝句还是律诗,甚至古诗,连篇幅很长的《长恨歌》都是双数的句数,可是“曲江三章”每一章只有五句。“曲江萧条秋气高,菱荷枯折随风涛,游子空嗟垂二毛。白石素沙亦相荡,哀鸿独叫求其曹。”前三句押韵,第四句不押韵,第五句押韵。杜甫真的是创作天才,在这首诗中,他将古今做了结合。《曲江三章章五句》这种命题的方法由何而来?我们看一看《诗经》,《桃夭》是几章章几句?是三章章四句。你看,《诗经》中有这种办法,杜甫用《诗经》写作的办法写七言近体的句子,这是杜甫的创造、变化,真的是“尽得古今之体势”。

  早期作品《房兵曹胡马》

  先从杜甫早期比较简单的诗读起,可以一步一步深入地去了解杜甫,可以看到一个天才诗人成长的历程,看到他对于人生的体悟。这里选的第一首杜诗是《房兵曹胡马》,这是杜甫早期的作品。

  “胡马大宛名,锋棱瘦骨成。竹批双耳峻,风入四蹄轻。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死生。骁腾有如此,万里可横行。”

  “胡马大宛名”,第一句就把握住了主题,“胡马”,哪里产的胡马?是大宛产的名马。“锋棱瘦骨成”,这匹马站在那里,很矫健,筋骨都能露出来。杜甫喜欢瘦马,不喜欢胖马。唐朝的时候有一个画马很有名的人叫韩幹,杜甫曾经写了一首诗说:“幹惟画肉不画骨,忍使骅骝气凋丧。”(《丹青引赠曹将军霸》)把马画得那么胖,显得马垂头丧气,没有精神。瘦马才跑得快,胖马怎么跑得动?我们从这两句就可以看出杜甫的功力。

  “胡马大宛名”,首句点题。“锋棱瘦骨成”,是写马整体的形状。写完了整体,再写局部。“竹批双耳峻”,“竹批”是指削竹筒的方法,如果我们把一个竹筒斜着削开,那样子就像马的耳朵立起来。竹子是挺拔的,“峻”是像山峰一样直立,写得很有神气。“风入四蹄轻”,这匹马跑起来像带着风一样,这是写马的能力。“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死生”,真是写得好!这是写马的德性。就好像拿破仑的字典里没有“难”字一样,杜甫说,在这匹胡马的眼中,没有空阔之说,只要是这匹马所面向的地方,它都可以跑到。“真堪托死生”,这样的马,不但有能力,而且有德性,我可以把性命交托在马的身上。这两句诗中包含着儒家的德性。孔子说:“骥不称其力,称其德也。”(《论语·宪问》)说得真是好!任用一个人不是取你的才能,而是取你的品德和修养。孔子还说过:“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余不足观也已。”(《论语·泰伯》)就算你有周公的才华,如果你骄傲、没有品德,“其余不足观也已”。所以说,人的品格是最重要的。评价一匹马是不是千里马,也不是看它能不能跑千里,而是“称其德也”,“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死生。骁腾有如此,万里可横行”。

[责任编辑:李姝昱]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