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圣》:岁月“静”却并不“好”,如何是好

2017-01-13 11:38 来源:中国艺术报  我有话说
2017-01-13 11:38:36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冯 帆

  自热爱电影的魔术师梅里埃起,电影便和梦境相联,似乎在现实中划开了一扇门,推开,便是另一个现实所无的缤纷世界。原本平凡的光与影化作编织梦境的经纬,穿透探梦者的眼睛,缠绕并占据心灵。一颗颗寻梦的心灵离开座椅,在经纬裹挟中悠游而去,荡漾于“实在”以外的“虚无”之中。

《情圣》:岁月“静”却并不“好”,如何是好

  《情圣》是由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出品的喜剧片 。该片改编自1984年的美国电影《红衣女郎》,讲述了肖瀚在好兄弟的出谋划策下,辗转于三个女人之间,经历了一系列囧事的故事。该片于2016年12月30日在中国上映。

  如果将电影《情圣》看作是一场梦,那么男主角肖瀚则在这场梦中嵌套了他自己的另一场梦——一位稳坐旋转木马多年的中年“怪蜀黍” ,急于逃离这永不出格的圆圈轨迹、奔向过山车的不老激情。以肖瀚为代表的中产阶层,而立之年已过,不惑未至,曾经以梦为马、怦然心动、新婚燕尔、初为人父的激情已渐行渐远,模糊不辨。而今岁月“静” ,却并不“好” ——它是全自动洗衣机里旋转的衣服,是每天清晨睁开双眼看到的旋转着的电风扇,是超市里呼啦啦不停向前转动的购物车轮,是每天清晨女儿吵着要喝的橙汁,是每周为应付姑母而过的生日——无法克服的向心力牵着一颗伺机突围的心周而复始地原地打转,当行为被现实捆绑,幻想与梦境便成为了精神逃逸的出口。

  正是在这一意义上,肖瀚“梦”的范围或许可以不再局限于片中有所提示的梦境部分,换言之,从片头偶遇红衣女郎起,到片尾脱掉带有束缚意义的西装、对镜跳舞止,以相同的地下车库为起始标志,其间所发生的一切或可全部视为肖瀚的一场“白日梦” 。想要逃离的所谓圆形轨迹,却在结构上再次画圆,将那场白日梦紧紧封闭于圆圈之中。这种令人绝望的圆形结构决定了这场跳脱现实的突围,不会实现圆形轨迹以外的恣肆。

  梦境开始前,颇为有趣的是关于兄弟五人之一——邓超饰演的老二的匆匆一笔。似乎是要开篇明义,“只相信一见钟情”的爱情观作为被批驳的反例被放置于影片起始处。邓超的明星效应在影片开头的票房召唤意义固然不可小觑,但私以为,其更为有趣之处在于,肖瀚兄弟四人对老二的界定—— “超人” ,可以完成其他四人这辈子也未必能完成的事;同时,不论是有着排成矩阵的手表、相机的居住环境展示,还是笼罩于晨跑的唯美影调,似乎都在暗示其“精英”身份。相形之下,虽然同样各有所成的肖瀚等四人则不自觉地带有了草根气质。这里,以肖瀚为代表的四人群体不再指涉渴望钱、权,及物化的美女,并自嘲为“矮矬穷”的群体,而是指向更广泛的人群时,这种边界不断向外画圆,越来越大范围的人群不断完成集体自我认同。正如肖瀚所表征的那样,物质丰足、家庭和美,但生活极度缺乏新鲜感和活力。生活的凹凸有致,在和媳妇抢马桶的赤裸裸中,在日复一日“爸爸我刷好牙了我要喝橙汁”的聒噪里,在各自贴床边睡觉的平淡中,被磨去了棱角,变成了分外光滑的圆。也许,对于用幻梦为生活增色的小人物们而言,最痛苦的莫过于苏醒的刹那,发现头顶的电风扇依旧画圆。影片选择性地省略了肖瀚与关系人物的生活化情状及细腻的情感互动。当女儿只是带着单一的台词聒噪地出现以打断肖瀚的美梦,当妻子蒙在鼓里的关切只构成肖瀚实现出轨计划的阻碍,当姑母的慈爱已成为每周一次的负担,这似乎在暗示,肖瀚并不想背负着父亲、丈夫、侄子或职员的角色继续,而是希望逃离开一切家庭和社会责任做肖瀚自己。在整场幻梦之中,兄弟情是肖瀚唯一呈认同态度的人物关系。当兄弟四人为将肖瀚“解救”出苍白现实,一次次里应外合驾车出逃,呈现在眼前的仿佛是一群不想长大的小伙上演着一场后青春的狂欢式逃亡。

《情圣》:岁月“静”却并不“好”,如何是好

《情圣》剧照

  影片中女性形象依然作为这一群体主观视界中的物化客体而存在。不论是作为幻想对象的优优,还是作为阻碍者的女上司和妻子,都被呈现为内心苍白的“纸片人” 。头发作为男性审美下的女性标识,通过长度,极其简洁地标明了女模优优对妻子沈红的魅力超越和补足。然而,男性视角下的最具魅力,亦同时意味着最为严重的客体化程度。作为肖瀚的幻想对象,优优在影片前半部分仅作为男性主观镜头下的客体,脸部微笑和诱惑性肢体动作被充分强调,而无任何一句标明主体性的台词出现。在并无情感根基的情况下,仅一通电话,就令女上司马丽莲深陷肖瀚的漩涡无法自拔,其屡次“上钩”的无脑行为,甚而在人物行为逻辑上令观众颇感怀疑。直白些说,马总从未是一个女人,而仅是一个主体性缺失的工具化符号,为延宕肖瀚幻梦的实现而存在。

  索性,在幻梦中被优优推出高层酒店窗外的肖瀚,在俯瞰对自己声势浩大的救援和围观时,些许品到了戏剧与讽刺,选择摔醒幻梦中的自己,回归现实。生活里的妻子依然短发,女儿依旧吵着要橙汁,而肖瀚,终于拾起勇气为生活做出些许改变:脱掉那身西装,在现实中恣意狂舞。(冯 帆)

[责任编辑:付双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