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身世再辨:句读之误或蓄意篡改

2017-01-12 13:39 来源:深圳特区报  我有话说
2017-01-12 13:39:46来源:深圳特区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关万维

  《史记·孔子世家》云:“纥与颜氏女野合而生孔子”,这话引起的争议至今未绝。一方面叔梁纥与颜征在是明媒正娶,并不存在“野合”的问题,如梁玉绳《史记志疑》称,“颜氏从父命为婚,岂有六礼不备者”,另一方面是《史记》有关文字的白纸黑字。

  比较常见的解释是,叔梁纥在66岁左右与颜征在结了婚,而古时认为年过64岁结婚,就不合礼仪。叔梁纥年近古稀,颜征在则在妙龄,年龄相差甚大,所以司马迁在《史记·孔子世家》中用含义模糊的“野合”二字描述这种不合礼仪的结合,是寓有隐讽之意。不合礼仪称为“野合”,这属于神解释。如此这般,那么“礼失求诸野”就是礼法亡佚了,便可向更不合礼法者学习。

  清代经学家江永《乡党图考》另有解释:此因古人谓圣人皆感天而生,犹商代先祖契,周代先祖后稷,皆有感天而生之神话。又如汉高祖母刘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遂产高祖。所云野合,亦犹如此。又,日本学者中井积德认为,司马迁为了尊崇孔子,“欲神其事,乃以非礼诬其父母”;钱穆认为,欲神其事,乃诬其父母以非礼,不足信。“天生神鸟,降而生商”跟父母“野合”根本不是一回事。

  著名文献学家张舜徽在《中国古代史籍校读法》中,根据清儒孙濩孙关于《礼记》句读的观点,推导出一个观点:“野合”案来自句读错误。张舜徽认为,司马迁这一论断的史料依据,则可能出自当时流传的《礼记》相关文献,而司马迁对这句话的断句存在失误。从《孔子世家》可以看到《礼记》对司马迁的影响,《太史公自序》在谈到《史记》写作:“厥协六经异传,整齐百家杂语”,因此受《礼记》文字影响应属必然。

  产生矛盾的这句话来自《礼记·檀弓》:“孔子少孤,不知其墓殡于五父之衢。人之见之者,皆以为葬也。其慎也,盖殡也。问于郰曼父之母,然后得合葬于防。”这句话的意思是,孔子少孤,并不知道在“五父之衢”的父墓是浅埋(殡)的。别人都以为深埋(葬),但是孔子谨慎从事,询问郰曼父之母后才知道只是“殡”,因此他后来让父母合“葬”。殡葬有别,殡为浅埋,葬为深埋。一般贵族墓葬厚殓深埋为“葬”,布衣浅埋为“殡”。孔子少而孤贫,因此其父墓从殡,壮年孔子贵,因此双亲丛葬。也就是说,孔子不明白的是殡葬的方式而不是殡葬的地点。

  但是郑玄《礼记》注,却句读为“不知其墓,殡于五父之衢”,这样一来,变成了孔子不知道其父墓葬何处。殡葬规格的问题,变成殡葬地点的问题。问题出现了:孔子“不知其墓”,原本是殡葬方式的疑问,成为殡葬地点的疑问,话意发生根本性变化,引起各种推测。郑玄的句读,应该也不是他个人的独创,很可能是西汉或更早时间以来比较同行的句读。既然孔子“不知其墓”,就有了郑玄如此注解:“孔子之父郰叔梁纥与颜氏之女征在,野合而生孔子。征在羞焉,不告。”由“不知其墓”,推论出“征在羞焉,不告”,前提因此也就是“野合”了。受郑玄注的影响,后人一般均从“不知其墓”断句,今日几乎所有刊行的《礼记》句读均从“不知其墓”。

  然而,以“不知其墓”断句,后面接着来一句“殡于五父之衢”不仅是语义不通,联系整句话起来,语义也不通。整句话讨论的问题,显然是“殡”还是“葬”的问题,而不是墓葬于何处的问题。“不知其墓”句读,把原话的主要矛盾篡改了,把殡葬规格的疑问,变成墓葬地址的疑问。而“不知其墓殡于五父之衢”这十个字连起来读,不论对于文法还是于语义,立刻畅通无阻。钱穆对《礼记》的描述也表示怀疑,以为孔子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父亲的殡葬之所。显然钱穆没有看到孙濩孙这个句读法,因此没有更深入的论述。

[责任编辑:李姝昱]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