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月亮》:一枚打开情感大门的钥匙

2017-01-10 11:01 来源:北京青年报  我有话说
2017-01-10 11:01:09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江润琪

  跟现今许多花样层出的小剧场戏剧相比,《我是月亮》显得如此质朴,甚至是笨拙。五个人,五段隐秘往事,本来彼此毫无关联,却被偶然又奇妙的命运凝聚起来,每个人的生活场景占据舞台一隅,他们的人生也如广阔海面上四方涌来的浪花,碰撞,破碎,融合。

《我是月亮》:一枚打开情感大门的钥匙

  亚裔男人从青春期起就深爱着一位日本女优,她的突然死亡让男人无比悲伤;住在亚裔男人对面的胖女孩安吉拉,因身材自卑,偷偷爱恋着摇滚歌手贾斯汀;贾斯汀是个当红明星,却不得不掩饰自己同性恋的身份;从小高度近视的吉米,不知如何能不摘眼镜而酷酷地和女孩接吻;拥有本科学历的梅毕业后却选择和丈夫吉米一起开一家水果店,大学时的一次经历,让她只想和最简单、清爽的水果相伴。

  《我是月亮》的成功之处在于,它发现了打开情感大门的钥匙。演员在扮演中表现出了一种“被注视”的感觉,他们用与朋友聊天的口气,与观众发生深刻的交锋,并引导观众共同经历生活中那些珍贵的时刻。

  这出戏具有一些让人特别舒服的品质,比如说不谄媚,不煽情,不抖机灵。尽管戏中涉及一些敏感元素,它们并没有成为某种只为博取眼球的噱头。演出中一直笑声不断,但所有的幽默都是从人物自身散发出来的,悲伤与欢乐的转换也是如此自然,下一秒的泪水和上一秒的笑声同样清澈地流动。《我是月亮》是一个处理日常生活的范本,日常生活并不是平庸乏味的,相反,再也没有什么比日复一日的生活更能发出惊奇的声音。戏剧的魅力,就在那些对于生活的细微把握的瞬间被点亮,当契诃夫笔下的医生阿斯特洛夫告别前望着墙上的非洲地图,说着“想必现在非洲很热——真可怕”时,那不可言说的苦涩就在这打断的缝隙中神奇地生长起来。《我是月亮》也是这样的,它对人物情感的深幽处理得十分细腻,直接反映于演员在舞台上的行动和独白的细节,胖女孩安吉拉和摇滚歌手贾斯汀的故事尤其动人。

  想必很多观众都对安吉拉讲的苹果的故事印象深刻。一个意外摔到地上的新鲜苹果,被撞出一个坑,于是顾客把它放回原处,挑了看起来更好的另一个,“那只苹果就这么静静地躺在那儿,我隐隐能听到它的尖叫。从那以后,它不再是一个完美的苹果了,伤口会加快它的腐烂,没有人会把它买回家……它孤零零地埋在最底层的黑暗里继续腐烂,直到有一天没有人能受得了它发出的恶臭。”多么惊心动魄的比喻,这是只有真正被痛苦灼伤过的人才能感受到的。

  “I wish I was special, but I am a creep, I am a weirdo(我希望我是特别的,但我是个怪物,是个怪人)。” Creep不时作为背景音乐响起,当安吉拉回家播放贾斯汀演唱会录音时,她一边听贾斯汀唱着这首歌,一边疯狂吻着冰箱上贾斯汀的海报,激动至极的安吉拉找出偶遇贾斯汀时留给她的电话,拨通后却发现是一个服务热线。生活的揪心玩笑与幻灭的爱交织在一起,残酷,也最为真实。

[责任编辑:李姝昱]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