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书之痛

2017-01-09 18:10 来源:今晚报  我有话说
2017-01-09 18:10:53来源:今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墨未浓

  东汉时期有位叫钟繇的大书法家,某日他与一些当时著名书法家在仲将韦诞府邸聚会。酒过三巡,醉意中大家开始谈书论道,公推钟繇讲论书艺。钟繇矜持不开口,把目光转向韦诞说:“韦诞兄书名震天下,今日聚会,应首推您。”韦诞面有难色,说:“韦某不才,笔法理义,实在无可奉告,我倒有一本书,请诸位一阅。”说着拿出一本青色封面的书。

  钟繇一眼便认出是蔡邕的《笔法论》,惊曰:“想当年蔡邕于嵩山石宝研读书法,神授天书,后写成《笔法论》,想不到这绝世珍书今日在仲将兄的手中,能否借小弟一阅?”韦诞摆手连说:“此书为传家秘宝,绝不外借。”

  之后,钟繇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几年后,韦诞逝世,钟繇就派人掘墓盗书,并振振有词地说:“我一生苦练书法,仲将兄你如何忍心将此书法秘诀带入坟墓?蔡中郎的绝世珍书是不应该失传的!”

  钟繇对书的痴迷大有孔乙己“窃书不为盗也”之遗风。仲将韦诞也对好书爱不释手,宁可把书带入坟墓也不外借,是真爱书也。

  我亦爱书如命,曾借给朋友一本《顾城之死》,谁知此兄几载不还,问及却说借与某某,再问及又说不知下落矣。爱书人与书的感情可想而知,怪不得韦诞不愿借与钟繇《笔法论》,盖因爱书惜书至极也。

  借书是要讲究书德的。书德不好的人是不能借与他书的,那往往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太爱书的人也不能借与他,因为他太爱书,会对你的书产生非分之想,到了这种地步,就不会顾及书德了,他以为得到此书比书德更重要,钟繇就是这一类书生。失书之痛如丧子,至极。

  钟繇也好,韦诞也好,都是爱书人,书在谁那里也受不了冷落,怕就怕视书如粪土者把吾辈惜爱之书付之一炬或当破烂换二两白干喝了,那却是书的悲哀了。(墨未浓)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