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一蓑烟雨走成清风徐来

2017-01-09 19:16 来源:海南日报  我有话说
2017-01-09 19:16:59来源:海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李公羽

  2017年1月8日,以“永远的苏东坡”为题的纪念苏东坡诞辰980周年、东坡登陆海南920周年座谈会暨系列活动在海南拉开序幕,纪念一代文豪苏东坡多姿多彩的一生。本刊特约刊登此文,以飨读者。

  2017年到了。1月,东坡诞生980周年;8月,踏上海南岛这片土地920周年。我们纪念他,不仅在于诗词文章与书画艺术等方面的知识需要,不仅在于东坡肘子、东坡酒等方面的饮食需要,也不仅在于修堤筑桥医药水利等方面的民生需要,最为需要的是学习他人生精神的升华、人生意义的体会、人生意志的坚守与人生情趣的历练。

  才华横溢,青年得志,东坡平步青云应顺理成章,自然而然。然而世事难料。从熙宁四年请求出京任职,到客死常州,30年间,东坡换岗交流13个州,任职时间最短的只有5天,最长的不过三五年。命运对他如此捉弄,一生不是在被贬的地方,就是在被贬的路上。即使交通条件发达如现代,这般“交流干部”也是罕见的。

  东坡忠君爱国,学优而仕,抱负满怀,但儒生气重。他不断遇到无法解脱的折磨,骨子里又极其盼望尽快解脱。对人生有厌倦和感伤,一点也不亚于当代“愤青”。他不能改变现实,则不断自我安慰,以来之安之、随遇而行的乐观主义情怀,适应环境,尽我所能,为民办事,情趣生存。“一蓑烟雨任平生”,“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苏洵为之名“轼”,原意即车前的扶手,寄托着默默无闻却扶危救困、不可或缺的愿望与理想。苏轼一生,谨遵父意,执政为民,勤劳务实,清政廉洁,百折不挠。

  1097年,东坡贬谪海南。从澄迈县通潮驿码头登岸,随即到琼州府(今府城)报到,暂住金粟庵(今五公祠),前后仅十天时间。他发现居民取污浊的河水食用,即察地形,指导民众“依地开凿,当得双泉。”十日得井,泉涌千年,无论旱涝,水位不变。

  在山东任登州府军州事,相当于蓬莱“市长兼军分区司令”仅有五天,他深入调研,写就《乞罢登莱榷盐状》,上报朝廷获准,为当地民众争得了不食官盐的优惠。他根据登州的战略地位,做出修筑工事以抵抗海寇入侵的部署。两宗大事,一为民生,二为战事,想做事,能做事,敢做事,会做事,快做事,做成事。当地民众缅怀他的卓然建树,修苏公祠于蓬莱阁。民众传颂:“五天登州府,千年苏公祠。”

  实事求是,不随大流

  东坡入朝为官,时值王安石变法。苏、王关于改革的初衷与目的相一致,但苏任地方官久,深知民情民意,他发现“青苗法”要收息二分,即20%,民不堪负。苏主张保留劳力代役等传统形式,认为政府不应当与民争利。苏的很多正确意见也未能被王采纳。及至司马光为首的守旧派执政,新法全部废止。

  新党垮台,司马光得势,东坡也有一段扬眉吐气,被召还朝连升三级,步入权力核心。但他不仅不仗势附炎,反而重提变法中有些内容还是值得参考的。他不钻营,为百姓生存,奔走呼吁,以替皇帝草拟诏书之便利,频频上奏,却无济于事,反遭诬告陷害。坚持自己的政治观点,坚持当官要为民做主,他再度自求外调,以54岁年龄再赴杭州任知州。

  以东坡的能力与资历,并非不适合社会和朝廷需要。他以与时代不合拍为由,表达的却是相信自己,坚守初心,不负自我,绝不一味迎合,人云亦云。“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而徐行。”“鬓微霜,又何妨。”这都表达了东坡与众不同的出世理念。

  愈挫愈坚,才情迸发

  东坡一生,宦海沉浮,功业卓著。但在他看来,“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遭贬的这三个地方,政治上最为失败,生活上磨难无穷,但却成就了他文学创作的巅峰,成就了他对生命的重新认识,“一蓑烟雨任平生”,无限才情就是诞生在他人看来已经无奈无助并且无尽天日的困境之中。

  他的才情,也一次次带来灾难。东坡被贬惠州,住在一座寺院里,写《纵笔》诗,其中有句:“报道先生春睡美,道人轻打五更钟。”当时宰相章惇看到此诗嘲讽说:“苏子瞻竟如此快活!”这就是东坡您的不对了。宰相遂批示:你不是名子瞻么,再贬,到瘴疠之地海南儋州去吧。

  “责授琼州别驾,昌化军安置”,而且指定不能在琼州府,必须到边远荒蛮的昌化军。同时跟来三条禁令:不得食官粮、不得住官舍、不得签公事。

  东坡在琼三年零九天,在儋不足三年时间,他不仅修改《易传》《论语说》,还作《书传》12卷,著《志林》,共写诗127首、词4首,各种表、赋、颂、碑铬、论文、书信、杂记等182篇。载酒堂讲学,指导农耕等成就不计。海南人民生性豪爽纯朴,对于这样一位全国知名的大文豪贬谪本地,断无尔视,而且崇拜敬佩、照顾有加,待如至亲。这也为东坡才情迸发创造了环境条件。

  东坡的被贬,成就了东坡走南闯北的游历;东坡的游历,成就了东坡我行我素的才情。

  旷达乐观,趣味纵生

  “海内外名士接踵而来,从师东坡”,这是有原因的。身处逆境而随遇而安,东坡真的好比种籽,到每一个地方,就要和那里的人们结合起来。这种思想境界,使他在岭南与民同甘共苦,且趣味横生、纵生。“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东坡极其有趣,是那种极有才加极有趣的人,而且是一以贯之、不可救药的真有趣,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无论是贵为帝师还是沦落天涯。东坡在海南,有当地居民送蚝。他将蚝肉浸入浆水,添酒炖煮。又取个头大的蚝肉,在火上烤——地道的海鲜烧烤。随后写题为《食蚝》的短文,赞不绝口:“食之甚美,未始有也。”告诫儿子要保密:“恐北方君子闻之,争欲为东坡所为,求谪海南,分我此美也。”

  东坡去世前两个月,北归途经镇江,看到李龙眠为他画像,即席做诗:“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他以被贬的三个主要地方的地名来作为自己平生功业的总结,有无限悲苦,又难以言传,同时也彰显东坡特有的潇洒、从容、旷达、幽默。历经艰难而不失真率之心,始终高昂着不屈的头颅。

  有情有义,不忘初心

  说到东坡情义,首先必须说几近无人不晓的悼念亡故十周年爱妻王弗的词《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深情缠绵,字字凄绝。以完全不可能的假设“纵使相逢”,推高了悲痛、绝望的情绪,而又在深深的无奈中,沥沥地滴着思念“小轩窗,正梳妆”的血泪,透着“明月夜,短松冈”里撕心裂肺的恸哭之声。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此时正值东坡一生少有的一段相对安稳适意的生活,他却并未被轻松和愉悦冲昏头脑,也不被“锦帽貂裘”的生活所沉迷,反而在梦中忆起王弗:“君与轼琴瑟相和仅十年有一。”真切地怀念她曾经陪伴自己度过的那些艰难的时光。

  东坡生性豁达,因而朋友众多,当然朋友圈中也有小人。东坡少时好友章惇,长东坡两岁,是北宋中期政治家、改革家,出身世族,博学善文,相貌俊美,性格高傲自负。就是他看不得东坡被贬惠州仍赋诗作乐,再令贬至儋州的。章惇晚年也失势,被贬岭南雷州。正值东坡接到赦免令离开海南,在从岭南取道北归的路上。章敦之子,也是东坡的门生章援,听说苏被起用,担心苏重新上台会挟私报复父亲,诚惶诚恐地写长信为父求情。东坡见信,十分兴奋,立命从者备墨,作书答之:“轼与丞相定交四十余年,虽中间出处稍异,交情固无所增损也。”“闻其高年寄迹海隅,此怀可知。”不仅仍然称之为丞相,而且细心热情地介绍岭南生活诸多注意事项。至真至善的光芒,有情有义的楷模,浩然正气的品格,感天动地人性,这就是有原则有底线有品格有担当。

  东坡在《杭州召还乞郡状》中说过:“守其初心,始终不变。”包容、宽厚、开放的海南人民也没有亏待有情有义的东坡。东坡离琼时不得不连声赞叹:“余生欲老海南村,帝遣巫阳招我魂。杳杳天低鹘没处,青山一发是中原。”(李公羽)

[责任编辑:付双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