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书之雅

2017-01-12 13:43 来源:青岛日报  我有话说
2017-01-12 13:43:55来源:青岛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萨 翎

  藏书家周叔弢先生为藏书订了一个五好标准:一、版刻好,等于一个人先天体格强健;二、纸张好,等于一个人后天营养得宜;三、题跋好,等于一个人富有才华;四、收藏印章好,宛如美人薄施脂粉;五、装潢好,像一个人衣冠整齐。这譬喻妙,亦精当极了。然而我买书一向只为读,谈不上藏,况且周先生所讲的乃是线装古籍,更非我辈所敢奢望了。然最近得一函《坐隐先生精订捷径奕谱》,雅致极了,虽系影印本,却合于“五好”标准,颇值得一谈。

  奕谱者,棋谱是也。这书是明代人汪廷讷亲订的一部围棋棋谱,然虽系棋谱,信息量却很大。汪廷讷出身盐商,当过盐运使,好风雅,能作诗,经常邀三五好友在自家园林中雅聚,戏曲家汤显祖、哲学家李贽、书画家朱之蕃等都与之有往来。他喜好围棋和戏曲,以“环翠堂”为堂号刊刻了不少书籍,是明代出版业中极其有名的一个人物。这部棋谱是其所刻的《坐隐先生全集》中的一种,出自徽州雕版大师黄应组之手。版心上方记部别,中记叶次,下方镌堂号“环翠堂”三字。书前有十一篇序(叙),后有十七条跋,从序中大致可以看出他的交游情况,跋记则反映了后世藏书家对他的推崇程度。

  《坐隐先生精订捷径奕谱》开本宏阔,天地头轩雅,磁青纸书衣,洒金宣题签,蓝布函套,当真是装潢好。一页一页玩赏此书,宛若行在春日古道中,移步换景,曲径通幽,别有洞天。书前有一则朱印题识曰:本堂刻行《订谱》,细心校雠,点画无鱼鲁之讹;重直雕镂,体制有晋唐之遗。简良工而聚业,历岁月以成集,既专且久,诚都以丽。恐有无知之徒,罔利之辈,假名目以妄梓,希混淆而欺世,潦草错误,奚便览读。具双目者,必能鉴定;从任耳者,或至受诬,诚本堂深恨,实士林共愤。今刻“九鼎”为记,尚冀买者辩之。万历已酉孟秋乞巧目,新都环翠堂识。这则题识文字清通,颇有广告性质,堪称此类文字中之佳作。

  题识后一页为书牌子,左右两行题“坐隐先生精订捷径弈谱”,中间四行小字题“订谱全书乃活套分类局棋谱,并海内名公赠诗词,歌赋,真、草、篆、隶无不备具。共五百九十三张,买者须查足数方为全玩。徽郡汪衙环翠堂识”。书牌子是鉴定古籍版本的重要依据之一,往往包含着大量的刊刻信息。从这则信息中可知,此书总共五百九十三页,但现存的部分仅剩二百余页,则其他散失无遗了。

  书牌子次一页系一装饰页,正中篆书“坐隐”二字,四周环绕花卉,有梅花、荷花、桃花、玉兰、牡丹、山茶、榴花等十余种,刻画精工,纤若毫发,连叶脉也清晰可见。装饰页次一页即前文题识中所说的“九鼎”,此页图案堪称“防伪页”,镌刻九鼎图案,古意琳琅,殊为漂亮也。鼎彝四周钤印数枚,分别为葫芦印“坐隐”、长方印“汪氏秘笈之印”、圆形印“坐隐先生”、方形印“无无居士赏鉴图书印”(均为汪廷讷钤印)等,色彩莹润,朱黄灿然。

  九鼎图案后四页,为朱之蕃所写“心手同玄”四个大字,一字占一页,字大盈尺,气势非凡。落款题“金陵友人朱之蕃题赠昌朝词丈”。其后为万历十七年状元郎焦竑的序言,其次为隆庆五年进士郭子章的序言(钤印“辛未进士”),再次为万历十一年进士程朝京序言……从序跋中看以看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即留下墨宝者皆为士林之冠,且都负名士之誉,可见汪氏交游之广、声誉之大了。

  书中最令我注意的是一幅六页连式长卷,绘有僧人、道士、儒士、丫鬟、书僮、茶童等共计20个人物,此外尚绘有假山、松柏、垂柳、焦叶、流水、亭台、石穴、鼎炉、台案,以及两只仙鹤,整幅画以一儒一道对弈,一僧一儒观棋为中心,构图别出心裁,人物栩栩如生。

  笔者虽于围棋一道只是浅尝辄止,但得到这么一部棋谱,却大可为书斋中“重镇”了。旧曾见黄裳先生书画,动辄便说,纸墨之寿,永于金石。善加珍重,此书大约也可以吧。(萨 翎)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