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影像如何处理古代典籍谱系

2017-02-09 10:13 来源:文汇报  我有话说
2017-02-09 10:13:24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杨俊蕾

  拥有徐克和周星驰双重挂名保险、用公路片模式再现取经故事的《西游伏妖篇》(以下简称《伏妖篇》),从预期上来说,本是今年春节档影片中最值得期待的一部。

  中国人对于古代文学“四大名著”的熟稔程度和实打实的情感喜爱,构成了多屏故事一再改编的雄厚观众基础。其中,《西游记》显然得到最多次数的各类改编。一方面要拜吴承恩原著故事的精彩跌宕所赐,另一方面不能忽略的则是当前电影特效技术对于奇观画面的刻意追求,各种计算机辅助动画特效与品类繁盛的神仙/妖魔/鬼怪/乱力构成异样的匹配关系。而当这些从《西游记》改编而出的影像故事和人物形象,绵延进入现代人们的时空坐标,不仅在故事基底上构画着关于古代的想象,甚至构成了某种特殊时间段或者节庆到来前的影像标志,在近年以来的电影院大银幕上形成了年年有贺岁,贺岁主打靠“西游”的春节档电影特征。

  观众对《伏妖篇》的期望之深,从该片在网络上的预售票房刷新纪录可见一斑。同样,制作方与发行方为该片签下金额迄今最高的保底协议,也可见出对影片的盈利心愿之大。

  但是,当徐克的邪典暗黑鬼魅风格撞上周星驰的全盘搞笑消解,很奇怪的,没有激发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成功化合反应,反而像一杯不能顺利融合的冲调饮品,固体归固体,比如取经四人一旦开口就是生硬搞笑的“大话风格”无厘头;液体归液体,比如各桥段的画面与特效,在烂漫铺张中极尽渲染与飘摇。影片中满满当当都是竭尽全力的复杂化充塞,观众却没有办法让自己融入感动,没有办法像喜爱“西游”原著那样欢喜这部“伏妖”。这也说明,“西游”虽然是华语电影古装改编首选的超级热门大IP,然而想要凭借“故事新编”获得票房与口碑双赢其实并不容易。

  由于疏离了原著经典中的文化谱系,《伏妖篇》在物象画面上获得了没有辖约的癫狂自由

  《伏妖篇》在核心呈现中表现出的问题,比如人物间情感逻辑乏力,人物行动和环境背景之间的关系失之模糊,情节零零落落片断化,不能如片中重金建模出的奇丽缤纷画面一样流畅紧凑等,其实是古代经典在现代改编中的普遍遭遇,其中的关键症结就是古代典籍内的自有谱系,在影像改编中经受了粉碎性的摧毁和虚拟再造。

  对于《伏妖篇》的改编来说,西游原著中最根本的逻辑和常情民俗几乎被抽空,替换为周星驰在“大话西游”系列里建构的徒劳爱情故事。原著师徒关系中的正典塑造被完全颠覆,刻意夸大每个人物身上的脆弱创伤,同时减恩情、增仇怨,激化师徒四人之间的相互矛盾,让一路向西的协同共情关系改变为时时自危的互相提防。

  由于疏离了原著经典中的文化谱系,《伏妖篇》在物象画面上获得了没有辖约的癫狂自由。徐、周二人的个性风格在此次影像合作中都不做保留地各显神通,也意味着彼此声气不通约、不和谐。开篇的杂耍画面,中场部分的比丘国景象,前者表现出徐克对于畸形怪异的造型习惯,后者的斑驳阑珊更像是迪士尼城池与宫崎骏动漫的混搭。色彩确实斑斓,造型确实特异,然而与西游人物们的关系何在?那些飘在宫殿上的充气人偶,胡桃夹子般的形象乱入,一俟进入具体情节后统统消隐不见,除了一次引燃欢迎气氛之后,就再也无以为继,成为又一批脱离原有谱系后的断头线索。

  之后,终场环节的金光普照与机械降神,不仅是强推的高潮与终结,更因袭了周星驰电影的习见结尾。这个结场画面内的水斗特效与孙悟空幻化为火炭人的计算机辅助动画形象,同样缺乏影像叙事的因果铺垫,再加上此前师徒人物和各色妖魔在基本动力逻辑上远离了原有的神话谱系,遍布打斗与搞笑的叙事部分里又没有足够的戏份说明如来佛祖即将施法降临的因果路径,因此在电影终结的时刻,又不得不借助人物语言来宣布九宫的真身妖相。另一个是暴力方面从头至尾的滥打滥杀,血洗河口村的残酷刺激在解释中有了充分合理的理由,反正是演戏给敌手看,幻相而已;同时在女性角色的情色展现上,蜘蛛精可以被八戒合理侮弄,白骨精可以在男性视野中起舞、沐浴,即便是比丘国宫内的一干老丑嫔妃们,也因此再度沦为调笑两性关系的老梗周氏话题。对此还不能批评他们演得过于造作,因为本来就是在“演”而已。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