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戏曲的“原乡意识”该醒了

2017-01-12 14:55 来源:解放日报  我有话说
2017-01-12 14:55:13来源:解放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罗怀臻

  “原乡”和“家乡”有什么不一样

  “原乡”和“家乡”是否是同一概念,抑或相同但是存在着深度不同的理解?我以为“原乡”可能是比“家乡”更为深切的一种情感。

  以往,我们总是强调地方戏曲的“家乡意识”、“乡土风情”,因而格外重视表面所体现出来的家乡风土、家乡人情、家乡俚俗趣味,藉以满足对于曾经感知的家乡的记忆和联想。可是如果经历了几代人、甚至十几代人以后呢?经历了缺少或完全没有家乡亲历经验的后来的延续者呢?那么有关家乡表面风情的表达,是否就会减弱,甚至完全没有了一种心灵与情感的照应?我想这就是“原乡”与“家乡”意识的不同。

  “原乡意识”也许并不包含太多的感知和经验,而只是一种籍贯或来源的确定,只是一组被代代告知的有关家乡生活的画面或声音。即使迁徙后经历了无数代的延传,但仍知道自己的源头在哪里,根在哪里。知道自己是中原人、山西人、苏北人。这时的“家乡”也许就是一个梦境、一种幻想,哪怕是落实在几句方言口语、几幅残缺抽象的图画上,可它照样深入骨髓,照样沉淀在潜意识中,等待着被“一朝唤醒”。比如好几百年前就远徙到北欧的蒙古裔人,他们的后代也许根本没去过老家,也没有对家乡的具体感知,可是他却有可能知道那里有草原,有马群,有帐篷,还有一种音乐叫“长调”,他蓦然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里看到了一幅绘画或照片,冷不丁听见了长调演奏的旋律,就可能有一种惊心动魄、灵魂被牵引的感受。千里万里,百年千年,有一种东西埋藏在基因里,流淌在血液中,生生不灭。

  曾听过台湾作家席慕容的演讲,她说她虽然从小就知道自己是蒙古族人,可是直到长大她并不知道家乡是个什么样,她对这个地方有一种难以名状却又难以排遣的情感的、文化的、精神的深度认同,她说那就是她的“原乡情结”。席慕容不是生长在这里,可是她知道这里是她的“原乡”,无论走到哪里她都不能摆脱她生命的“根”。终于,席慕容在她盛年时回到了内蒙古,她一脚踩到草原上就本能地跪了下去,亲吻着祖先的土地,泪流满面。这时,席慕容气质里的“原乡情结”和对家乡认知的文化碎片,就蓦然间与实在的家乡遇合了。

  于是我们知道,在人的意识里有一种比“家乡情感”更为深刻的“原乡情结”,它也许不如“家乡”的记忆具体,但是它比具体的记忆更开阔、更深远、更具有悲剧意味的美。“原乡”的情结甚至是超越一般疆界的,它甚至是人类对于自身血缘、族群和文明来路的普遍关怀。尤其是现代人,越是伴随着现代化、城市化和全球化的发展进程,越是会关注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什么地方深埋着自己的“根”?

  戏曲的“原乡意识”渐渐觉醒

  为什么移民到上海的苏北人在经历了几代人以后,还要去剧场倾听淮剧?为什么一出好的地方戏曲能够超越地域限制,照样感动感染方言区域以外的人群?为什么何训田和朱哲琴的《阿姐鼓》能够感动全中国,感染全世界?被感动感染的心灵并不一定到过西藏,甚至作曲和演唱者也不是西藏人,可是大家都在一个遥远的、神秘的“家乡”会合了,共同感受着那一处“家乡”的同时,也回到了各自的“家乡”。这就是人类的“原乡情结”或“原乡情感”——自己的原乡,他者的原乡、共同的原乡。

  我们通常所说的地方特色、家乡观念,常常只是在一个表层上描述。我很希望这个家乡观念、地域情感是一种原乡意识,就像我们一提到河南,就想到上个世纪的河南是农业大省,人口众多,经济相对不发达,但这不是河南的本色,河南的本色是中原故土,是中国文化密码的埋藏之地,随便一锹挖下去就是三五千年的历史。这个原乡意识唤醒的不仅仅是过去的一百年对河南的记忆。家乡意识是可以感知的,就像我曾在这里生活过,我记得这里的方言,还有对当时乡亲乡土的记忆。原乡概念是比表层的语言、景观、生活方式还要更深切的一种文化记忆。我想到在我国台湾的国光豫剧团,很多台湾观众不一定是豫剧的常规观众,也不一定是河南籍人,但他是中国人,听到中原之声,唤起了一种原乡的记忆,哪怕他不会说河南话,但是他们通过看豫剧唤起对祖国大陆和各自家乡的认同。我以为这种原乡意识是深埋于人的气质里的,它可以跨越多少代,那种特殊的声音、特殊的具有象征性的符码,一下子会在人的生命中激活。否则我们很难理解已有好多代在国外的中国移民,他们虽然不会说中国话,但他们看到中国人,听到中国话,表情就有一种亲近,一种难以名状的苍茫和迷失的感觉,我想这就是原乡意识,这是可以超越多少代的神秘的文化遗传基因。

  我们的戏曲在表现当代河南的时候,有没有意识到更深的传统?现在农村人在地里劳动也可能穿着牛仔裤,只是牛仔裤的品质品牌不太一样,上了岸把脚上的土一甩蹬上的也可能是皮鞋,因为现在买一双皮鞋比做一双布鞋成本要低,只是皮鞋的价格有所不同。过去我们有个习惯,一表现农民就是腰里扎条绸带,背上背只箩筐,脚上穿双布鞋。我们表现的大多是刚刚过去的所能目及到的表象特征,河南人要重塑自己的形象,找回过去的精神。北方人历史上数次南迁,中原本来就是南方人的老师,但如果到外面去找河南人的形象肯定是不行的,要河南人越来越像上海人,越来越像广东人肯定不行,河南人只能永远是河南人,这就要求回到更久远的传统中去,回到更久远的神采中去。要塑造一个古代中原人的形象那肯定是端庄稳重、从容不迫的,甚至是慢半拍的,那才是原来河南人的形象。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