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怀山水烟云间——评李青葆诗词新卷《山水烟云》

2017-01-13 10:04 来源:人民日报  我有话说
2017-01-13 10:04:18来源:人民日报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翟泰丰

  曾以“风景三部曲”《行走的风景》《屹立的风景》《心灵的风景》闻名诗坛的浙江诗人李青葆,是一位常年行走大山江河、深入稻田农户、为人民与时代而歌的优秀诗人。李青葆一直坚持古体诗词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新近问世的作品集《山水烟云》为生态中国、美丽中国鼓与呼,再次体现了为时代赋诗的创作理念和历史责任感。《山水烟云》由五卷组成,包括五七言律诗、绝句、词、汉赋、楹联在内共计500余篇,以七律、七绝与词为主,多种形式与体裁交相吟哦,奏响了一部独具时代风格的诗韵交响曲。

  《山水烟云》的最大特点是创作境界开阔,构思宏大,文骨健美昂扬。李青葆喜欢欣赏壮丽山河,他的诗词作品常常构思于大自然山水烟云之中,以诗的审美观照,遍赏江南秀山丽水,江北大河云涛,陶醉于蒙蒙烟雨,屹立于茫茫苍穹。山水田园诗占这部诗集的六成以上,走进其中,浪涛飞瀑,千丈烟雨,登山纵情于重云,入江驾舟于飞涛,乐哉,乐哉!

  让我们一起走进他的《黄果树瀑布感赋》。首联开笔吟瀑,“飞流千丈下云空,化作黔山白玉龙”,这是黄果树瀑布的天然景象,人称“九天飞瀑”。接下来第二联诗人转笔,以人文喻自然,“壮胜黄河泻壶口,势如草圣舞狂风”,在诗人看来,长天大地之风姿,化作人文之语言、之文字,以文形表达物形,即诗人在注释中所讲的“以艺术喻自然”,这正是“天人合一”之必然。再看最后两联“遥看虹彩银帘外,长听雷声烟雨中。若问人间何可似,长征百战气豪雄”,诗人在黄果树飞瀑的雷声烟雨中,联想到气势豪迈的两万五千里长征之炮声,血战之豪气,英勇无畏,势不可挡。诗人以飞瀑喻长征,用瀑布之壮观颂长征之伟大,诗境更为开阔,诗意得到升华。

  《山水烟云》中,诗人不仅欣赏和感悟祖国的大好河山,也追溯山河背后蕴含的文化史与革命史,领悟来自历史深处的浩然之气。登上井冈山,诗人情感激荡,“飞流直下势无前,跃入深潭起白烟。如诉如歌传远韵,追江追海作源泉。曾融热血滋千岳,更领征程汇万川。欲问神龙此何去,依然化雨洒江天。”从工农革命根据地的建立到朱毛会师,再到长征“汇万川”,井冈山见证的历史气韵滚滚而来。登上太行山,诗人畅吟《太行山感赋》:“壁立苍穹气自扬,万山如剑斩东洋。风云含恨起焦土,刘邓挥师挺脊梁。日落神州星月亮,戈操陋室父兄殇。心中有梦不畏险,千里红旗展太行。”读者仿佛回到太行山红军艰苦抗战、英勇杀敌的场景,铿锵悲壮,让人感同身受。最后一联更是全诗的升华,歌颂了战士的信仰、人民的肝胆和“刘邓挥师”的“脊梁”。身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娄山关口,诗人想起当年红军在反“围剿”战斗中两次攻破娄山关,两次进驻遵义的壮举,写下《娄山关感赋》:“斜阳引我上娄山,大小尖峰锁险关。弹洞犹存枪战激,雁声难忘血腥寒。昭魂碑耸凌云志,凿壁诗留动地篇。今日登临意难静,西风又起海中天。”诗句让我们情不自禁地由当年娄山关的“西风烈”联想到今天风云变幻的汹涌海涛,古今对照,让人发历史之思。

  李青葆的山水诗反映的是自然与人文的辩证统一关系。大自然给诗人以激情,诗人又以生花妙笔予大自然以人文感赋。《山水烟云》中,他仰观日月之光华,俯察大地之文理,在山水中抒发心灵,在情物中感喟历史变迁,诗笔走进了神思的境界,真是思接千载,视通万里,古今相融。这些诗在境界高远的同时,还朗朗上口,在写作方法上有平叙,有纪实,有抒情,有形象,有哲理,而且善用比兴,抒发情采。

  李青葆出身农村,出于一种天然的热爱,他还用诗笔深情地赞美田园景色。《小舟山烟雨梯田》系列诗吟共九首,是诗集中一组动人的篇章,书写了千年梯田史,喜看田野变迁,点赞农业改革,誓要青山增富美,乐将热血育甘甜,描绘了十八大以来,美丽中国建设一派山青水绿、政通人和的诗化风光。值得一提的是,这些诗在反映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成果,表现农村大变化、大发展、大成就的同时,还歌颂了基层领导干部一心为民的辛劳,树立了新形势下农村干部的公仆形象。

  “创新是文艺的生命”,诗人的创作抒情源于外在客体,而诗情的迸发,又有赖于诗人把对外在物的审美观照转化为自身主观的形象思维。外在的自然物是千姿百态、发展变化的,人类的社会活动也随生产力的发展而发展,故而作为创作主体的诗人也要“神与物游”,对变化发展着的事物予以新的审美观照,把握外在物象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大胆创新,开拓形象思维的新境界。李青葆作诗就掌握了外在景物与内在审美思维的辩证统一,他在声情中不断探觅审美思维之哲理,来去自如,勇于创新。《猴年元宵纪游》一诗,诗人穿越时空,从千载广寒宫,一步跨入信息时代,描写了最前沿、最当下的现实生活,融古今为一体,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交相辉映。诗人拓宽审美新思维,也是探寻诗歌哲理的重要途径。没有哲理的诗,是苍白的,有深刻哲理内涵的诗才是厚重的。李青葆的诗,用开拓发展的世界观看待外在世界,对外在五彩缤纷的世界进行审美创作,是在创新中发展的,故而是有生命力的、厚重的。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向文艺界提出四大希望,其中首要的就是要我们坚定文化自信。读李青葆的诗作,我们能深深感受到,他写景、写人、写事件、写史迹,无不深蕴于中国文脉、中国气魄之中。如《咏刘基读书处石门洞》一诗,石门洞在浙江青田县内,明朝国师刘伯温年少时曾在此处读书,青葆在诗中写了石门洞景物的幽深和高古,又以此地垂天瀑布喻刘伯温的品性与功绩。“垂天飞瀑亦低调,融入清潭默默流”,名扬如瀑,心静若潭,高以事国,低调做人,这既是瀑布的天性和特点,也是刘基的品德映照。高大形象在眼前,中国传统文脉深蕴其后。

  从《山水烟云》中,我们进一步认识到李青葆在诗歌创作上的全能。这种全能与他的知识积累、他高格调的诗歌美学修养是分不开的。李青葆坚持研读经典,既领略中国古典诗文共同之法则,又在创作中寻悟其文风差异,所以才能诗文体裁相互贯通,且与时俱进,赋予古体诗词创作以现实主义的审美创新。学古不泥古,旧体例,新命笔,在李青葆身上,我们看到了当代诗人的文化自信。(翟泰丰)

[责任编辑:付双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