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玉的“遗产”哪去了

2017-01-09 18:00 来源:今晚报  我有话说
2017-01-09 18:00:04来源:今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侯 会

  林黛玉是个诗化的少女形象,张爱玲就发现《石头记》八十回中竟无一字描写黛玉的衣着穿戴,大概黛玉的形象过于理想化,任何描摹都“一写便俗”吧。

黛玉的“遗产”哪去了

  不过在一部现实主义巨著中,种种“俗务”又是避不开的。如黛玉就不能无视经济的压力和旁人的冷眼:“我又不是正经主子,原是无依无靠投奔了来的。”“我是一无所有,吃穿用度、一草一木,皆是和他们家姑娘一样,那些小人岂有不多嫌的?”这位“神仙妹妹”因而常感“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然而蹊跷的是,林父死后竟真的没给她留下遗产。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林如海为官再清廉,处置了苏扬两处的良田甲第,几十万家私是不能少的。然而黛玉回南侍疾葬父,返回时只带回若干“书籍”“器具”“纸笔”,林家的钜万家私哪儿去了,莫非真的被贾琏夫妇干没了不成?爱较真儿的“红粉”提出这样的假设,应非“伪命题”。

  红学研究有个共识:《红楼梦》虽非曹雪芹的自传,但贾家的故事里应不乏曹家的人物影像。假如黛玉这样的核心人物真的有生活原型,试加揣度,又应与哪位历史人物相对应?换言之,林家相当于曹家哪门子亲戚?我们首先想到了苏州李家。

  苏州织造李煦是雪芹祖父曹寅的大舅哥,曹寅之妻李氏是李煦的妹妹。李煦出身“簪缨巨族,阀阅大家”,其父曾为地方大员,等同于“列侯”。李煦本人虽非“探花”,却也以荫生的资格做到知府,后来接任苏州织造,又被任命为两淮巡盐御史,坐衙扬州。林黛玉“本贯姑苏”,父亲林如海因钦点“鹾政”到扬州上任,与李煦的情形别无二致。

  李家若真的有位小姑娘住到曹家,则同系曹家子弟的表亲。只是黛玉来金陵是投靠舅舅,而李家女孩儿(如果有的话)则是投奔姑妈,二者有姑表、姨表之别而已。

  也许马上会有人反驳:文学作品岂能如此解读?曹雪芹早已宣示,小说的创作宗旨乃“真事隐去,假语村言”。我倒认为,这八个字正可视为作者的特别提示:“别只看‘假语村言’的表面热闹,那后面‘隐去’的‘真事’才是值得探索、大有深意的。”

  假若黛玉的原型真的是李家女孩儿,按道理她确应拥有大笔遗产,因为李家比曹家还要阔得多。但事实上,这个女孩儿连一文钱也拿不到,因为李家先于曹家而败落。

  苏州李家与江宁曹家同病相怜,在织造及盐政任上存在着巨大亏空。康熙在位时,曹李两家受到特别优容,暂保无虞。康熙一死,雍正登基,第一批拿来开刀的就有李煦,罪名当然是“亏空”。李煦本人革职问罪,家眷奴仆也被捕下狱,家财全部抄没。而曹家被抄,则要迟至四年以后。

  《红楼梦》写黛玉来金陵,是因母亲故去,父亲又要外出做官。然而原型人物此来,或因家族败落,前来避难也说不定。《石头记》第三回写黛玉初来贾府,回目为“金陵城起复贾雨村,荣国府收养林黛玉”,而非程本的“托内兄如海荐西宾,接外孙贾母惜孤女”。评点者脂砚斋在“收养”二字旁以朱笔侧批:“二字触目凄凉之至。”这才是作者和批者的真实感受。

  这同时也可解释,一位家世烜赫的贵族千金,何以总怀着寄人篱下的悲苦与卑怯,而宝、黛恋情一经发现即被家长强行终止,也便是理所当然的了。(侯 会)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