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该为什么写作

2017-01-09 16:57 来源:今晚报  我有话说
2017-01-09 16:57:45来源:今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袁 滨

  为什么写作,这似乎是小儿科问题。但三十年前,世界各国四百多位作家围绕这个话题,曾通过瑞士《二十四小时》日报和法国《解放》杂志各抒己见,回答形形色色,大受欢迎,既体现了体制和语境下的差别,也让人见识了作家个性的风采。

  为什么写作,我们的古人看得很神圣:“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这是一种“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思维定式,那时候“生当作人杰”是连女子都推崇的理想境界。陈映真大概深受传统意识浸染,他宣告“写作为的是人类解放。消除不平等、非正义、贫困和解放无辜者,消灭一切形形色色的精神与物质的压迫”,真是大有鲁翁气概。还是马尔克斯轻松,他认为“我写作,为了使我的朋友们更爱我”,这样的写作实在是接地气。

  而我更欣赏巴金老人为“真话”写作的观点,窃以为是最朴素的写作情怀。生活不如意的时候多,失去自信力的时候多,用写作“来扫除我们心灵中的垃圾,需要它给我们带来希望,带来勇气,带来力量”,实在是鼓舞人心。尤其老人“不曾玩弄人生,不曾装饰人生,也不曾美化人生”的告白,振聋发聩,坦率得可爱。

  生活从来就不缺少美,写作就是一种美,写真话更美。同样,为心灵写作,这是真理般的美。(袁 滨)

  注:原标题为《为什么写作》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