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情在花柳中

2017-01-09 18:07 来源:今晚报  我有话说
2017-01-09 18:07:42来源:今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姜维群

  纳兰性德,字容若,是清代在词学上成就最高的诗人,满洲正黄旗人。他的诗词越来越被现代人认可,读他的诗词会发现,这是一位多情的才子,在他短短三十年的生命中,以“识见高卓,思致英敏”的才气,“藻艳飙驰,蕴藉流逸”的才情获誉古今。读他的诗词感觉就是情感的自然流露,而且许多寄寓在闲花柳色间,一派天籁。

  他喜欢咏花,尤其是春天的植物,把这些植物都看做女人,《春柳》诗:“谢娘微黛轻难学,楚女纤腰弱不胜。”就是描摹了一对淡扫蛾眉、腰肢轻盈的美女。《杏花》诗更是拟人化的写照:“不是心伤艳蕊梢,依稀扶醉过花朝。枕函宿粉匀无迹,病颊微红淡欲消。羯鼓催开春艳艳,早莺啼破雨飘飘。竹篱村店年时会,想得当垆尔许娇。”杏花的粉而不艳,娇而不媚,一个鲜活的卓文君形象跃然纸上。

  王国维论词,喜五代北宋之作,对于清代他独推纳兰性德,认为是“北宋以来一人而已”,纳兰的《饮水词》,谓其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其喜用柳絮、杨花,诗词里比比皆是,而且多有新意,如“风絮飘残已化萍,泥莲刚倩藕丝萦。珍重别拈香一瓣,记前生”,“弱絮残莺一半休,万条千缕不胜愁”。其对花尤其敏感,如《四季无题诗》:“一树红梅傍镜台,含英次第晓风催。深将锦幄重重护,为怕花残却怕开。”

  顾随先生在《驼庵诗话》这样评价:“最易引起人爱好的是鲜,而最不耐久的也是鲜,如藕、鲜菱,实际没什么可吃,没有回甘,耐咀嚼非有成人思想不可。纳兰除去伤感之外没有一点什么,除去鲜没有一点回甘。新鲜是好的,同时我们还要晓得苍秀。情在花柳中的纳兰诗词,鲜也罢,回甘也罢,都是他的真情实感,因为他的诗词‘墨痕黯淡泪痕新’。”(姜维群)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