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诗人在旅行

2017-02-07 13:17 来源:深圳特区报  我有话说
2017-02-07 13:17:04来源:深圳特区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张 麒

  宋代有许多旅行诗,宋朝文人多在旅途。

  “山头云似雪,陌上树如人”,留给我们的是一个多么清雅的审美空间。

  京口瓜洲,一水之间。王安石孤舟独渡,得到的是江南岸边好大的一片春色,那一个“绿”字染透了宋代诗歌长卷。

  人在旅途,不舍昼夜。诗人晁冲之有一首名篇写的正是《夜行》:

  老去功名意转疏,独骑瘦马取长途。

  孤村到晓犹灯火,知有人家夜读书。

  上了年纪的晁氏独骑瘦马,长途旅行,至天蒙蒙亮时,到了一个孤落村庄,见到一户人家纸窗上仍有灯光,不禁心头一热:哎呀,谁家的读书人竟如此发愤!想想自己原本也是一位读书人,既上过考场,也博得功名,可就是因为朝廷朋党之争,他和兄弟几个吃尽了苦头,如今心灰意懒,一心只想隐匿山野,真是可悲可叹!

  漫漫长途,人疲马瘦,几多风凉眼底掠过,多少世态揉进心窝,诗人却独取孤村夜读一幕入诗,植入对耕读生活的深深向往,也隐含着对自己湮而不求闻达的沉郁感叹!景与情交织,感人至深。

  比晁冲之境遇要好很多的大诗人陆游,一样对世态炎凉、命运多舛感慨不已,他在上任临安途中其实是有很多牢骚和忧患的。但倘若没有那一联清丽佳句作标记,又有谁能够记得?其《临安春雨初霁》诗曰:

  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

  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

  你瞧,诗人投宿客栈后,雨是一夜未曾停歌,雨打瓦脊、树干,淅淅沥沥,沙沙,沙沙,雨泽杏枝杏芽,杏花乍然绽放。

  江南古镇,杏花早放,有人早早起来叫卖杏花,提篮走在悠长的街巷。这种清新隽雅的意境的确很美,但一想到大宋的内忧外患却叫诗人难拨心头雾霾。

  “一夜雨”、“明朝卖”,这之间有因果关系,“一夜雨”是因,“明朝卖”是果。结果是虚写,但虚得空灵。其实多数选注家不明白这两句的寓意,即没能看到陆游当时所患的“政治病”。陆游时刻都在期盼朝廷的“一夜雨”,但这“一夜雨”究竟是什么,作者没有点明,但诗句中的意象是明显有所寄托的,所以我们不能仅仅把这两句当作纯写景的文字来读。这从诗人写旅店里的寂寞闲散就可看出。

  “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很多时候他只在一张张废纸上左描右画,信笔涂鸦,一遍又一遍地沏茶喝,以致对细而白腻,犹如乳雾一般的茶的泡沫入神。惬意而单调,温馨却呆板,挥之不去的忧患。诗人的沉稳、忧郁,在宁静中的坚持,对前途的懵懂憧憬之情一齐跃然纸上。

[责任编辑:李姝昱]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